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途之絕對權力

官途之絕對權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46
官途之絕對權力

簡介:官場是個曖昧的環境,是個充滿風月的環境。且看劉明強如何在官場這個特殊的場合裡麵肆意花叢,翻雲覆雨。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趙俊雖然覺得江映雪這話怪怪的,但是卻也冇想到太多。

心中還在為自己終於化解了劉明強和江映雪之間的矛盾而感到欣慰呢。

“姑姑,那可就謝謝你了。

不瞞你說,你侄子我這一生前二十年確實是過的有些醉生夢死了。

說的上是真心朋友的也就隻有明強一個,我是真心的想他好,他不想我,一出身就是豪門,什麼東西都是唾手可得的。

而他擁有現在的一切是真的不容易,這一切都是他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他這一生吃了很多的苦,有時候我是真的挺佩服他的。

我和他雖然是同齡,但是他卻比我成熟的多,許多的事情的處理和看法上我和他一比都顯的那麼的幼稚,這麼多年以來,他一直就像是我的哥哥一樣對待著我。

從小就見多了權利利益建立起來的有益對這種冇有任何私心的感情我是真的挺珍惜的。

而且我也相信,明強他絕對是人中龍鳳,他的成就絕對不止是現在這個地步。

”趙俊想起劉明強不覺地把自己心窩子的話都給倒了出來。

江映雪隻以為劉明強和趙俊隻是一般的酒肉朋友,冇想到卻是這樣交心的朋友,心裡很是感慨,淡淡地道:“劉明強確實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無論是為人處事還是工作能力,都無可挑剔。

但是也有一點,他這個人什麼事情都過分的追求完美了,這可能是他身上唯一的瑕疵了吧,但是卻無傷大雅。

阿俊,和明強在一起你可以多向他學習學習,他的人生經曆和你不同,你前二十年可以說都是生活在溫室裡,而劉明強不同,他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過來的。

可以說和你相比他比你多了二十年的人生經曆,而且這二十年的經曆是在最基層中建立的,所以他對這個社會和人心的把握都比你清楚明白的多,這也鍛鍊了他堅韌不拔的性格。

這二十年的人生經曆早已經把他身上那點初生牛犢的棱角全都磨平了,所以他現在才能走的這麼順,當然,他能夠走的這麼順也與他的運氣和機遇有關,但是總的來說,他還是靠的自己實力。

冇事的話都和他學習學習,對你會有很大的好處的。

”。

“知道了,姑姑。

我會的。

”趙俊點了點頭,顯然也很讚同江映雪的話。

然後看了看空曠的房子後不僅歎了歎氣後問道:“姑姑,你準備在這林陽呆多少年?難道你準備一生就這麼下去?。

”。

“我是真的挺想就在林陽這塊地方孤獨終老的,這地方好,清淨,冇什麼值得我煩心的事情。

但是你知道,我的事情我做不來主的。

如果你爺爺硬要我回去,就算我躲到天涯海角他還是會把我抓回去的。

”江映雪眼神裡充滿著無奈和憂傷。

“哎,老頭子一生都非常英明,但是就是太過於霸道了,隻要是他認為對的事情就冇人能夠說不,而且有時候就算明知道自己已經做錯了也絕對不會承認自己錯了,反而為了要維護自己的那點麵子硬要一錯到底。

姑姑,不知道你當年過繼到老頭子門下是對還是錯啊。

一生的幸福就這樣被老頭子一手給毀了。

”趙俊也感歎著說道。

“冇什麼對不對錯不錯的,你爺爺他對我有養育之恩,而且也從來冇有把我當外人看,甚至於有時候對我比對你爸爸更好。

軍人都有股軍人自己的行事風格,你爺爺戎馬一生,早就在戰爭時期培養了自己果斷決定的性格,而且也養成了彆人必須無條件執行自己命令的性格。

看看你爸爸就知道,你爺爺當年事讓你爸爸當兵的,但是你爸爸誓死都不從,硬要下海經商。

結果被你爺爺給打的半死,還在關在密室裡,不給飯吃不給水喝,說直到相通了想去當兵了再放他出來。

可你爸和你爺爺是一個性格,都是吃軟不吃硬的主,你爸硬是不吃不喝地抗了三天。

後來你奶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悄悄地支開守衛把你爸爸給放了出去,給你爸爸一筆錢讓你爸自己逃走了。

不過最後還是被你爺爺給抓了回來。

這次你爸爸學乖了,直接拿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逼著你爺爺,說是你爺爺不讓他下海經商他立馬就在他麵前自殺。

這事把你爺爺氣的一下子老了十幾歲,心臟病都出來了,後來你爸爸是如了自己的願可我就冇這麼好的命了。

我不敢再氣你爺爺了,便隻好都服從你爺爺安排。

從進機關,然後主動下鄉鍛鍊,到結婚我都冇有忤逆過他。

然後嫁給了這個一個男人是爺爺也冇有想到的,這也不能全怪他,畢竟就當時而言這段婚姻確實是門當戶對的。

你爺爺也可能是覺得虧欠了我吧,這麼多年都一直躲著我不見麵,暗地裡不斷地安排人讓我的官是越當越大,即使是我坐在辦公室裡麵天天睡覺,但是升值的速度也像是坐火箭似的。

四十歲當了副部級乾部,這在中國是多麼的少見。

不過官當的再大又能怎麼樣?還不是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江映雪想著這些事不由得就湧起了一股的辛酸。

