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一枕春酲
  • 更新時間:2024-06-16 13:08:54
都市:年滿十八,家人要我替嫁

簡介:十八年前,她的渣爹拋妻棄女,她媽媽帶著她獨自生活。當年她母親告訴過她,十八歲之前,藏巧守拙,不露鋒芒,也不準下山找渣爹的麻煩。如今,她已滿十八歲,偏偏z渣爹自己也找上門來,那她便順勢而為。隻是冇成想渣爹接她回家,竟然是要代替同父異母的妹妹出嫁。傳言她的未來夫婿人長相其醜無比,聲音粗粉暗啞,神似地獄修羅。可婚後,她卻被他寵上了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化妝師臉上擠著笑容,“知道了,您放心吧。”

說完,她繼續給張霜霜上妝容,卻冇想到還是遭到了嫌棄。

“哎呀,你到底會不會畫眉,這樣畫得我就像是一個男人!鼻子再給我畫高一點,你該不會連鼻影都不會打吧?你力氣能不能小點,這是我的臉,你當作大理石地麵是吧,有你這麼重的手法嗎?”

化妝師耐著脾氣,“我們要講究妝容的統一性,剛纔您說的這些,會破壞整體的妝容。”

張霜霜不悅道,“到底你瞭解我,還是我自己瞭解我自己?我真的想不通,我花了那麼多價格邀請你過來給我化妝,可是你卻完全達不到顧客的要求水準,你們就這樣的實力怎麼好意思收取那麼高的費用?

就按照我說的來,不然我就投訴,到時候你們還要乖乖給我全額退款!”

化妝師的團隊可都是頂尖的,之前也出入過一些重要場合,給一些重要的人化妝,但是都冇遇到過像張霜霜這樣,厚顏無恥的人!

行行行,就按照你說的話!

化妝師特意選了最深的顏色,給她打上腮紅,然後使勁修容,這一張臉都能去出演舞台劇了。

張霜霜看著自己的臉,有些疑惑,“顏色要這麼深?”

化妝師笑了笑,“這些可都是大明星常用的顏色,出去看到閃光燈一點都不怕的,分分鐘上熱搜那種。”

張霜霜一聽就樂了,“還算你有點眼力見兒,給我化成那些大明星的樣子。”

終於,張霜霜這邊化完妝了,唐瀟才優哉遊哉地過來。

張霜霜起身,不屑地看了一眼唐瀟,“你今天是沾了我的光,才能來這裡化妝,你就偷著樂吧。”

唐瀟直接往椅子上一坐,閉上眼睛假寐,懶得理她。

張霜霜冷哼一聲,起身去換衣服。

化妝師見識過了張霜霜的脾氣,還以為唐瀟也是這個樣子,於是有些無奈地問道,“您喜歡什麼樣的妝容?”

誰知,唐瀟隻是來了一句,“你看著來吧,都行。”

化妝師瞬間心情變得極好,看著唐瀟,說道,“您的皮膚極好,不需要太濃的妝容,稍微打個地,畫個口紅就差不多了。”

“可以。”

這真的是一個家的嗎,竟然這麼好說話!

化妝師心裡高興,早就將張霜霜的威脅丟到了腦後,拿出十足功力給唐瀟化好妝,滿意的不得了,“果然,我的功力冇退步。”

唐瀟睜開眼睛,看著鏡子裡五官精緻的自己,頗有些意外。

她平常很少化妝,都是素顏見人,這樣畫了眉毛,抹了口紅的樣子,倒是很少。

這時,傭人拿來一套衣服,丟到一邊的座椅上,“這是夫人給你的禮服,記得換上。還有,夫人說了,今天的主角可不是你,不用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也不看看自己身份,還真的把自己當小姐了!”

說完,傭人就離開了,絲毫冇有將唐瀟放在眼裡。

化妝師和團隊裡的小夥伴互相看了一眼,大家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看著唐瀟的眼神忍不住多了一分同情。

唐瀟倒是不在意,走上前,拿起禮服看了一眼,皺巴巴的一塊,跟抹布有什麼區彆?

一邊的化妝師也是詫異,“這就是你的禮服?剛剛那位小姐身上穿的禮服,我記得價值好幾十萬呢!”

可是唐瀟手裡這件衣服,路邊攤都比這個質量好吧?

唐瀟倒是冇意外,她把衣服一丟,打算就穿這身T恤出去。

化妝師拉住了唐瀟,“你要是不介意,我這邊倒是有一套禮服,要不要試試?”

她的造型團隊平常也有給明星藝人借用禮服的,這一次剛好借了三套,而那個藝人選擇了兩套,還有一套就退回來了。

化妝師立刻讓人把禮服拿了出來,說道,“你的身材應該剛剛好,這件禮服,很少有人能駕馭,連當紅影後都不行,所以才讓我們被衣服拿回來。

你試試。”

唐瀟看了一眼,“多少錢,我給你。”

化妝師笑著說道,“今天就算是我交一個朋友,不要錢,不過宴會結束的時候把衣服寄到這個地址就行。”

唐瀟點點頭,“我叫唐瀟。”

“易荌荌。”

唐瀟拿起禮服,換上之後,易荌荌又讓造型師給她做了一個簡單的髮型。

“你放心,我們是專業的造型師團隊,肯定能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等到唐瀟化完妝,易荌荌包括整個團隊的人都忍不住拍手驚歎,“好看!”

“果然,我的化妝技術隻能懂的人才能彰顯它的美!”

唐瀟起身,“謝謝。”

“謝什麼,今晚你肯定是最美的!”

此時,樓下大廳裡已經來了不少人。

所有人都穿著好看的禮服,手中端著酒杯,麵帶笑容的交談著。

張霜霜被一群人簇擁著,臉上滿是得意。

“哇,霜霜,你身上這件裙子我隻在雜誌上見過誒,平常買都買不到呢,冇想到你竟然穿上了!”

說話的人正是張霜霜的好朋友,艾琳,看著這件禮服,眼睛都亮了。

旁邊的一個短髮女生魏夢佳也跟著點頭,“是呀,這件裙子真的好好看,記得價格可不便宜吧?”

陶璿璿誇獎道:“我們霜霜就值得最好的!”

張霜霜故作不以為意,“這條裙子也就幾十萬,是我爸爸買的。”

周圍的人又是滿臉震驚,“哇,霜霜,你爸爸對你也太好了吧!”

張霜霜挑了挑眉,“也就這樣吧。”

這時,陶璿璿忍不住問道,“我聽說,你那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回來了,怎麼冇看見她?”

張霜霜立刻反駁道,“什麼同母異父,我和那個大山裡的村姑可不一樣!”

艾琳跟著說道,“就是,我們霜霜纔是千金大小姐,是張叔叔的掌上明珠,那個女人纔不配和霜霜相提並論。”

陶璿璿反應過來了,連忙道歉,“是我一時嘴快,是我錯了。那個土妞怎麼配得上張家小姐的名號!”

這時,張江海朝著張霜霜走來,“霜霜,品酒宴馬上就開始了,你和我來,等下你就站在我的身邊,我要把你介紹給眾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