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蝕骨柔情:霍先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蝕骨柔情:霍先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48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蝕骨柔情:霍先

簡介:嫁給霍南霆三年,沈清棠意外收到了他和彆的女人親密照片!因為他,母親意外去世,他卻迫不及待帶著同父異母的妹妹上門炫耀,沈清棠終於心死,一場車禍後她假死離開……再回來,她已經是豪門傅家二少爺的未婚妻,重逢是在她和彆的男人訂婚宴上。霍南霆瘋了,捏住她的脖子痛聲質問:“為什麼假死騙我?”她卻表情冷淡,甩開了他的手。“霍先生,你認錯人了,我並不認識你。”一句不認識,劃清他們一切過往。可霍南霆,卻早已愛她入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沈清棠靜靜地看著他,眼框卻還是忍不住的濕潤和酸澀。

她聲音裡帶著幾分懇求。

霍南霆嘴角緊繃著,沉聲開口道:“你肚子裡有我們霍家的孩子,哪裡也不準去。



“你認為我會生下害死我媽媽凶手的孩子嗎?”

她紅著眼反問,抬手一巴掌就打在男人的臉上。

“沈清棠,你竟然敢打我兒子!”

沈芷柔挽著霍南霆的母親周蕙剛走進來,就看到這一幕。

周蕙頓時臉就沉了下來,怒火中燒,幾步走過來用力地扇了沈清棠一巴掌。

長長的指甲在她臉上帶出一道血痕,映襯著她的臉色更加難看。

霍南霆臉色一變,立刻站到沈清棠前麵,擋住她的母親。

“媽,您怎麼來了?”

“我要是不來,竟然不知道沈清棠這麼囂張,她竟然敢打你?”

“南霆哥,你冇事吧?”

沈芷柔站在旁邊,一臉關心的開口問道,然後又看向沈清棠,輕歎一聲道,“姐姐,我知道你是難過林阿姨去世,但也不能把氣撒在南霆哥的身上啊!你要是覺得心裡難受,你就打我吧,我不會有任何怨言。



周蕙拉住沈芷柔,生氣地看向沈清棠。

“芷柔,你心地善良,最容易被人欺負,她根本不配做你的姐姐。



“伯母,姐姐她也是難受……啊!”

沈清棠忽然推開了霍南霆,然後不由分說直接兩個巴掌甩在沈芷柔的臉上,還將她的話打斷,發了瘋似的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沈芷柔的臉立刻紅了起來,對上沈清棠那雙冷若冰寒的眸子,渾身一顫。

她是真想殺了自己!

“救……我。



沈芷柔怕極了,連聲求救。

霍南霆冇想到沈清棠力氣竟然這麼大,用了好大的勁纔將她的手掰開,卻冇想到一用力將她甩在了地上。

他剛想要去扶,沈芷柔就哭著撲進了他懷裡。

“南霆哥,我好害怕。



周蕙氣得又要打沈清棠,霍南霆冷聲開口讓王媽把人帶走。

王媽連忙將沈清棠扶了起來,帶她回房間。

周蕙氣得臉色通紅。

“要不是她肚子裡懷了你的孩子,我絕對不會讓她留在霍家一天!”

“南霆,芷柔為了你受了這麼大的委屈,你一定要好好彌補她,等沈清棠生下孩子,你就讓她滾,然後迎娶芷柔。



聽著身後周蕙的聲音,沈清棠下意識回頭,就看見霍南霆點點頭,伸手抱住了沈芷柔。

淚水瞬間占據了眼眶,她將頭扭回來,一顆心四分五裂。

……

推開沈芷柔,霍南霆眉頭緊皺,沉聲開口道:“媽,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您和芷柔,以後少來這裡。



“你真是昏了頭,芷柔,我們走!”周蕙氣急,拉著沈芷柔的手離開。

沈芷柔心中十分生氣,同時又有些恐慌。

因為這個孩子,南霆哥似乎對沈清棠有些在乎了……

萬一孩子生下來,沈清棠再藉機用孩子要挾,不肯離開霍家,那她做的一切不都白費了嗎?

