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扶搖官路

扶搖官路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41
扶搖官路

簡介:一個近乎現實的夢境,讓趙凡重生了,人活一世,要麼碌碌無為,要麼轟轟烈烈,夢醒後,他選擇了後者。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第八十一章

黑風鎮需要你接下來許芳仔細的用酒精幫趙凡清洗了傷口和周邊的血跡,這時候趙凡纔看清楚,那是一道兩三厘米長的傷口,就在自己小兄弟的下麵一點點,要是上來一點,自己就真的完了。

但現在趙凡也顧不上心有餘悸了,而是尷尬的看著許芳,因為脫了內褲,下麵那東西擋住了傷口,被許芳用手按在另一邊,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許芳就坐在床邊,穿著短裙的雙腿微微張開,裙裡麵的風光自己一覽無遺。

“啊!”下一刻,趙凡忍不住叫出聲來,因為許芳開始認真的用雙氧水開始第二次消毒了,那種劇烈的疼痛感讓他頓時忘記了那些邪惡的念頭。

“這是雲州省最好的白藥。

”許芳一邊用一隻手按著趙凡的下麵,一隻手在趙凡的傷口上撒上白藥:“但這種對傷口藥效果很好,但最多能夠維持三天,必須重新拆紗布換藥,否則就會化膿。

”趙凡一邊把這件事記在心上,一邊看著幫自己包紗布的許芳道:“謝謝芳姐,我記住了。

”“感謝的方式有很多種。

”包好紗布以後,許芳也是鬆了口氣,湊在趙凡的耳邊吐氣如蘭的道:“至於怎麼謝你應該知道的,對吧,我的副鎮長。

”一邊說著,許芳按著趙凡下麵的手輕輕捏住,摸著上下套動了兩下。

趙凡幾乎呻吟出來,還好他死死忍住了,連忙點著頭苦笑道:“我知道,我知道的,芳姐,我現在可以穿上內褲了吧?”“可以。

”許芳掃了趙凡下麵已經變粗變大的東西,眼神裡麵浮現出一絲火熱,道:“小心點,儘量彆碰到傷口,褲子不能穿上,一個是不透氣,一個是會摩擦。

”“一個下午的時間,藥效就能起作用,那時候就能穿褲子了。

”趙凡點了點頭,穿著內褲還行,要是**,那就太難為情了。

看著許芳出去忙彆的了,趙凡撥出一口氣,總算走了,要是這妖精再繼續挑逗自己,說不得忍者拉扯傷口也得在這裡辦了她,製服誘惑啊。

過了一個小時左右,趙凡拿著一本財經雜誌看得津津有味,突然病房的門被人推開,隻見催副書記提著蘋果,帶著自己的女兒催永琪走進來。

“怎麼樣趙副鎮長,嚴重嗎?”催副書記把水果放在旁邊,看了一眼趙凡大腿處包著的紗布,皺眉道:“對鎮上領導行凶,性質太惡劣了!”“這件事情一定得嚴查,先把人抓起來再說!”而催永琪一進來看到趙凡就穿著上衣,下麵穿著內褲,頓時俏臉通紅,但也是一臉關切的道:“領導,您冇事吧?”趙凡連忙把旁邊的床單拉過來掩蓋住那讓女孩尷尬的下半身,才微笑著道:“不嚴重,就是一點皮外傷,晚上就能下地走動,謝謝副書記和小催來看我。

”趙凡還想說點什麼,門又被推開了,隻見書記朱大同,還有四五個主任全部都來了,各個手裡麵都提著水果,接下來就是一番問候,至於真心不真心那就不知道了。

“趙凡同誌,你要好好養傷啊。

”書記朱大同一臉悲痛的拉著趙凡的手,道:“你不僅幫鎮裡,乃至縣裡解決了道路施工的問題,還光榮負傷了,我們黑風鎮所有同僚要像你學習啊!”“這件事情我已經上報給縣裡麵,馬縣長知道後已經在電話裡給了你口頭表揚,並表示會親自過來看望你。

”“你要快點好起來,黑風鎮需要你啊。

”一番肉麻的話,聽得趙凡都想吐了,怎麼看這老小子都不是真心了。

也確實,朱大同才進來就看了一下趙凡大腿上的紗布,而且在電話裡麵他也聽了自己老婆說的具體情況,那時候就在想錢老漢這刀法也太差了,咋就不看準一點兒砍?一想到楊鬆那嬌滴滴的老婆被趙凡在自己辦公室裡麵乾的畫麵,他就無名怒火往上漲。

而且,他這麼著急帶著人過來看望趙凡,也是有原因的。

也不知道是誰把事情打電話彙報給了縣裡的馬縣長,這不馬縣長把電話打到自己手機上來了自己才知道,為了給縣裡領導製造一副黑風鎮領導團結一致不搞對立的假象,他連忙跑了過來。

其實剛纔他說的那番話,自己都想要吐了。

快點好起來,黑風鎮需要你?這是何等的臥槽,趙凡就納悶了,怎麼聽著就感覺自己快要死了一樣?“謝謝朱書記,也謝謝大家能來看望我。

”伸手不打笑臉人,趙凡一臉感動的樣子道:“其實隻是割了個口子,晚上就能下地了。

”“而且,朱書記言重了,我隻是在朱書記的指示下,做了自己分內之事而已,能夠解決高速公路建設問題,這頭功應該記在朱書記那裡纔是。

”記個屁!朱大同忍不住在心裡罵了一句,施工現場發生的事情馬縣長已經知道了,人家上麵的領導不是傻子,自然能夠判斷到底是誰解決了高速公路施工長期停滯的問題。

看來,自己小看了這個新來的年輕人啊,馬縣長這一下來,趙凡肯定會把方案的事情拿出來說,到時候說不一定會用誰的方案了,要是選了姓趙的小子,自己老嶽父冇有說法也不可能硬生生把自己提到縣裡去吧?那老傢夥也快要退休了,要是不抓緊今年上去,以後誰還會關照自己?這一聊就是半個小時,一個個輪著誇趙凡,說他又是年輕有為,急中生智,以不變應萬變之類的話,直到冇得說了,又開始扯家常了,問起趙凡以前在市裡的工作,家庭情況。

趙凡算是明白了,這幫傢夥死賴著不走,感情是在等馬縣長來啊?尼瑪,這不知道的還以為跟自己關係有多好呢,尤其是處處跟自己抬杠的陳福國,那一臉虛假的笑容,演技太差了。

“各位領導,能小點兒聲嗎?”這時候一個小護士推開病房的門,陪著笑臉的道:“隔壁病房的人投訴了。

”頓時,領導們一臉的尷尬,又開始壓低聲音“慰問”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