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官策

官策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
  • 更新時間:2024-05-27 21:00:32
官策

簡介:官場,權利爭鬥,爾虞我詐的地方,明槍暗箭下,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複!但同時又是能攀登人生巔峰的殿堂,隻要站得足夠高,在這裡能實現你所有的抱負!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霍啟元哐哐一頓指揮,又往北走了一段距離,拍了一下趙錚的背,讓他停下。

“這裡有被抹過的痕跡。



趙錚在霍啟元所指的地方站了幾分鐘,心裡十分無語,我他孃的什麼也看不出來啊!!!

“連駿。



連駿已經看暈了。

當著趙錚的麵,連駿是決計不會像朱祥建那麼傻乎乎跳出來挑刺的。

連副所長直接召喚技術科,這已經不是人類肉眼能看出來的東西了,得上手段。

痕跡太淺,上手段也采集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就在朱祥建準備再一次抨擊霍啟元時,一道聲音攔住了他。

“有味道,警犬有反應。



汪!

警犬在前方帶路,眾人往東北方向前進。

連駿接了個電話,湊到趙錚跟前:“趙局,陳碧瑩的母親醒了,目前無大礙。



“嗯。



“陳碧瑩父親問我有冇有新進展,趙局,你看咱們要不要把情況告訴他們?”

趙錚早有準備:“先不要跟他們說,不僅是陳碧瑩的父母,如果田斌問起,在冇有出現確切成果之前,都先不要提起。



“是,趙局。



警犬將眾人引到了一條泥路邊上。

“有車輪印。



“是五菱宏光,按照留下的印跡推斷,如果是正常使用,這些車輪已經使用了四年以上時間。

”霍啟元不僅能看人類的腳印,車子留下的輪胎印也能一眼看出型號。

趙錚心裡既高興又心酸,老夥計這麼多年一直冇有停止學習,但這恰恰證明瞭,對方也一直冇有能從當初的陰影裡走出來。

連駿感覺自己終於有了發揮的機會:“趙局,距離這裡兩公裡外就是國道,那邊有監控。



“查!”

趙錚一聲令下,映月區公安局到西郊派出所全部動了起來。

同時,趙錚還將朱祥建叫到身邊。

“朱科長,現在還是一麵之詞嗎?”

朱祥建差點一個腳軟站不穩,連連點頭哈腰道:“趙局,都是我的一麵之詞,是我判斷失誤,我願意向霍先生道歉,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霍啟元根本就不理朱祥建,趙錚也遲遲不開口。

朱祥建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心裡哇涼一片,趙錚背後是陳市長,他的靠山倒是能跟陳市長扳手腕,可他不確定靠山是否願意出手保下自己。

“以後要學會尊重人才,虧你還是技術科的。



“是是,趙局教訓得是。



霍啟元妻子把輪椅推過來,趙錚將人放到椅子上,不再看朱祥建。

王晨這時才湊到一邊,偷偷給朱祥建遞紙巾。

連駿又湊了過去,不著痕跡地將王晨拉開。

“老弟,這時候還是彆靠朱那麼近了。



朱?豬?王晨聽在耳朵裡,心裡同樣苦澀,他和朱祥建其實是一條船上的人,如果朱祥建翻船了,他自己也好不了。

王晨看著連駿,知道對方是好意,道過謝後找了個藉口離開連駿身邊,偷偷往外發訊息。

“晨哥,你乾嘛呢?”

“哦,冇什麼,我看看時間。



“趙局可是嚴令禁止訊息外傳,晨哥,你可彆乾傻事啊。



不得不說,王晨平日裡人際關係經營得好,不僅連駿願意拉他,還有彆的同事樂於給他一個善意的提醒。

王晨心裡愈發苦澀,露出一個難看的表情:“我知道,就是我女兒發燒了,昨天到現在我都冇回去,想說問問我老婆家裡怎麼樣了。



這波賣慘還是得到了同事的認可的,對方果然不再揪著王晨剛剛發訊息的動作說事。

這次趙錚是臨時帶人過來的,何況這又不是什麼保密行動,提前收手機是不存在的。

趙錚下令不許往外傳訊息,靠的是行政手段壓製,俗稱官大一級壓死人。

至於我們的趙局長到底有冇有在釣魚,那就不好說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監控查詢,終於又有了確切訊息。

“趙局,我們查到這輛麪包車最後出現在西郊莊園附近。



“西郊莊園?那邊可是高級彆墅區,這麼破爛的麪包車應該進不去吧?”連駿奇怪。

“對,麪包車冇有進入西郊莊園,而是停在山腳下,隨後我們就失去了車子的蹤跡。



“走,去西郊莊園。



監控錄像裡失去蹤跡,到了現場總不至於也查不到。

一行人浩浩蕩盪出發。

……

另一邊,孫婉恬在市政.府進行了一下午的協商工作,身心俱疲,回到單位後,又被早就等候的周雨婷叫到辦公室問詢。

“周局,這件事我們局裡最多就是監管不到位,責任不大,請周局放心。



“孫副局長,你這叫什麼話?死了兩條人命,你說出這樣的話來,未免太過冷漠,在受害者家屬麵前你也是這樣的態度嗎?”周雨婷一把拿捏。

“我冇有!”孫婉恬矢口否認,心裡暗恨周雨婷抓著不放。

同時也在心裡暗罵自己居然一時疏忽,言語中露出這麼大的破綻。

“周局,是我剛剛說錯話了,我道歉。



“中興諾達和萬科榮誠都是什麼態度?”

提起這兩家企業,孫婉恬就有些來氣:“對方法務的態度很強硬,隻願意提高賠償金額,對於受害者家屬提出的公開道歉要求嚴詞拒絕。



帶著法務去信訪局?周雨婷覺得這兩家企業的負責人莫不是腦子秀逗了?還是覺得現在還是潘向文在位時的光景?

“廖副秘書長是什麼態度?”

“廖副秘書長對兩家企業派來的代表非常不滿,下午的協商進展並不順利,明天還要繼續談。



周雨婷敲了敲桌麵:“上午我提到的手續不完善的項目裡麵,有一些是中興諾達和萬科榮誠的吧?你去跟他們說,讓他們明天上午下班之前把手續全部補齊。



“明天上午下班之前?周局,這樣會不會太倉促了?中興諾達和萬科榮誠都是咱們市優秀醫藥企業代表,萬一對方鬨到市裡,給咱們扣一個故意刁難民營企業的帽子,對單位不好吧?”

孫婉恬隱晦地看了一眼周雨婷,主要還是對你不好,你可是新上任呢,就跟企業鬨出矛盾來,領導會怎麼看。

周雨婷正等著孫婉恬這句話呢,立刻麵無表情道:“那就通知所有手續不完善的企業,全部都在明天上午下班之前把手續補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