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回國後,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回國後,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1:17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崽回國後,總

簡介:原生家庭的黑暗,把唐芊傷的遍體鱗傷,一夜糾纏,更是讓她珠胎暗結。養母將她當工具人賺錢供養她的親閨女,逼迫她讓出高富帥男友,唐芊一手王炸,讓這對狗男女當晚上條頭。養母舉刀追到機場,也隻配看到她瀟灑的背影遠去。滿身傷痕遠逃國外求學,九個月後,三個萌寶闖入她的世界。唐芊接受命運的安排,傾儘全力撫養三娃成才,原本以為可以過上安定生活。冇料到繼妹步步緊逼,唐芊憤怒歸國,卻惹上神秘大BOSS。“給你五百萬,把孩子還給我弟弟。”某男強勢逼迫。唐芊扔給他五百零一萬,冷笑譏嘲:“死渣男,給我閉嘴。”三個小萌寶在旁偷笑:“媽咪,爹地,你們都弄錯啦,你們纔是我們的親生父母哦。”男人眸色一沉,盯住唐芊:“那晚,是你?”唐芊怒甩一巴掌:“混蛋,還我清白。”男人有趣勾唇,將她捆於角落:“孩子都有了,領證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唐芊從噩夢中驚醒過來,出了一身虛汗。

可她知道,那不是夢,是真實發生在她身上的慘劇。

三天前,她在地下酒館做兼職賺錢推銷酒水時,被一個心懷不軌的男人灌了不少酒。

淩晨一點她離開地下酒館,在路過老舊城區時,被一雙強有力的大手,從黑暗中抱住。

唐芊閉上眼睛,腦海中卻一片空白,她努力想要記住那張臉,可個破舊的小屋實在太昏暗了,在男人狂烈的欺負下,她扯斷了他脖子上的項鍊。

唐芊睜開眼,打開抽屜,看到那條銀鏈子,掛著一對鑽石戒指。

那天回來,她就發起了高燒,一直燒到今天纔好一些。

她起身,準備去找母親聊聊這個月工資的事情,她想拿出一部分租個房子,方便她兼職工作的事。

她站在母親房門外,聽到她在跟人講電話。

“艾瑩,你記住,下次帶俊軒回家,挑在下午一點到五點,晚上就不要帶他回來玩了,可彆讓唐芊那死丫頭髮現。



唐芊難於置信的瞪大眼睛,她從母親的口中,聽到了自己男朋友的名字。

“對了,你們在一起,要記得做好措施,千萬不要未婚先孕,女人冇結婚前懷孕是會掉價的,到時記彩禮的事不好談。



唐芊本就虛弱的身子,止不住一晃,險些昏倒。

母親這話是什麼意?

王俊軒是她的男朋友,她們下個月底就要訂婚了,怎麼現在變成了妹妹唐艾瑩的男朋友?

唐芊隻覺的心臟疼痛,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彆管唐芊了,俊軒家世好,又愛你,你跟她纔是最般配的,你放心,我會讓唐芊再多賺點錢,媽給你在市中心買套公寓,以後你跟俊軒吵架什麼的,有個去處。



聽到這裡,唐芊捏緊了拳頭,她這三年大學兼職的錢全部都交給了母親,想不到,她竟然全攢起來,是為了給妹妹買公寓。

在母親的心裡,自己算什麼?

“等你們結婚了,我會把唐芊趕到國外去,她不是一直說要出國留學嗎?她成績好,國外有好幾所大學想免費給她申請名額,她不會打擾到你們幸福的。

”唐母還在開心的跟小女兒聊著天。

渾然不知,在門外,有一雙絕望到通紅的眼睛在注視著她。

唐芊深吸了一口氣,想不到自己在母親的心底,連條狗都不如。

隻是她賺錢的工具,當她會阻礙妹妹幸福時,想要一腳把她踢開。

“媽,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唐芊終於醒悟過來,自己這些年的付出,隻是在成全妹妹和她男朋友的幸福。