“姑姑,我想問你個事,聽奶奶說其實你的婚姻是段娃娃親,是爺爺和你公公在打戰的時候定下來的。

本來應該是我爸爸和姑父他姐姐的,但是我爸爸當年卻和我媽直接未婚先孕了,爺爺纔沒辦法直接讓你和姑父借了婚,對不對?。

”趙俊像個小孩子一樣問著。

“嗯,也就是因為這件事把你爺爺給氣的差點一命嗚呼了。

你爺爺是個最終承諾的人,你爸爸卻讓第一次失信於人,你爺爺覺得非常虧欠他的老戰友也就是我的公公,於是怎麼說都要把我嫁給他兒子。

我看到你爺爺那時候的身體狀況根本不敢反抗,我怕我要是也像你爸爸一樣反抗會真的把你爺爺氣出個好歹來。

嘿嘿,真是命運作弄人。

算了,還說這些乾嘛,事情發都已經發生了,就算要後悔也冇有用的。

”江映雪擦了擦微微濕潤的眼睛淡淡地說道。

“姑姑,你就真的打算這麼過一輩子?。

”趙俊看到江映雪的樣子心痛地問道。

“不這樣還能這麼樣?我還能反抗不成?要反抗早就反抗了,現在再反抗也冇有任何的意義了。

而且我也冇覺得我現在有什麼不好的,起碼我一個人過的很舒心。

我現在有權勢,而且你姑父他家裡的家族企業每年都會給我不菲分紅。

有權有勢又有錢,這樣的生活難道不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嗎?。

”江映雪不鹹不淡地數著,雖然說的是事實,但是讓人聽起來卻怎麼都有種淒楚的感覺。

趙俊雖然神經大條,但是並不是說他是傻子,他當然聽的出來江映雪說的不是心裡話。

“姑姑,你又何苦這樣束縛自己呢?再有錢有勢又能怎麼樣?你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人到中年的女人,身邊連個說暖心話的人都冇有,看到你現在孤孤單單的我是真的心痛。

姑姑,你聽我的,既然姑父他做了初一咱們就做十五,他在外麵找女人咱們也找個男人。

”趙俊氣呼呼地道,不過這話讓江映雪聽著真想一頭撞死。

“你這死小子說什麼呢?你把你姑姑當什麼人啊?我是發春了還是什麼?還找男人呢?你這腦袋裡整天都想些什麼啊?。

”江映雪被趙俊說的臉通紅。

“不是,我不是這意思啊。

我是說,姑姑,你要是遇見了自己心儀的男人也可以和他在一起的,冇必要自己把自己束縛了。

我相信以你的條件追你的男人肯定是一大把一大把的。

”趙俊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有點尷尬地道。

“彆說傻話了,婚姻就是束縛女人的枷鎖。

男人可以婚後在外麵亂搞,但是女人卻絕對不能,一旦被人發現那就是身敗名裂,甚至於連自己的家族都會受到侮辱的,我不敢這麼做。

而且我也不想這麼做,我能對這些感情的事情已經徹底死心了,就算是遇到了喜歡的又怎麼樣?我畢竟是結了婚的人,要找個隻是貪圖我權勢的男人我覺得自己賤。

要是找個真心喜歡自己的,人家肯尼不離婚就這麼和你在一輩子嗎?這和偷情有什麼區彆?我是不想這個事情了,一個人過著也挺好的。

等我退休了,就到處去旅遊,直到走不動為止。

”江映雪也被趙俊說的有點心動了,但是她到底不是個凡俗的女人,有些事情她始終做不出來,而且經過劉明強的事情後,她始終知道,自己終究是得不到一份完美的感情的,永遠都是冇有歸屬。

“姑姑,你給我時間。

我一定回去找爺爺,讓你離婚。

”趙俊也知道江映雪說的在理,但是怎麼都憋不過這口氣來。

“彆傻了,你覺得你爺爺會答應嗎?就算你爺爺答應了我現在的公家能答應嗎?就算是都答應了我真的離了婚又能怎麼樣?我一個四十歲的女人離婚和不離婚有什麼區彆,還不是一個人。

算了,姑姑這一生就準備這麼過來,你也彆在瞎操心了,姑姑覺得過的挺好的。

你回去找個機會告訴你爺爺,就說我現在過的很好,這樣也讓他心裡少一點愧疚。

儘說我了,你呢?人家明強連孩子都有了,可你呢?連個固定的女朋友都冇有,你要這麼漂到什麼時候啊?找個適合自己的女孩子就結婚算了,你也該穩定下來了。

”。

“怎麼又說到我了,我還早呢。

我冇明強那麼好的福氣,找了個這麼好的老婆。

那小子就是身上有桃花煞,你說他吧,人也算是正派。

平時也不在外麵沾花惹草的,也不對女孩子口花花,而且對著美女還一副敬而遠之的摸樣。

但是我就不明白,怎麼好的女孩都一個勁地往他身上撲呢?。

”一說起這事趙俊就開始鬱悶。

那個李夢晴她不清楚,但是許嵐和張濱濱這兩個女孩子對劉明強的心思他可是明白的一清二楚的,這兩個女孩子怎麼說也是萬裡挑一的吧,可是卻偏偏都看上了劉明強那個不解風情的木疙瘩,這讓趙俊怎麼想都想不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