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閃婚的神秘老公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閃婚的神秘老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1:30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閃婚的神秘老公

簡介:司戀閃婚了一個普通男人,婚後兩人互不相乾地生活。一年後,公司相遇,司戀打量著自家總裁,感覺有點眼熟,又記不得在哪見過。傳聞,從不近女色的戰氏集團總裁結婚了,還寵妻入骨。司戀也知道,但是不知道人人羨慕的總裁夫人就是自己。直到某天酒宴結束,微醉的總裁大人在她耳畔曖昧低語,“老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半夜,司戀睡得正香時被一通來電吵醒。

她迷迷糊糊摸到手機,當看到“總裁大人”幾個字躍然在手機螢幕上,瞌睡瞬間醒了一大半。

司戀彈坐而起,畢恭畢敬地接通電話,“戰總,您好!”

電話裡傳來的卻是陌生男人的聲音,“你家戰總喝醉了,你來素色把他接回去。



“你是誰?”這個時間點,照理說總裁大人應該和總裁夫人在一起。

怎麼會在素色喝醉?

還是一個陌生男人用他的手機打電話?

“我是齊夢離,你快點過來。

”說完,對方就掛了電話。

齊夢離,香江四大家族之一齊家公子,司戀知道他是戰南夜的發小。

總裁大人喝醉酒,接他回家,這也是貼身助理範圍內的工作。

司戀立即換上工作服,一刻都不敢耽擱,急急忙忙打車趕往素色。

素色是香江數一數二的頂級會員製會所,一般人進不來。

齊夢離跟工作人員打過招呼,司戀下車就有專人迎接,並將她領到名叫“流金”的雅間門前,“司小姐,齊少他們就在裡邊。



司戀道了聲謝謝,敲門進去,抬眼就看到兩對男女坐在沙發上喝酒,隻有戰南夜獨自坐在角落裡,手裡掐著一支快抽完的煙。

四人的目光第一時間朝司戀看來,毫不掩飾地打量。

“你就是阿夜的新助理?長得這麼好看,跟在他這個苦行僧身邊太可惜了。



說話的人就是齊夢離,司戀在網上見過他的照片,所以認得。

這人家世很好,長得也不錯,花邊新聞天天上熱搜,交往過的女明星兩隻手都數不過來,是香江城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對方言語輕佻,司戀還是客氣地跟他打招呼,“齊少,你好!我來接戰總。



齊夢離一手摟緊身旁的女子,一手握著酒杯輕輕晃動,“司小姐,你有男朋友嗎?”

他上上下下打量著她,就像在打量貨物,司戀很反感這樣的目光,“有冇有,都是我的私事。



齊夢離笑了笑,“要是冇有的話,我可以做你男朋友。



“抱歉!我對齊少冇興趣。

”司戀很討厭這種見一個女人就想睡一個的富二代,他要不是戰南夜的朋友,她都懶得搭理他。

被拒絕得這麼直接,齊夢離也不惱,還嬉皮笑臉,“對我冇興趣,難道你對阿夜有興趣?”

聽到這話,司戀生怕戰南夜誤會,導致她丟了這份高薪工作。

她下意識看了一眼戰南夜,好在他自顧自抽著煙,似乎都冇有注意到她的到來。

齊夢離笑著說,“不說話,被我猜中心思了?”

“齊少,學會尊重彆人很難嗎?”這種人自戀得可以,以為全天下的女人都會喜歡他們這種豪門公子哥。

要是他脫離家庭背景,說不定混得還不如她呢。

“阿夜,你這新助理的膽子不小,誰給她的膽?”另一男子說話了,他看司戀的目光不太友善。

這人司戀不認識,不過她猜想應該是四大家族之一顧家公子顧傾城。

香江四大家族,領頭的是戰家,其次顧家齊家,還有林家。

戰南夜和齊夢離、顧傾城三人年紀相當,據說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關係還算不錯。

“我給的,不行?”戰南夜低沉醇厚的聲音傳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看去,見他慢條斯理地把抽完的菸頭按在菸灰盅內。

齊夢離趕緊解圍,“行行行,當然行……”

顧傾城冷冷地掃了司戀一眼,帶著非常明顯的敵意。

司戀有些疑惑,她和他第一次見麵,相互都不認識,也不知道他這敵意從何而來?

司戀懶得再理他們,徑直走向戰南夜,他滿身酒氣,不過眼神還算清明,不像喝醉了。

她輕聲道,“戰總,要回去嗎?”

戰南夜抬頭看她,“誰讓你來的?”

司戀老老實實回答,“是齊少打電話讓我來接您。



戰南夜看向齊夢離,齊夢離嘻嘻哈哈,“阿夜,人生苦短要及時行樂,纔不枉來這世間走一趟。



戰南夜不悅地掃了他一眼,齊夢離立即收起笑容,“剛剛你讓我打司機的電話,我看花眼打錯了。



戰南夜纔不信他這鬼話,不過也懶得跟他計較,起身往外走去,司戀急忙跟上。

他們快出門時,齊夢離尖著嗓子高喊道,“司小姐,找男人就得找我這樣好看又實用的,你家戰總其實就是一箇中看不中用的男人。



司戀,“……”

她總覺得這齊夢離在戰南夜的雷區瘋狂蹦迪。

出了素色,司戀一眼就看到停在門口的黑色賓利。

她替戰南夜打開車門,等他坐上車,她才坐進駕駛室,“戰總,您回哪兒?”

據司戀所知,戰南夜在香江有好幾處住所,都是價值不菲的豪宅。

戰南夜,“HC。



HC公館是香江城著名的高檔海景房,一平二十幾萬的價格,讓許多人望而卻步,戰南夜的名下卻有好幾套。

“好。

”司戀立即啟動車子,駛出素色。

夜深人靜,道路上的車輛很少,一路暢通到了HC公館。

司戀把車子穩穩停進停車位,又下車替戰南夜打開車門,“戰總,到了。



戰南夜下車,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司戀急忙伸手扶他,當接觸到他滾燙的身體時,她嚇了一大跳,“戰總,您這是怎麼了?”

離得近了,司戀才發現戰南夜臉色紅得極不正常,不是喝多了酒的那種紅,更像是過敏。

“扶我回去,家裡有藥。

”戰南夜冇有力氣站直,整個人的重量都落在司戀身上。

司戀個頭比他小太多,用了吃奶的力氣才扶著他走到電梯間。

好在兩梯一戶的戶型,電梯直接入戶,很快就到了。

司戀扶著戰南夜進屋,讓他坐在沙發上,“戰總,藥在哪兒?”

戰南夜伸手指了指,“那邊,第二個格子,紅色藥丸。



司戀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很快找到他說的紅色藥丸,又給他倒了一杯水,“您快吃,吃了就好了。



看著她著急的模樣,戰南夜忽然笑了笑,“司戀?”

他很少叫她的名字,他的聲音本來就好聽,這會兒帶點醉意,更顯得醇厚醉人。

司戀點點頭,“戰總,有事您吩咐。



戰南夜,“你怎麼叫這麼個晦氣的名字?”

司戀,“……”

她的名字是奶奶取的,她一直覺得很好聽,不清楚戰南夜為何突然覺得她名字晦氣。

她就當他喝醉了說胡話,“戰總,您還是不要說話,先吃藥吧……”

戰南夜把藥吃了,又說,“會不會煮醒酒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