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就隨便聽下勸,咋就成仙帝了?

我就隨便聽下勸,咋就成仙帝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半寸時光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4:43
我就隨便聽下勸,咋就成仙帝了?

簡介:陸塵穿越到小說世界,竟成了鎮北王的廢物世子,眼看著就要淪為反派炮灰,幸好覺醒聽勸係統!隻要完成他人建議,就能獲得係統獎勵!“這大周帝王訣修煉起來並不難,隻需要打坐冥想即可。”“異族虎視眈眈,世子何不親自練兵,上陣殺敵?”“皇帝老兒欺人太甚,世子何不領兵入王都,一統大周!”麵對眾人的勸說,陸塵如實照做!很快,一切都變了。“叮,宿主完成建議,大周帝王訣自動修煉至圓滿之境!”“叮,宿主完成建議,獲得十萬龍騎兵!”“叮,宿主完成建議,獲得大周氣運加身,天道賜福,獲得人皇之位!”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我看誰敢動!”

陸塵冷笑一聲:“家父鎮北王!”

鎮北王三個字一出,那兩個侍衛心中一顫,手中的長刀都下意識往一旁偏去,不敢對著陸塵。

雖然陸塵是廢物紈絝。

但他也是鎮北王唯一一個兒子,板上釘釘的下一任鎮北王位繼承者!

整個大周王朝,誰人不知道鎮北王最為寵愛這個小兒子?

誰又敢招惹鎮北王?

鎮北王這個名號,可是用無數鮮血和枯骨堆砌起來的,在異族之中,鎮北王又有著鐵血人屠的稱號!

“我呸!”

劉永元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水,咬牙說道:“除了有個好爹之外,你還是個啥?”

“那又如何?”

陸塵臉上帶著冷笑:“家父鎮北王!”

“怎麼,你不服氣?”

“你!你……”

劉永元被氣得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尤其是陸塵示威一般,雙手繼續在紅夢身上遊走,其中美妙滋味,自是不可描述。

那是劉永元做夢都想做的事情,結果卻被陸塵搶先一步做到了!

“你給我等著!”

“鎮北王府都要完蛋了,我看你這個廢物還能囂張多久!”

劉永元低吼一聲,不敢再看下去,生怕自己忍不住,轉身便離開了。

周圍眾人則是噤若寒蟬,誰也不敢吱聲。

一個是鎮北王世子,一個是州牧之子,這是大人物之間的爭鬥,可不是他們這些小角色能夠摻和的。

“嗬……”

陸塵臉上依舊帶著玩世不恭的笑容,但眼中卻有陰冷的神色閃過!

熟知劇情的陸塵清楚地知道,鎮北王功高蓋主,且是大周王朝唯一一個異姓王!

異族威脅已除,大周皇帝年老,皇位更迭在即,風雲起伏,暗潮洶湧。

鎮北王手握重兵,且是“外人”,反倒成了皇位最大的威脅,自然也成了大周皇室的眼中釘,早就想要除掉!

原劇情裡楚凡之所以能夠滅掉鎮北王府,其中就有大周皇室的黑手!

甚至就算楚凡不出手,皇室也會想辦法滅掉鎮北王府!

陸塵穿越而來,能夠預知未來,搶占先機,又有係統在手,這一世定要改變鎮北王府淒慘的結局!

就在這時,紅夢終於忍不住了,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靈力,掙脫陸塵的懷抱。

她嬌軀一個踉蹌,被陸塵摸得身軀發燙髮軟,雙腿夾緊。

“世子殿下,奴家身體有些不舒服,請恕奴家失陪了……”

紅夢低聲說道,有些狼狽的轉身離開,速度極快。

她雖然偽裝成怡紅樓頭牌,卻從未與任何男子有過親密接觸,冰清玉潔。

但這一次卻是栽在陸塵手中,幾乎被摸個遍!

她恨透了陸塵,卻絲毫不敢表現出來,隻能自己嚥下苦果。

“嗬……無趣。”

陸塵輕笑一聲,雙手負在身後,轉身離開了怡紅樓。

陸塵並冇有回鎮北王府,而是在繁華的街道上閒逛,最終進入一處偏僻的小酒樓裡。

酒樓不大,桌椅陳舊,燈光有些昏暗,幾乎冇什麼人。

“客官您好,打尖還是住店?”

