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另類江湖:打壓

另類江湖:打壓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1 19:53:50
另類江湖:打壓

簡介:馬思駿冇有想到自己一個建築專業的畢業生會被弄到一個招待所做一個撿菜的,而所長於紫菲也是一個被人弄下的,心情不好拿著他開刷,卻引爆了他。倆人快要到關鍵的時候,卻被通知王書記要來招待所...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王發元已經看出馬思駿激動的樣子,他依然平靜地說:“叫你到縣委黨校學習,本來是不需要我來直接跟你說,我怕你想不通,誤解領導對你的安排。

你的確是個人才,所以縣裡就更要對你這個人才負責。

你把現在的工作都放一下,做一下準備,這幾天就到縣委黨校報到,這一期新時期經濟理論培訓班還是很重要的。

在學習中要多動腦筋,將來做一個學問型的領導乾部。

”\r馬世俊按捺著心裡的不滿,這是要把他踢出秀峰嶺鎮啊,還媽的比的美其名曰讓他去學習,他壓住怒火毫不客氣地說:“王書記,我被穆林縣當做人才引進來,我不知道我還需要學習什麼,我的理想是做好秀峰嶺鎮古建築的保護工作,建設曆史文化風情小鎮,我也不知道這跟新時期經濟理論有什麼關係。

既然覺得我這秀峰嶺鎮副鎮長的位置上不合適,讓很多人看起來不爽,影響到一些人的利益,那就不需要領導為我操心了。

我這個人性格不適合在官場上混,那就這樣,我離開秀峰嶺鎮的官場,領導也不需要為我以後的前途操心,我能把握自己的前途,既然命運把我發配到秀峰嶺鎮來,這裡總有我生存下來的空間,我也有讓我滿意的地方,那就是學建築的大學生,我深深知道秀峰嶺鎮的古建築的曆史價值和文化價值,各級領導能保護下來,還要打造曆史文化風情小鎮,我也就滿足了。

王書記,我們後會有期。

”\r於紫菲越聽馬思駿說的話越生氣,這不是明顯的跟縣委書記叫板嗎?如果不當著王發元的麵,又會跟馬思駿爭吵起來。

馬思駿真是膽大包天,居然跟王發元說出這樣一番話,她看到王發元的臉色逐漸在發生變化,越變越陰沉。

\r馬思駿說完就要走出去,於紫菲大喝一聲:“馬思駿,你也不看看你在跟誰說話。

你也不看你現在在什麼地方。

王書記主動跟你這個副鎮長談工作安排,這是對你的看重,你不要辜負了王書記對你的良苦用心。

”\r王發元對於紫菲擺了擺手,又對馬思駿說:“馬思駿,就憑你剛纔對我說的這番話。

我也必須讓你去縣委黨校學習。

我治的就是你這種為所欲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把領導放在眼裡的傲慢。

馬思駿,我現在耐心地跟你說,有些地方我承認你做的對,但是,中國的官場太複雜,把事情做對了,得罪周圍的一批人,你同樣也是失敗了。

我命令你,兩天之內,必須到縣委黨校報到,你可以走了。

”\r馬思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對王發元的這番話他想反駁,但又無法反駁。

王發元說的話他必須承認,是說到骨子裡了。

但他實在是不想去什麼縣委黨校浪費時間,因為他現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r王發元說:“於書記,你跟馬思駿一起回去吧,做下他的工作,畢竟是年輕人,心氣太重,磨打不夠。

去吧。

”\r於紫菲說:“走,我跟你一起走。

”於紫菲把馬思駿推出王發元的辦公室,就看到藍長利站在門外,一臉淫邪的笑意。

\r忽然,馬思駿就像醒悟到了什麼,如果他離開官場,他覺得自己跟逃兵冇什麼兩樣。

畢峰,藍長利,喬鳳凱,這些打壓他,欺淩他的傢夥們,他就冇辦法實施對他們的報複。

\r藍長利微笑著說:“兩位要走啊?”於紫菲哼了一聲,馬思駿卻說:“藍主任,什麼時候邀請我到你的辦公室坐坐?”藍長利的臉立刻黯淡下來,走進王發元的辦公室。

\r走出縣委大院,兩個人上了馬思駿開的那輛車,馬思駿把車開的飛一般快,馬思駿也不說話,於紫菲也不搭理他,一直開到頭道村的水庫旁,才把車停下。

\r兩個人還坐在車裡,馬思駿看到於紫菲小臉蒼白,胸部一起一伏的,對馬思駿說:“馬思駿,你總是剛做完一件好事,馬上又做一件壞事,本來高高興興的要好好謝你,可你倒好。

讓我真是氣死了。

”\r馬思駿說:“我怎麼了?我不就是說了幾句讓你們不愛聽的話嗎?這個時候讓我到縣委黨校學習,我就是再大的傻逼,我也不會不知道這裡是什麼意思吧?這說明什麼?這說明王書記為了平衡他跟其他縣領導的關係,把我當作犧牲品,可以任意讓那些人為所欲為。

他們才叫與為所欲為,如果秀峰嶺鎮不是我付出了心血,我付出了代價,就是他媽的山崩地裂,跟我也冇有絲毫關係。

可是,是我發現的那片古建築的存在,是我提出的打造秀峰嶺鎮為曆史文化風情小鎮,是我從陳邦國周哲夫那裡弄來的錢,我為了給鎮裡省兩千萬,我都把陳邦國得罪了,那可是我的恩師啊。

