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途爭先

官途爭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44
官途爭先

簡介:我是一個從農村出來的人,我是一個奮發向上的青年才俊,帶領家鄉人致富,這就是我畢生的追求!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點了點頭,輕聲地道:“已經交出去了,尚市長,在這件案子的處理上,我確實不夠冷靜,有些意氣用事了。

”尚庭鬆擺了擺手,微笑著道:“年輕人嘛,喜歡講義氣,為朋友兩肋插刀,這其實可以理解,不過,官場上的事情,有時很複雜的,稍不留神,就會惹火燒身,以後在處理類似的事情時,要格外小心。

”我心中一暖,笑著道:“謝謝尚市長提醒,我以後會注意的。

”尚庭鬆把香菸熄滅,隨手彈了出去,打開車內音響,放出一首舒緩的音樂,明知故問地道:“小泉,這車不是自己買的吧?”“不是,朋友借我玩幾天,我哪買得起這麼貴的車。

”我駕車駛過十字路口,嘿嘿地笑了起來。

“你那位朋友可真是慷慨啊!”尚庭鬆會意地一笑,卻冇有把話題挑明,思索半晌,才沉吟道:“現在正是缺人的時候,本想把你調到身邊工作,不過,既然被秘書長看中了,就不和他爭了。

”我微微皺眉,輕聲地道:“尚市長,如果您真的需要,我完全可以把那邊推掉。

”尚庭鬆擺了一下手,意味深長地道:“不必,去那裡更加有利,可以掌握很多動態,但去了以後,要經常保持聯絡。

”我心裡突地一跳,清楚他的弦外之音,低聲的道:“我明白了,您請放心。

”尚庭鬆笑了一下,就眯著眼睛,靠在車窗邊,眉頭緊鎖,似乎在思考著什麼棘手的難題,許久都冇有說話。

車子離開青陽,上了高速公路,平穩地行駛了四個多小時,終於趕到了省城玉州市,到了一家三星級賓館,訂好房間,匆匆地用過午餐,稍事休息,尚庭鬆就在賓館的客房裡,把眾人召集到一起,開了個招商引資動員會。

會議上,尚庭鬆冇有照本宣科,而是即席發言,將這次的招商引資任務,進行了簡單扼要的說明,隨後將任務分派下去,明天上午九點鐘再集合,由管委會主任孟曉林親自帶隊,前往洽談會現場招商,他和我另有安排,暫不參加招商會議。

我感到有些意外,卻冇有多問,會議散了之後,眾人紛紛離去,尚庭鬆把我單獨留在房間裡,下了兩盤象棋,隨後丟下棋子,走到窗邊,撥了個電話,小聲地說了幾句,掛斷電話之後,就把大手一揮:“走,咱們出去轉轉,給老領導選些禮物。

”我說了聲好,就陪著尚庭鬆下了樓,鑽進車子,開車前往玉州市最繁華的商業街。

行在半路上,尚庭鬆忽然改變了主意,指著馬路西邊的一條小巷子,輕聲地道:“小泉,從這邊穿過去,咱們到古玩市場轉轉,老人家賦閒在家,喜歡擺弄些古玩,要投其所好,才能事半功倍!”知道他是在言傳身教,講解送禮的門道,我微微一笑,冇有吭聲,徑直把車子鑽進衚衕,七扭八拐,出了巷子,來到一條斜街上,卻見街道兩旁的店麵都裝修得古色古香,極有韻味,還有些特色牌樓,很是醒目,若非見到街道上駛過的各式轎車,還以為一路穿越回到了明清時代。

把車子停好,我陪著尚庭鬆步行,沿著街邊的古玩店,挨家挨戶地逛了起來,對著眾多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的瓷器、字畫及其他古玩細細地品味著,倒也輕鬆愜意。

能夠看得出來,尚庭鬆學識淵博,見識不凡,對於古玩也頗有研究,對一些分不清年代,辨不清真假的古玩,總能引經據典,和店主討論一番,甚至能捉到漏洞,把人辯駁得理屈詞窮。

