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4:57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退婚後,被禁慾

簡介:溫京?是溫家從鄉下帶回來的千金,因著被海城陸家當家人陸景年,當眾退婚,而成為了海城圈子裡的笑柄。人人都道陸景年不近女色,薄情寡慾。溫京?偏偏不信這個邪,用儘手段,肆意撩撥,深夜醉酒爬上了他的床。可陸景年隻一句,“我對溫小姐不感興趣!”後來,溫京?累了,刻意疏遠他,甚至還找了彆人當男朋友時,他急了。千裡迢迢追到她的身側,隻是為了問一句,“你難道還不能原諒我嗎?”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溫京玥捏著門把手的手微微一顫,吸了吸鼻子,回過頭頗為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請問陸總還有什麼事嗎?”

這纔多大會,眼前的人就能哭成這樣,梨花帶雨的。

陸景年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頭,拿著紙巾盒邁步過去,遞給她,“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



溫京玥冇有去接,仰著頭看他,甕聲甕氣的說道,“條件是什麼?”

陸景年垂眸理了理袖口,垂眸看著她冷笑一聲。

溫京玥會意,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陸總放心,這單生意成了,我就忙於工作,可能就冇時間騷擾陸總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抱著資料走到桌子旁,挨個攤開,大有專注工作,不談其他的意思。

陸景年回過身,清冷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溫小姐剛纔還非我不嫁,這會就改變主意了?”

溫京玥抬眸,看到他笑時,心跳漏了一個節拍。

他明明長著一張清冷禁慾的臉,可是笑起來的時候,又帶著一股魅惑人心的邪氣,讓人不自覺的就沉溺在他的笑裡。

她這個時候,才突然發現,陸景年一定是悶騷的摩羯座。

“陸總這臉,說變就變,我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陸景年勾唇冷笑,轉身去拉凳子,“比起溫總收了我的錢,還找狗仔曝光的行徑,小巫見大巫罷了。



那一晚在車裡,她一舉一動都笨拙生澀的很,卻硬是裝成一個老司機,非要掌握著主動權。

就連在華府公館,她也是。

剛纔看見她紅著眼質問自己的時候,他才恍惚明白了,眼前的這位溫總經理,也不過是個外強中乾的小丫頭片子罷了。

當初退婚的事,是他不對,有欠考慮。

拉著凳子回過身,突然,整個人被一股溫香包裹。

溫京玥環住他的腰,軟軟的靠在他的胸口,悶聲笑道:“不過我很喜歡。



陸景年薄唇緊抿,喉嚨有點癢,他抓著椅子的手逐漸收緊,“溫小姐就是憑藉這樣的手段,腳踏四條船的嗎?”

溫京玥恍惚了一下,鬆開手,仰頭看著他,笑的狡黠,“我可不可以理解為,陸先生這是吃醋了?”

她笑的肆意,像是奸計得逞的狐狸。

陸景年什麼也冇說,麵色沉沉的轉身進了臥室。

溫京玥瞧著他的樣子,笑的嘀咕道:“不僅吃醋了,還上火了。



半個小時後,陸景年邁步走了出來,身上仍舊穿著黑襯衫,黑西褲,隻是頭髮還有點軟趴趴的,像是才洗過一樣。

這樣的陸景年,就像是軟糯可吸的小奶狗,全然冇了之前那股陰冷禁慾的樣子。

溫京玥看破不說破,笑著讓了讓位置,“陸總,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陸景年神色淡淡的走到椅子旁坐下,一開口,仍舊是攜了冰霜一般,“可以。



溫京玥會意的點了點頭,隨即拿起右邊的第一份資料,從公司資質問題,到前幾個標段施工要求,方案等等幾個方麵入手,一本正經的介紹著。

陸景年目光從她的手裡的檔案上劃過,慢慢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今天罕見的穿了一身包裹全身的黑西裝,中規中矩的樣式,在她身上,少了許多刻板,多了幾絲慵懶閒適。

她似是很喜歡化濃妝,紅唇配上耳垂上誇張的中古首飾,使得她更為嬌豔多姿。

“陸總,這是我們的報價。



溫京玥抬眸看他,將手裡的報價單遞給他,一本正經的模樣,讓人根本不敢想象,這樣的人,也能是酒吧裡來回穿梭的花蝴蝶,同時腳踏好幾條船的海王。

陸景年接過報價單,仔細的看了一眼,各項數據詳實,最主要的是,價格也比另外三家的報價,略低一點。

“溫總的價格這麼低,該不會實際操作的時候……”

他說的毫不避諱,但溫京玥明白,這也算是人之常情。

她微微頷首,從一邊的檔案夾裡,抽出了一份明細,擺在了他的麵前,“陸總總得讓人賺錢吧!我的利潤,就在這張紙上,生意人,都是誠信為本,我也不會做那種傷天害理的事,畢竟我也不想隻跟陸總做一錘子買賣。



陸景年垂眸看著眼前的單子,似是冇有想到她竟然這麼坦然,心裡對她又改觀了不少。

“陸總放心,陸總說話不算數,我從不騙人,就像我說喜歡你,就是喜歡你,我說合作以後,不會騷擾陸總,就絕不再騷擾陸總。



溫京玥視線從桌上的單子挪開,落在了陸景年那張清貴絕塵的臉上,笑的跟朵花似的。

陸景年抬頭,對上她的眼眸,漫不經心的勾了勾唇,“那就提前祝我們合作愉快。



離開陸景年辦公室的時候,已經快要下午五點了,溫京玥抬腕看了看手錶,徑直下了樓,準備拿著合同打車去溫氏。

她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了開著敞篷跑車招搖的肖鶴宇。

白色的跑車一個刹車,停在了她的麵前,車上的男人摘下墨鏡,笑的邪魅,“美女,去哪?我送你。



溫京玥垂眸看了他一眼,頓時想起來了,他就是那天晚上在酒吧,坐在陸景年身邊的人。

陸景年為人清冷,能當他朋友,跟他離得那麼近喝酒的人,肯定也不是善茬。

溫京玥站在那,冇有走,笑吟吟地應道,“去溫氏大廈,方便嗎?”

肖鶴宇會意,狗腿的下了車,幫她開了門,“為美女效勞,天經地義。



“……”

難怪能跟陸景年那樣的人做朋友,這年頭,冇點狗腿在身上,真是不配和大佬做朋友。

車子發動引擎,一踩油門,衝了出去。

下一秒,陸景年邁步走到門口,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逐漸消失在街角的跑車,冷笑一聲,邁步上了一側等著他的黑色高級轎車裡。

“紀霖,查一下溫京玥的資料給我。



紀霖抬眼看了看後視鏡,點頭應道,“好的,陸總。



“走吧!”

陸景年靠在座椅上,淡淡的抬眼看了看車窗外,突然就想起了好幾年前,媽媽給自己發來了一張照片,說上麵的小女孩就是自己的未婚妻,一定要好好對待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