可現在呢?王發元居然讓我到縣委黨校學習,我看他也是被喬鳳凱買通了,迫於縣長郭誌國和副縣長李鐵鬆的壓力,把我一腳踹開,他們個個利益均沾,根本不考慮秀峰嶺鎮的建設,而是做地分贓。

”\r於紫菲深深的歎息一聲說:“馬思駿啊馬思駿,你根本都不理解王書記的良苦用心。

你根本都不知道王書記所處的環境。

郭誌國老奸巨猾,在穆林縣經營十幾年,就是現在,王書記在很多重要的崗位上都冇有換上他的人,你以為黨紀國法在什麼地方都能用的上嗎?你以為喬鳳凱送給縣領導的小樓,就是那些人收下了他的小樓,又能對他們怎麼樣嗎?喬鳳凱送他們小樓就是王書記不同意,法不責眾,每個縣委常委都有,難道會把縣委常委所有的人都處理掉嗎?這件事鬨到了這種地步,王書記就是想支援你都不容易。

他支援你就會得罪常委所有人,至少就會得罪郭誌國和李鐵鬆,還有縣委組織部長苗振鐸。

這讓他很難辦你知道吧?你得承認,喬鳳凱這一下子就把縣裡這些主要領導都收買了。

你一個小小的副鎮長,人家想怎麼捏你,就怎麼捏你。

王書記讓你去縣委黨校學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r馬思駿說:“那你的意思也支援我去了?”於紫菲說:“我不是支援,我也非常無奈。

你讓我怎麼辦?我身邊冇有你,我的心裡就冇底。

可是……唉。

冇想到一個小小的秀峰嶺鎮,居然這麼複雜。

”\r馬思駿歎息一聲說:“這也的確都怪我。

如果把那片古建築當初就拆掉,就什麼事也冇了。

”於紫菲說:“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還不知道下步怎麼樣呢。

王書記畢竟還是看重你的。

你暫時委屈一下,做好去黨校學習的準備,也許這對你是件好事。

至於鎮裡怎麼樣,你先彆管,我會及時的跟你聯絡。

隻不過孫楊過幾天就開始古建築的維修,你就不在鎮裡了。

”\r馬思駿說:“孫楊到秀峰嶺鎮,會先跟我聯絡的。

也好,我也想通了。

我去。

我好歹也要給王書記麵子不是?對了,今天我把付靜婷收拾了,她嚇得尿了褲子,給我跪下了。

媽的那比的,我真該把那個視屏給王書記看,讓喬鳳凱從秀峰嶺鎮滾蛋。

”\r於紫菲看著冷峻而孤獨的馬思駿,眼睛濕潤了,由於有了太深的教訓,她不敢流露出太強烈的感情,隻是抓住馬思駿的手,說:“你這車是誰的?”馬思駿說:“是鎮裡的,劉岩讓我開的。

”於紫菲說:“送我回縣裡,我的車還在縣委大院門口。

”\r馬思駿拿出於紫菲那張三十萬的銀行卡說:“這是你的錢,還給你。

”於紫菲說:“我要是想給你,你肯要嗎?”馬思駿說:“我為什麼不要?”於紫菲說:“你要是想留下,這我就不要了。

就算你那個視屏賣給我三十萬。

這幾十萬我家還是不缺的。

你想想,如果不是那那個視頻救了我,我就是再花三十萬,也買不來我現在的一切,我是不會放棄鎮委書記的競爭的。

”\r馬思駿看著於紫菲那張誠實的臉,漂亮的麵容也顯得很是憔悴。

於紫菲說的這番話說出了實情,也說出心裡的真實感受。

如果冇有他抓住喬鳳凱跟付靜婷在辦公室瘋狂的視頻,這三十萬也不見得就能擺平這件事,於紫菲這個要在官場上永遠混下去,並且有野心的女人,再想重新找回現在的地位,怕是再花幾個三十萬都是做不到的。

\r於紫菲抓住馬思駿的手說:“馬思駿,我知道你的心裡不舒服,如果能讓你心裡舒服,我就是在給你三十萬,我都心甘情願。

彆看現在看起來很艱難,但我還是對我自己充滿信心,這一切也都是你給我帶來的。

還有一件事兒冇跟你說,陳教授給我打電話了,我們也緩和了關係,也許他會對我未來的事會發揮很大的作用。

我們為鎮裡省了兩千萬,就是讓他們花掉一千萬,我們還是有賺頭,你為秀峰嶺鎮做的事情我都看見眼裡,也許我也是個受益者。

所以,這點錢並不算什麼。

”\r馬思駿突然從於紫菲的臉上看出一些淡淡的微笑,也許這裡還真有難以言說的內容。

馬思駿說:“如果能這樣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但是這些跟我已經冇有關係了。

我希望這些事情對你也冇有影響,你能夠當未來秀峰嶺鎮鎮委書記,我就是出去要飯,我也是心滿意足。

”\r於紫菲又一次把她的身子靠近馬思駿,溫柔地說:“你能高興,那麼我也是快樂的,有這三十萬,你在幾年之內不至於要飯。

你就拿著吧,這樣我的心能夠舒坦些,你也知道我家不缺錢,我就是要我的地位,我有了我的地位,才能夠讓那些過去打壓我的人看看,我於紫菲也不是好惹的。

”於紫菲把那張銀行卡裝在馬思駿的包裡說:“好了,我們回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