兩人轉了半個小時,走了十幾家店麵,經過精挑細選,尚庭鬆最終看中了一件瓷器。

那是一尊龍泉鳳耳瓶,瓶子不大,大概隻有十七八公分的高度,但做工卻極為精細,釉色粉青、如冰似玉、造型古樸、端莊典雅,惹人心動,隻是要價頗高了一些。

店主開口就要二十五萬,幾番討價還價,最後敲定了價格,以十八萬元成交。

尚庭鬆身上冇有帶夠現金,就讓我在店裡守著,他帶上存摺,去附近的銀行取款,我怕路上不安全,趕忙跟了出去,小聲地道:“尚市長,還是一起去吧,小心被人盯上。

”“不用,你把瓶子盯住了就好,這件寶貝,店主看走了眼,至少應該值這個數!”尚庭鬆壓低聲音,又抬手比劃了一下,示意瓶子價值五十萬以上。

見這位平時莊嚴肅穆的尚大市長,此時居然露出奸商般的笑容,我也覺得有趣,就笑著道:“那好,尚市長,您快去快回,我就在這裡守著,把寶貝給您看好。

”“看住了啊,出了差錯,唯你是問!”尚庭鬆又叮囑了我一句,就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望著他的背影,我不禁也有些感慨,連給老領導送禮的事情都不避諱,無疑證明,尚庭鬆已經把自己視為絕對心腹了,這份信任著實難得,令人感動。

回到屋子裡,我拉了椅子坐下,望著櫃檯後乾瘦的老頭,有些同情對方,就輕聲地道:“老先生,現在生意好做吧?”老頭拿起抹布,擦著櫃檯上的幾件瓷器,搖著頭道:“不太好,現在假貨氾濫成災,真的古玩反而賣不出去,我們家也算是幾十年的老字號了,寧可賠了生意,也不願砸了牌子。

”我點了點頭,欽佩地道:“老先生有見識,隻要抱定這個觀念,賺錢是早晚的事情。

”老頭笑了一下,抬眼打量著我,輕聲地道:“小夥子,剛纔那位是當官的吧,看起來很有派頭。

”我微微一笑,搖著頭道:“不是,我們也是經商的。

”老頭擺了擺手,不以為然地道:“不可能,經商的買這些東西的也有,但還是送給當官的多,剛纔那位來頭不小,氣場很足,起碼是副廳級以上的乾部。

”“呃!……”我啞然失笑,輕聲地問道:“老先生倒是天生慧眼,那您給看看,我是什麼級彆的?”老頭哼了一聲,眯著眼睛道:“你這麼年輕,哪能當上領導,不過是個司機罷了。

”我笑了笑,也冇有反駁,隨手拿起件壽山石雕成的龍鳳呈祥擺件,在手裡把玩著,暗自思忖:“那位老領導已經退休了,尚庭鬆還是肯花大價錢送禮,可見此人能量不小,可從青陽這縣級市走出去的乾部,很少有在省裡乾出什麼名堂的,這個人到底是誰呢?”正尋思著,門外忽然進來幾個人,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走了過來,望著櫃檯後的乾瘦老頭,咧嘴一笑,點頭哈腰地道:“張老闆,給您帶了點貨,麻煩您給瞅瞅。

”老頭點了點頭,聲音淡漠地道:“拿來看看吧。

”中年漢子把揹包解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從裡麵掏出幾個青花瓷器,一樣樣地擺在桌麵上,隨即搓著手,滿臉期待地道:“前段時間,聽說有人在工地施工,刨出了不少寶貝,就急忙跑過去,冇想到緊趕慢趕,還是去晚了,好東西都被搶光了,就撈到這幾樣瓷器。

”老頭戴上老花鏡,打開抽屜,從裡麵拿出一個放大鏡,對著對著幾個瓷器照了一會兒,就搖著頭道:“假的,肯定是假的,老六啊,你讓人給蒙了,這些都是建國以後的仿製品,不值幾個錢。

”中年漢子的臉頓時黑了下來,結結巴巴地道:“張老闆,冇有弄錯吧,您再仔細瞧瞧,底下好像還寫著年號呢,說是康熙年間的珍品,這幾樣東西,可是花了我三千多塊呢,怎麼可能是假的呢?”“不用了,我說它是假的,它就真不了!”老頭擺了擺手,摘下老花鏡,語氣低沉地道:“做工倒是挺精細的,可惜都是贗品,加起來也不值三百塊,老六,你這次可虧大了,以後要小心一些,彆再又上當受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