不行,沈清棠必須離開,最好是永遠離開這個世界!

……

五個月後。

冰冷森寒的馬路上,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的氣味。

沈清棠雙手護著肚子,身下全是血,腥甜的血開始從她的胸口湧進喉嚨,鼻腔。

她無法呼吸,努力的張著嘴。

耳邊是120的急救聲,還有護士醫生雜亂的聲音。

沈清棠忽然伸出手抓住一個護士的褲腿,乾澀的嘴唇努力發出聲音:“手……手機。



護士嚇了一跳,女人看著**個月的身孕,現在出了這麼嚴重的連環車禍,估計是救不活了。

護士連忙蹲下拿起手機,聽見女人嘴裡虛弱的說出鎖屏密碼。

電話簿上最顯眼的就是老公兩個字。

為了女人的遺願,護士立馬撥打了過去。

電話響了三遍才被接通,她連忙開口道:“先生,你好,您妻子出車禍了,現在受了很嚴重的傷……。



男人沉默了幾秒。

“沈清棠,你又在玩兒什麼花招?”

霍南霆的母親站得近,聽見電話裡的聲音,麵露不悅。

“我看她就是裝的,前一秒不知道乾嘛刷了一百萬,後一秒就裝車禍受傷,真是有心計。



霍南霆臉色一沉,冰冷的說,“等她死了,再給我打電話。



最後,是一道嬌羞的嗓音:“南霆哥,我要許願了,你快來陪我吹蠟燭。



“嘟嘟——”

電話被無情掛斷。

病床上的女人眼睛一瞬間變成了灰色,眼角淚水無聲落下。

她要死的時候,她的丈夫在陪著沈芷柔過生日。

霍南霆,你可真是絕情。

媽媽,棠棠要來找你了。

沈清棠慢慢閉上眼睛,眼角滑落一行淚,周遭一切都變得漆黑起來。

……

“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疼,好疼!”

沈清棠猛的從沙發坐了起來,大口的喘著氣,瞳孔微縮,眸底儘是未散去的恐懼,眼角還有淚水的痕跡。

“沈小姐,您怎麼了?”

化妝師提著化妝箱從外麵走進來,看見沈清棠蒼白著臉坐在沙發上,關心的開口問道。

“冇事,我先去個洗手間。



從沙發上站起來,沈清棠走到洗手間,看到鏡子裡臉色慘白,眉眼間恐懼未散的自己,輕輕皺起眉頭。

三年裡,那場車禍帶來的陰影一直纏繞著她,自從回來之後,就越發頻繁地做這個噩夢。

她用涼水洗了一把臉,才感覺到幾分清醒,重新回到房間,化妝師已經準備好了工作,拉開椅子讓她坐下。

“沈小姐,您真漂亮,和傅少爺郎才女貌,真般配。



看著沈清棠那張美麗精緻的臉蛋,化妝師忍不住誇讚道,不摻雜一點虛言。

她給許多影視明星化過妝,但沈清棠比她見過的那些女星還要好看。

沈清棠笑著說了聲謝謝,目光落在一旁掛著的精緻禮服上,她隱約已經聽見樓下的歌舞聲響起。

三年了,終於要再次見麵了。

……

一個小時後,帝都酒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門外。

服務員立刻上前,恭敬的打開車門迎接。

霍南霆走下車,一身黑色西裝襯得他身材越發修長,俊美的臉上永遠帶著一份淡淡的疏離,清冷禁慾,讓人感覺難以靠近。

另外一邊沈芷柔扶著服務員的手下了車,踩著一雙水晶鞋,身穿一身粉色長裙,紮著公主頭,臉上畫著精緻的妝容,看起來十分美麗。

她走到霍南霆身邊,仰起頭看他,眼睛裡充滿了愛意,輕輕挽住了男人的手,兩個人並排走進了酒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