一道略顯侷促的聲音響起。

那是一個身軀消瘦的少女,看起來約莫十五六歲,身穿麻布衣,麵容清純秀麗,隻是因為營養不良,有些蒼白。

能看出來,這是一個美人胚子,若是成長起來,絕對會傾國傾城!

“你有點緊張,新來的?”

陸塵笑了笑,露出溫和的神情。

“嗯……我、我剛來兩天而已,這個是我們酒樓的菜單……”

少女相當緊張,小心翼翼的拿來一份竹簡。

她還是個新手,再加上陸塵衣著華貴,一看就是非富即貴,更讓人緊張了。

但陸塵臉上溫和的笑容有種特殊的魅力,讓少女原本緊張的心情不知不覺放鬆了幾分。

“隨便來幾個招牌菜吧。”

陸塵看都不看菜單一眼,隨手拿出一枚銀錠遞給少女。

“啊……太、太多了,不用這麼多錢的。”

少女被嚇了一跳,不敢接銀錠。

“剩下的就當是打賞給你的,本公子不差錢。”

陸塵揮了揮手,並不在意。

少女艱難地嚥了一口口水,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離開了。

飯菜和美酒很快就呈上,但陸塵並冇有動,而是看著少女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

眼前這位少女,正是主角楚凡的妹妹,雲淺雪。

彆問為什麼不姓楚,問就不是親兄妹!

她不隻是楚凡的妹妹那麼簡單,更是有隱藏的特殊體質!

一旦特殊體質覺醒,她將會迅速崛起,展露出絕世天資,最終成為一代蓋世女帝!

原劇情裡,陸塵就是因為醉酒之後強行擄走雲淺雪,最終招惹楚凡的複仇,導致鎮北王府覆滅。

這一次,陸塵決定……

得把她騙回鎮北王府才行!

很快,一夥帶著刀劍的江湖人士進入酒樓,伴隨著一股煞氣瀰漫,讓雲淺雪俏臉煞白。

在給他們上菜的時候,雙手發抖,不慎將一盤菜給打翻了。

“混賬東西!冇長眼嗎!”

隻聽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雲淺雪那消瘦柔弱的身軀直接栽倒在地。

“諸位客官彆生氣,她是新來的不懂事,這一單我給諸位客官免了,消消氣消消氣……”

酒樓的掌櫃連忙出麵安撫,連聲道歉。

“誰特麼稀罕你一頓飯錢?滾——”

“啪”的一聲,酒樓掌櫃也捱了一個**兜。

“桀桀桀……這個小丫頭倒是長得不錯,不如我們帶回去消消火?”

“好主意!”

“嘿嘿嘿,這小丫頭真白啊,俺已經等不及了!”

“俺也一樣!”

伴隨著一陣怪笑聲響起,雲淺雪那柔弱無助的身軀瑟瑟發抖,眼中露出絕望的目光!

“放開那個女孩。”

就在這時,陸塵那懶洋洋的聲音響起,卻並冇有回頭看他們一眼。

“喲嗬,你小子想英雄救美?”

幾位江湖人士對視了一眼,反倒是愈發興奮了!

麵對這種英雄救美的橋段,他們最喜歡把所謂的英雄少年給弄死!

“家父鎮北王!”

陸塵淡淡的說道。

鎮北王三個字一出,那幾個人頓時身軀一顫,露出駭然的神色!

“他就是那個廢物世子?”

“似乎跟畫像上的有點像……嘶!”

“彆理他,快走!”

那幾個江湖人士不淡定了,暗自心驚,連忙伸手去抓雲淺雪,想要帶著人跑路。

鎮北王的名號雖然嚇人,但陸塵畢竟隻是世子,他們隻要不對陸塵出手,想來也不會有事。

哧!

就在這時,一道雪亮的劍氣從酒樓之外閃電般迸發,一閃而逝。

這幾個江湖人士捂著脖子,眼睛瞪得滾圓,頭顱掉落,鮮血飛濺!

陸塵搖了搖頭:“都說了家父鎮北王,你們怎麼就是不聽呢?”

身為鎮北王唯一的世子,不會真以為他會孤身一人在外麵到處亂跑吧?

一旁的雲淺雪被眼前這血腥的一幕嚇得兩腿發軟,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這倒是省事了。”

陸塵扛起雲淺雪就走。

“可憐的娃啊,剛逃離虎口,又入狼窩了……”

酒樓掌櫃暗歎一聲,麵露不忍的神色,卻無能為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