“為什麼?”唐芊捏緊拳頭,指尖都要刺進肉裡:“想要用的我錢去成全她的幸福,彆做夢了。



唐芊冇有衝進去,找母親理論這件事情,她隻是轉身,僵著雙腿回到房間,關緊了房門。

第二天,她表現的跟平常一樣,做好一家人的早餐,出門上班。

“對了,小芊,這個月的工資明天就要發了吧。

”媽媽追出門來,含笑問她:“我跟你爸教養老保險還差五千,你這邊拿出來吧。



如果是平時,唐芊二話不說就給了。

但今天,她扯出一抹假笑說道:“媽,我的工資要拖後幾天發,我這三天不是請假休息嘛,惹到經理了,她說要重新給我算。



唐母的臉色瞬間拉長了:“你記得跟你經理多說好話,讓他趕緊給你結算。



“好,媽,我知道了。

”唐芊出門了,但她並冇有去上班,隻是躲起來了,下午一點多,她果然看到妹妹和男朋友王俊軒開車回來了。

唐芊的心臟,像被一隻無形的手掐住。

她趁著二人上樓後,輕手輕腳回了家,在她的房間內,唐艾瑩趴在她的書桌上,王俊軒在後麵猛懟她。

“我就喜歡在她房間讓你疼愛,你喜歡嗎?”唐艾瑩眼含春色看著王俊軒問。

王俊軒懟的儘興極了,掐著她的腰,勁頭更猛:“我當然喜歡,艾瑩,你可真是個寶貝。



唐芊把手機舉起來,把她房間不堪入目的畫麵錄了下來。

後天就是唐艾瑩的生日宴了,父母很早之前就說要好好操辦。

那這個驚喜,就在她生日宴上送給她吧。

時間轉眼來到唐芊的生日宴這一天,唐家父母果然挑了一家五星酒店,宴請了六桌親朋好友。

唐芊把王俊軒也帶到了現場,王俊軒還在裝不耐煩:“芊芊,你妹妹的生日,你帶我來乾嘛,我還要工作呢。



唐芊哄著他說:“她可是我妹妹啊,你們以後是要成為一家人的,你這個姐夫,可不能缺席了。



不知道是不是唐芊的這幾句話,王俊軒都不愛聽,他臉色不太好看。

唐芊挽著他的手臂,恰好唐艾瑩走過來,王俊軒不著痕跡的把唐芊的手給推開了。

唐芊把這一切看在眼裡,下一秒,她掂起腳尖,親在了王俊軒的臉上。

這一幕,讓兩個狗男女的臉色瞬間變的難看。

唐芊卻一副不知情的模樣,笑著挽緊了王俊軒的手臂,對唐艾瑩說道:“做為姐姐,我也冇有買什麼貴重的禮物,但我還是想在你二十歲生日這天,給你一個終生難忘的禮物。



唐艾瑩突然挑了一下眉頭,笑起來:“姐,你真是我的好姐姐,你的禮物,我收到了。



唐艾瑩所說的禮物,就是她在她抽屜裡找到一條項鍊,她偷偷的拿去賣了,換了五萬多塊錢。

但這件事情,唐艾瑩不準備告訴唐芊,這筆錢,她要獨吞。

就在所有人都跟唐艾瑩美言著她生日宴的事時,宴會廳的四個大螢幕內,播放的不是唐艾瑩從小到大的成長記錄,而是一段熱血沸騰,勁暴十足的男女之事。

“俊軒,你再快點……再快點呀……”

“舒服嗎?”

“你好棒……”

靡靡之音,響徹宴會廳的角角落落。

在場的男女老少,個個都麵紅耳赤,長了見識。

“啊……誰乾的?關掉,快關掉……”

唐艾瑩怔愣了兩秒後,暴發出了尖銳的吼叫聲,羞的滿麵通紅。

王俊軒那張俊臉也掛不住了,此刻,他也是羞的無地自容。

就在所有人都忙的一團亂的時候,唐芊已經轉身,看著這亂的一鍋粥似的大廳,她內心有了一絲痛快的報複感。

不過,今天跟往常一樣,她冇有什麼存在感。

唐芊提著一個行李箱,坐上了前往機場的出租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