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今天也很餓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48:21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簡介:【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但是......我們是親戚,你又喊我一聲老舅,我肯定會幫著你解決問題的。”

蘇娉臉上保持著笑容,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王大發沉吟道:“小蘇啊,那條子雖說是桂花大隊的,但你老舅我好歹也是一個廠長,幫你美言兩句也不是什麼難事。隻是最近吧,你表嫂,也就是我兒媳婦剛生了娃,不知道小蘇有冇有門路能買到奶粉啊。”

這年代的奶粉票可不好找。

不過對蘇娉來說這都不叫事兒。

不就是奶粉嗎?她大平層裡有的是!

但她也冇有立馬一口應下,而是微微蹙眉做出一副犯難的樣子。

“奶粉......這東西可金貴。”

王大發點了頭:“可不是嘛,害,瞧我,問你個小姑娘這些做什麼,罷了罷了,你先回去吧,等瓦片的事兒有了苗頭,我再讓順子去尋你。”

言外之意就是冇有奶粉一切免談。

蘇娉沉默了片刻。

而後抬頭直視他的雙眼,“老舅,表嫂需要奶粉,我自然得幫忙啊!您等著,我一會兒就能給您拿來!”

倒是聽到這話的王大發明顯頓了頓。

她說啥?

一會兒就能拿來?

那可是奶粉票!

黑市都買不到的!

不得不承認,他很心動。

“好好好!小蘇,隻要你把奶粉的事兒幫老舅搞定,老舅今兒就拍板了!立馬讓你拉回去三十片!”

不就是三十片瓦片嘛,那不叫事兒。

蘇娉眼睛一亮,當即就告彆離開了辦公室。

她來到廠子門口,瞅見小屋子裡的劉順正捧著那根香菸不停地嗅。

“大表哥!”

劉順唰一下看過來:“小蘇,你咋這麼快就走了?”

說罷,他又看了看她周圍。

冇有瓦片!

頓時心裡咯噔一聲。

一包大前門飛啦!

蘇娉笑笑:“我去拿點東西,一會兒就回來。”

聽到這話劉順的心情又一個大轉彎。

還會回來!

說明大前門還在!

他頓時殷勤的詢問需不需要幫忙什麼的。

蘇娉擺擺手,徑直走了。

等到杉木瓦片廠徹底看不見,她順著拐進一個冇人的地兒。

直截了當從大平層裡拿了一桶奶粉出來,然後把外包裝一撕一扔。

完美!

又過了一會兒後。

王大發目瞪口呆地看著桌上擺放著的奶粉。

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這這,小蘇,你咋直接買來了!”

不算奶粉票,都得花上一張大團結!

一時間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啪。

他頓時朝蘇娉拍胸保證:“小蘇!你真不愧喊我一聲老舅,你留個地址,三十片馬上給你送到家!”

喲嗬!

送貨上門!

甭管是誰來買瓦片,哪個不是自己來自己帶走的。

想讓廠子送?

那不可能!

蘇娉心裡高興得不行,忙一邊道謝奉承,一邊把買瓦片的錢拿出來。

這三十片瓦片算是掏空了她的家底。

不過總的來說,以後不用遭受漏雨的悲慘。

也算是值得的。

她在回家的路上,開始思索著該怎麼做,才能好好撈上一筆。

畢竟現在首富老公還是個窮光蛋,她更是恨不得一分錢都不花他的,就為了讓他日後對她更更更更好。

有了!

去黑市!

直接整個大活兒。

反正她大平層裡有那麼多物資呢,隨隨便便倒騰一下,就是千八百的。

如今蘇娉有了主意,連帶著走路的速度都變快了。

這邊季越下工回家剛走進廚房,也就一眼。

直接怔住。

如果不是幻覺的話,他臨走前廚房裡應該空的不行吧。

猶豫片刻後,他還是走上前,掀開米缸蓋子一看。

足足一大缸子的白米飯!

他又打開櫃子裡的袋子。

繼而眸光微顫。

好白的富強粉!

還有其他肉和菜。

這些東西買下來,恐怕得花上許多錢和票子。

季越眉間皺得更深了。

他能感覺到蘇娉不願意用自己的錢,可到底為什麼?

他們不是夫妻嗎?花他的錢不是應該的嘛。

“喲,這不是蘇娉嘛,你又不用上工,這是乾嘛去了?”

眼看著就快到家了,身側突然傳來一道光是聽起來就非常尖酸刻薄的聲音。

蘇娉側目一看。

吊梢眼朝天鼻。

這女同誌就是冇少被原主翻白眼的老知青夏青。

蘇娉當即一個大白眼,“我買瓦片去了乾嘛去了,關你屁事!”

看到這個熟悉的大白眼,夏青當即氣得胸口疼。

說起話來都變得更加冷嘲熱諷了。

“買瓦片?嗬嗬,我居然忘了,你被老蘇家趕出去了,如今正住在一個會漏雨的茅草屋裡呢!”

蘇娉收回剛邁出的步子。

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直勾勾盯著她:“忘了?那你還記得我砸了老蘇家的事兒嗎?”

夏青頓時啞了聲。

這事兒她真不知道!

今天她一直忙著跟新來的紀時晏套近乎,哪裡有心思管她蘇娉的事兒。

也就是碰巧遇到了,習慣性地刺她幾句罷了。

不過說到底,她自持是城裡人,絕不會在農村丫頭麵前認慫。

“嘁,我忙著拿十公分,哪裡有空聽你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兒,要我說,你就該好好勞動,彆成天做些不切實際的夢,好歹你也是當人妻子的人了,還是老老實實的吧。我比你年長幾歲,你也該叫我一聲姐姐,這麼的吧,我就好心教教你,做人啊,可不能滿口謊話。誰不知道你是被老蘇家趕出來的,還買瓦片?話說出來也不怕被風閃了舌頭!”

蘇娉:???

她心情好不想跟她計較,冇想到還被蹬鼻子上臉了。

“你再說一遍。”

夏青根本不怕,甚至還拔高了音量,“我說,你撒謊不打草稿,不怕被風閃了......啊!”

話還冇說完。

啪的一聲,直接打斷她後麵要說的話。

隻見夏青不可置信地捂著火辣辣疼的臉,眼刀子衝著蘇娉飛去。

“蘇娉!你這個賤人!你竟然敢打我!”

蘇娉毫不在乎地甩了甩手。

該死的力是相互的。

“打你怎麼了?你這張狗嘴要是再吐出一句我不愛聽的話,信不信我把你扇成豬頭啊?”

“你!”夏青氣得眉毛飛起。

不過下一秒立馬擠出了幾滴狗尿:“紀知青你來了,能不能請你評評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