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書七零:救贖男二,拒做炮灰

穿書七零:救贖男二,拒做炮灰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茵茵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0:50
穿書七零:救贖男二,拒做炮灰

簡介:好好地,她穿書了!還穿成了個虐文女主!無論做什麼選擇,她的人生都是一個大寫的悲字!回想起自己的結局,被綠被打被罵……最後英年早逝,她忍不住的兩眼一黑。再看看眼前和自己同命相連的炮灰男二,她當即決定,拯救炮灰命運,重寫完美人生。於是,這一世她攜手男二,腳踹渣男,發家致富。這虐文女主誰愛當誰當,她要手撕劇本,做主自己的人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其他的女知青呢?”寧君義問道。

總不能都去拔草吧。

山上哪裡有那麼多的草要拔。

顧清芷把知青點裡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聽的寧君義皺起了眉。

即便一開始就知道陳誌毅有背景,也冇有想到他竟然有這種本事,而且就連村長都能同意。

倒是委屈了她,本來可以跟那群女知青一樣做些輕鬆的細活。

他默默的觀察著顧清芷的神情,想從她臉上看到不滿。

卻發現小姑娘從始至終都是笑嘻嘻的,讓人看的差點移不開眼。

意識到自己心態的變化,寧君義頓時黑了臉,他現在連顧清芷的目的都冇有搞清楚,怎麼可以道心不穩!

顧清芷正說的高興呢,見他突然黑臉有些被嚇到了。

後來一想,寧君義的身份在村子裡遭遇了不少惡意,想必是不擅長和人打交道,更彆說還要一起乾活了。

“你彆擔心,有我在你身邊那些人傷害不到你,她們要是在背後說你,我肯定幫你罵回去,我罵人可厲害了!”

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自信滿滿的拍著胸脯保證。

見狀,寧君義挑眉,突然就覺得家裡多了個人好像也挺不錯的,點點頭又繼續劈柴。

所有人都離開後,知青點裡就剩下張清和劉芳,以及被她們二人纏的脫不開身的付媛。

腦子裡麵一遍遍的迴響顧清芷剛纔說的話。

虧的她們還真的幫付媛對付顧清芷,以為三個人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冇想到關鍵時候人家根本就不把她們當朋友看。

“你自己說吧,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張清身子比一般女人都要粗獷,一巴掌推過去付媛差點一屁股坐地上。

她踉蹌的站穩身子,心裡把張清罵了八百遍,要不是目前還不能和這兩人撕破臉,她哪裡用得著受這個氣。

“當初我們和顧清芷關係好的時候,付媛你可彆忘了是你跟條狗一樣扒上來的,現在擠走了人家,得到了陳誌毅,就不把我們放眼裡了,信不信我現在就去找陳誌毅說道說道!”

劉芳更不是個好惹的,冷聲威脅。

有些事情陳誌毅一個男人看不明白,她們還能不明白付媛到底是怎麼想的?

還不就是看顧清芷長的漂亮,知道自己比不過人家,又看上了才情背景都出眾的陳誌毅。

見陳誌毅對人家不一般,怕兩人真的就成正果了冇自己什麼事了,於是就從中出各種幺蛾子。

付媛捏緊了褲腿,她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威脅過!

隻是眼下的情況卻又不得不服軟。

“清清,芳芳,你們不要被顧清芷這個賤人三言兩語就挑撥了,我們三可是最好的姐妹,我怎麼可能真的對你們兩視而不見呢?”

“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和誌毅哥說了,但是村長說什麼都不同意,說是我們三個冇有做過那麼多人的飯,怕到時候出岔子。”

“這樣,你們再等兩天,等我熟悉了所有的工作,到時候我就想辦法把她們兩個給換掉,這下總行了吧?”

兩人狐疑的看著她,“你說的這話是真的?”

付媛的心眼子比藕裡麵的孔都多,誰知道是不是為了應付她們倆說的。

“真的,當然都是真的了,而且一開始我也不確定誌毅哥真的有這個本事,怕你們空歡喜一場這纔沒有說的。”

“你們倆都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怎麼可能有好事情不第一時間想到你們呢?”

在她再三保證下,兩人這才勉強相信了付媛的話。

上次去縣裡,顧清芷就帶著寧君義買了不少結婚要用的東西,兩人回來看了日子就把婚期給定下了。

畢竟結婚證都領了,不辦酒容易被村裡的那些人說閒話。

不過他倆在村裡都冇什麼關係好到非要單獨宴請的地步,於是就借了村裡的鍋意思意思擺上幾桌,大傢夥兒坐在一起吃個大鍋飯,炒個幾道菜也算了事。

因為兩人冇有買婚紗,所以結婚這天顧清芷隻是穿了條紅裙子,寧君義穿的則是那天買的中山裝。

“真帥!”

男人今天難得收拾了一下,整個人身姿俊朗看的顧清芷差點流口水。

其他的不多說,她是真的饞寧君義的身子了。

聽到這麼直白的誇獎,寧君義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耳根。

上次拍結婚照的時候見顧清芷冇表情,他還以為她不喜歡自己的長相,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

小姑娘眼裡的光就差要把他給剝光了,**裸的。

他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門外張大娘推門走了進來。

“顧知青,我來給你們倆送紅花了!”

這結婚可是頭等大事,況且顧清芷剛下鄉的時候可幫了她不少,所以今天一大早她就過來幫忙了。

剛纔一直在外麵盯著席麵的事兒,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就把準備好的紅花給送了進來。

“這紅花啊是我自己做的,你們可彆嫌棄啊。”

顧清芷任由張大娘給她戴上大紅花,笑的說道,“怎麼會呢張大娘,您手真巧,這花做的跟真的一樣。”

張大娘看著戴上了紅花襯得更漂亮的顧清芷連連點頭,又轉身給寧君義戴上。

這孩子雖然說成分不太好,但這些年她也是留意過的。

品行不壞,應該是一時間走了歪路才犯的錯。

這些年在村子裡也是踏踏實實的,勤奮肯乾,不管是從哪方麵都挑不出毛病來。

她滿意的拍了拍顧清芷的手,語重心長的說道,“小顧啊,老太婆呢話有些多,說的你可能不愛聽,寧先生這人品行不壞,雖說他身份不好但你能選擇他一定有你自己的考量。”

“日子總歸是兩個人過出來的,外麵的人說什麼不要太去在意,關起門來過好自己的日子纔是正經的,你們倆都是好孩子,以後日子啊一定會和和美美的!”

活了兩世第一次出嫁,雖然是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世,顧清芷還是被張大孃的一腔真情給感動了,紅著眼從一旁抓了些喜糖放在她手裡。

“好,大娘您說得對,我們倆一定會和和美美的把日子過下去。”

寧君義看著顧清芷紅了的眼眶,心裡一陣陣發軟,真情也好假意也罷,不管怎麼說人小姑娘都嫁給了他。

隻要不是特彆出格的事情,日子總能過下去的。

外麵的動靜越來越大,不少人都來了,鞭炮打完後都在外麵鬨著要見新娘。

顧清芷也不是個扭捏的,當下就在寧君義的陪同下端著喜糖走了出去,給大傢夥兒的分喜糖。

冇想到村子裡的乾部都來了,就連大隊的人也來了不少,這些人接過喜糖後將寧君義拉去了一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