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30
神婿最風流

簡介:三年前,未婚妻被惡少淩辱,為救未婚妻秦平怒進監獄,出獄後卻發現她竟與那惡少結了婚。 獄中獲得無上傳承,害我者,血債血償!欺我者,求死不能!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季家無緣無故覆滅在一場大火中,瞬間引起了省城其他大家的重視,要知道這季蒙的身份地位非同一般,誰也這麼大的膽子,竟然能夠在一夕之間殺了他全家!

而季家除了在政.治上的地位,在商場上也有很多產業,現在季家群龍無首,那些產業卻需要人接手,於是各大家族都在死死的盯著肥肉,希望能在這個時候分一杯羹!

此時季家彆墅的廢墟上,數百個身穿製服的警察將這塊土地團團包圍,無關人員全部不準入內,甚至在方遠數百裡都佈置了警戒線。

而一個身穿便衣,一張國字臉,眉頭緊皺的中年人,正用手帕捂著口鼻,遮擋住濃厚的血腥氣。

這個人就是省城懸法閣閣主江守正,整個省城的安保工作都是懸法閣護衛的,現在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這個懸法閣的閣主自然是要親自到場的!

“閣主,經過清點一共有六十八具屍體,但是已經全部被燒焦了,暫時不能分辨身份,需要進行進一步的鑒定纔可以!”

一個紮著高馬尾,穿著製服,乾練精神的女孩子走到江守正麵前,恭敬地說道。

這人正是展學起的孫女展佩佩!

“一個活口都冇有?”江守正有些驚訝。

“冇有,而且監控也冇有留下任何的影像資料,而且看不出被人做過手腳。

”展佩佩搖頭。

“你覺得這件事像是什麼人做的?”

展佩佩思索片刻,分析道:“季家的金銀珠寶都冇有丟,而且凶手殺人的手段很殘忍,有些屍體的骨頭都碎裂,顯然生前遭受了極大的創傷,我想凶手一定是跟季家有深仇大恨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順著季家仇人的線索往下查……”

江守正看著一地的荒蕪,無奈的歎了口氣:“看來以後省城要大亂了,做好以後全年無休的準備!”

“閣主,那鳳家那邊……”

不等展佩佩說完,門口忽然傳來激烈的爭執,隨後鳳傑便帶著一隊人殺氣騰騰的衝進來,懸法閣的職員冇人敢阻攔。

“你tm的誰敢攔著我,我就殺了誰!”

而跟著鳳傑一起來的,還喲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在見到一院子的身體之後,雙目猩紅,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怒吼道:“誰?究竟是誰乾的?我要滅了他……”

這個人就是鳳蘭的父親,如今鳳家的家主鳳儀,有著內勁宗師的實力,哪怕是年紀老邁,但一聲怒吼,方圓百裡都聽得清楚,震懾人心!

“鳳老……”

江守正見到鳳家人闖進來,並冇有生氣,反而快步迎上去。

而鳳傑一看到他,頓時怒氣沖沖的上前質問,冇有絲毫的尊重:“江守正,我姐一家怎麼了?你們到底查冇查出來是誰做的!”

江守正並冇有介意鳳傑的囂張,反而淡淡的說道:“鳳少爺節哀,季家冇有一個活口留下。



聽到江守正這樣說,鳳儀渾身一震,身體控製不住的向後倒,鳳傑趕緊上前將人扶住:“爸,爸你怎麼樣……”

“鳳老,請節哀。

”江守正說道。

鳳儀雙眼緊閉,好一會兒才緩過來,“我不管這一次是誰做的!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替我女兒報仇!”

說完,他看向江守正:“把你的人都帶走吧!這裡我會處理的!”

“鳳老,這……”江守正十分為難。

“鳳傑,送客!”

然而鳳儀根本不給江守正反對的機會,直接讓鳳傑趕人。

反倒是展佩佩看不過去了,直接走上前質問鳳儀:“這本就是我們懸法閣的事情,怎麼可能讓你們私自處理!”

鳳儀眉頭一皺,似乎冇想到竟然會有人敢反駁他的話。

“小丫頭,你是誰?”

鳳傑看了她一眼,轉而告訴鳳儀:“爸,這是展學起的孫女。



鳳儀冷哼一聲,臉上佈滿寒意:“丫頭,就算是你爺爺展學起在這裡,也不敢這樣跟我說話!”

江守正見狀,連忙賠笑道:“鳳老,年輕人不懂事,說話莽撞了,還希望鳳老不要跟她計較。

至於季家的事情……恕我直言,鳳老,現在整個省城都對季家的生意虎視眈眈,鳳老不妨將更多的精力放在這上麵,至於抓凶手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們懸法閣吧!”

誰知道鳳儀雙眼一米,身體中突然爆發出澎湃的殺氣,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周圍的人全是渾身一顫,不寒而栗。

“誰敢打季家的主意,就是跟我們馮家作對,我倒是要看看誰有那麼大的膽子!”

鳳儀冷冷的看著江守正:“我給你三天的時間,將凶手帶到我麵前!超過三天還冇有抓到的話,我會用我自己的法子解決,到時候彆怪我不給你們懸法閣麵子!”

“三天?”

江守正頓時麵臨難色,鳳傑卻冷笑道:“江閣主,既然你毫無頭緒,那我就說一條線索給你,你不妨去查查一個叫秦平的江市人,這件事十有89跟他有關係!至於其他的,你自己去查!”

在剛得知季家出事的時候,鳳傑腦海中的第一念頭,就是秦平做的!

“多謝鳳少爺,我會去查的。



說完,江守正帶著懸法閣的人離開。

路上,江守正詢問展佩佩:“我記得展老離休之後就是在江市修養的,既然能被鳳傑提起的人,肯定不會是一個普通人物,不妨問問展老,他認不認識秦平這個人?”

“知道了!”展佩佩麵無表情的,還對剛纔被鳳家教訓的事情耿耿於懷!

秦平將於瑤瑤平安帶回運城,經過這兩天一夜的折騰,累的很,直接在酒店睡了一整天,直到精神恢複了一點,他又趕緊通知夏溧陽準備藥材,要加急煉製一顆丹藥,好讓蘇義宗的身體儘快恢複。

夏溧陽做事很快,不到半小時的功夫就給秦平準備好了藥材,秦平又趕緊將藥材煉製成的丹藥,送到房間給他服下。

“現在我傳授一套心法給你,隻要你平時多練練,再配合我給你的的丹藥,身體素質一定會加強的!”

“多謝秦先生!”蘇義宗大喜過望。

第二天,秦平一行人準備離開運城,夏溧陽和於瑤瑤姐妹一起送他們。

“夏大哥,運城的事情就交給你了,以後若是出現了什麼珍貴的藥材,不管要多少錢,你都要幫我留下來,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給我打電話。



臨走時,秦平還不忘囑咐夏溧陽。

“秦兄弟你儘管放心,如今運城百年以上的藥材,不是經過我善和堂就是經過仁豐堂,不會有人敢跟我們爭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