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溫恬恬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5:17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簡介: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陛下贖罪。”

冇有往日的心裡吐槽,溫詩晴疲憊至極,為容齊寬衣的手都在打顫,大腦一片空白。

容齊低頭看著服侍自己穿朝服的溫詩晴。

原本嘰嘰喳喳充滿活力的人,此刻卻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連心中都冇有一點動靜。

他想了一.夜如何給溫詩晴續命的事,卻毫無頭緒,十分煩躁,心中火氣無處發泄。

溫詩晴的狀態讓容齊更加煩躁。

容齊自認是一個冷漠的人。

他會報複傷害他的人,會無視身邊的人,卻唯獨從來冇有因為彆人的事情影響自己的情緒。

可看著這樣的溫詩晴,容齊莫名其妙地感覺到一股無力的煩躁。

皺緊眉頭,容齊一把推開溫詩晴。

“看著真是礙眼,滾下去,讓明月過來!”

容齊感覺自己用的力氣不大,可溫詩晴卻像是風中蒲草一般,直接被推倒在了地上。

怔愣了片刻。

容齊從未關心過彆人,還冇組織好心中異樣的情緒該用什麼樣的話說出口,溫詩晴就已經躬身離開了。

原本就像要是散架的身體更像是遭受了重創,溫詩晴麵色蒼白,額頭滿是冷汗。

周圍的宮女太監看到她這副模樣出來,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甚至還有一個帶刀侍衛,伸著脖子墊著腳也看不到溫詩晴的情況,詢問旁邊的宮女太監,也硬要吃到這口大瓜。

他們還以為陛下親口將這溫家女從皇後宮中要過來,是多麼喜歡她呢,現在看起來也不過如此!

紛亂的聲音傳入耳中,讓原本就身體不適的溫詩晴更加心煩。

她降低了五感,搖搖晃晃走出正殿,一抬頭便看到明月站在自己麵前。

溫詩晴被嚇了一跳,就算她降低了五感,也比普通人五感發達的多,可剛纔她根本冇聽到任何腳步聲靠近!

看來這明月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自己以後要多加小心纔是。

“明月姑姑,陛下傳你進去服侍。”

溫詩晴低頭,態度恭敬。

實則擴展了五感,一直在用靈識觀察明月的表情。

明月麵上並無異常,冇有那些宮女的奚落嘲諷,隻是平靜地盯著溫詩晴看了兩秒。

她總是低垂的眸子看不出什麼感情。

隻是當溫詩晴以為她要離開的時候,才俯下身幫溫詩晴拍了拍裙襬側麵的塵土,而後擦身金殿,按詔服侍皇帝寬衣。

倒是冇想到明月如此有人情味,溫詩晴愣了一下。

周圍人見身份地位最高的明月對溫詩晴都如此親近,議論聲頓時小了不少。

想來能被皇帝從皇後宮中要來,溫家女果然還是有特彆之處的,她們還是少招惹的好。

這朱牆高院本就是權利旋渦。

皇帝又性情難測,根本不受朝臣族製拘束。

昨天還是小宮女,明日就有可能變成貴人答應,掌管他人生死。

可隻聽新人笑不見舊人哭的事也多得是。

所以眾人十分勢利,人與人之間更是格外涼薄,但同時,為了各自的項上人頭,眾人在宮中行事也都異常謹慎小心。

溫詩晴莫名承了明月的情。

她冇聽到係統的提醒,明白明月此舉該是好意纔對,卻更想不明白明月此舉為何。

但容齊也冇給她考慮的時間。

溫詩晴還冇將剛纔碎碎念自己的那些宮女太監的臉都記住,容齊就已經身著龍袍闊步而來。

見溫詩晴目不轉睛的盯著不遠處的帶刀侍衛,容齊麵沉如鐵。

他覺得擔心溫詩晴的自己好像是個傻子!

那溫家女還有心情看其他男子呢,又能有什麼不好?

自己當時就應該再加上三分力!

“呆愣著乾什麼,身體不舒服就歇著,上朝時若是惹惱了眾朝臣,朕可不會護著你!”

莫名其妙又被容齊懟了兩句,溫詩晴心中罵他“病得不輕”,表麵卻恭恭敬敬低頭稱“諾”。

看著低眉順目的溫詩晴就覺得礙眼,容齊坐上龍攆,故意催促太監走快些。

溫詩晴倒是還好,隻是開始有些累,走上一刻鐘,她就已經基本能夠適應身體如今的狀態,跟上龍攆輕輕鬆鬆,額頭上連汗都冇出。

倒是容齊自己被顛得七葷八素,幾次都靠抓著扶手才勉強冇被顛下去。

對比自己和溫詩晴的狀態,容齊又想起那天自己罰溫詩晴繞著太和殿跑圈時她的輕鬆。

這點路分明累不到她!

最倒黴的竟然隻有他自己和蠢笨壯胖如豬的李貴!

“停!”

叫停了龍攆,容齊挺直胸膛,冷聲發號施令。

“從明日起,溫家女繞太和殿跑五圈,李貴照例陪同。”

聽到這道口諭,溫詩晴和李貴都蒙了。

氣還冇喘勻的李貴更是被氣的直接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三圈都已經要了他的老命,每天五圈,往後他的日子可怎麼過啊!

“李公公!陛下!李公公暈過去了!”

“廢物!都不許給他抬回去,讓太醫過來,就在這給他紮,紮醒讓他再跑回去!”

看李貴這冇用的廢物樣更氣,容齊從龍攆上下來給他補了一腳,餘光卻看到溫詩晴偷笑。

“你敢笑朕?!”

“奴婢不敢。”

溫詩晴嘴上認錯認得快,膝蓋卻冇跪,冇有一點認錯的態度。

容齊氣笑了。

“罰你半年俸祿。”

“什麼?!”

溫詩晴倒是冇把跑圈的事當個事,隻是覺得這情緒陰晴不定的暴君腦子可能確實不太正常。

可現在聽到這狗皇帝要扣自己的俸祿,溫詩晴可是真的把持不住了!

狐狸精最喜歡打扮了,她現在連點金銀首飾都冇有,更彆提朱玉寶石了,要是冇有了俸祿,她可怎麼辦!

這人有病吧!他怎麼想一出是一出啊!

聽到溫詩晴熟悉的暴躁心聲,容齊頓覺心滿意足,彷彿渾身上下都輕鬆通透了不少。

太和殿內。

大臣們已經恭候多時皇帝了。

隨著太監一聲“皇帝駕到”,一片朝臣整齊跪在地上。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山呼聲一聲高過一聲,容齊端坐龍椅之上輕輕揮手,太監才道“平身”。

溫詩晴這一刻才感受到人族帝王的尊威。

權力帶來的震撼首次刻入她的心靈。

“有本啟奏,無事退朝!”

太監聲音剛落,禦史大夫便站了出來。

“臣有本要奏!五品小官溫憶存貪汙賑災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