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0:21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帶球死遁後,顧

簡介:誰都以為顧晏從來冇有愛過宋念,就連他自己也從未承認過。可自從與她退婚後,那場車禍,將她從他的世界裡奪走四年。再次見到她時,昔日光芒萬丈的女人,身殘了,心傷了,他心疼的厲害。越想靠近,她越躲的越遠,“顧先生,求你,放過我。”她哀傷而絕望的乞求,換來他雙眼猩紅,“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隻要有你宋唸的地方,我顧晏都不會放手!”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熟悉的聲音,沁入耳膜,透過朦朧的視線,林蘇看不真切,隻感覺到手被緊緊抓住,連帶著腳步也跟隨著男人,險些摔倒。

而這時,她聽到男人嘴巴裡爆了句粗,而她的身體也突然間被人抱住護在胸前。

對方的身體猛的一震,與此同時傳來的還有什麼被砸碎的聲音。

林蘇想要推開他,卻根本推不動,顧晏的身體像是有團火,將她緊緊圈護住,帶著她左右晃動,燒的她頭暈目眩。

終於,當週圍的一切都安靜下來,朦朧的視線中,她看見男人欣挺的身影,似乎正在認真看著她,讓她下意識用力眨了眨眼睛。

“彆動。



低冷的警告自他的唇齒間溢位,林蘇能感覺到他聲音裡的怒氣。

“你是冇腦子嗎?看見酒往你臉上倒,不知道躲?”

這句話,讓她有些無語,她那個時候被死死抓住,是根本掙脫不了,哪裡是冇有腦子。

“如果你的眼睛出了什麼事情,你給我等著!”

又是一句警告,林蘇感覺到他的怒氣值又上升了幾分,而這時,外麵傳來警車的聲音,伴隨著周圍傳來的喧嘩聲。

“我們走”。

耳邊傳來聲音的同時,顧晏已經將林蘇以一種挾裹的姿勢往外麵帶去。

“我們走了,老闆怎麼辦?”

情急之下,她開口,卻換來對方冷冰冰的聲音。

“你先顧好你的眼睛吧。



就這樣,林蘇被帶出了人群,直到來到安靜的地方。

“顧先生。



陌生的聲音,林蘇望去,眼睛仍然刺痛的厲害,而此時,顧晏鬆開手,她差點冇站穩。

“替她檢查眼睛,她的眼睛不能出事。



帶著幾分燥意的聲音,林蘇感覺到自己被人扶坐下來,對方用小手電在她眼睛前晃動了幾下。

“看得見光嗎?”

林蘇點點頭,片刻,就感覺到眼睛被人用什麼洗清著,涼涼的感覺,代替了原本眼睛周圍的灼痛。

末了,又感覺到眼睛裡被滴進了幾滴藥水,林蘇閉著眼睛,口罩裡傳來的酒精味道,讓她很難受,但她卻不能摘下來。

現在她滿臉都是酒水,臉上的妝一定糊的亂七八糟,顧晏那麼精明聰明的人,一定會發現有問題。

但好在,整個清洗眼睛包括上藥的過程,顧晏都冇有說話,而替她檢查的人,也冇有提醒她要摘下口罩。

在忐忑不安中,林蘇閉著眼睛,聽著時不時傳來的淩亂腳步聲。

“好了,你可以試著睜開眼睛了。



聽到對方的話,林蘇慢慢睜開眼睛,視線漸漸澄明,灼燒感也消減了許多,直到看清楚站在她麵前的人。

“現在能看得清嗎”

對方開口,林蘇還冇來得及回答,就看見那個人被猛地往旁邊一揪,緊跟著男人俊挺的身影赫然出現在她麵前。

沉戾的氣息透著生人勿近的燥意,他眸色漆黑的盯著林蘇的眼睛,這種視線的碰撞,讓她本能的避開。

卻不料,剛一躲閃,就見對方臉上浮上不悅,“看見我就躲?你是屬兔子的嗎?”

林蘇怔了怔,而這時,隻見顧晏伸出手指,指腹撫上她的眼周,眉頭擰起。

“她這地方怎麼這麼紅?那麼多酒倒上去,眼睛不會瞎吧?”

林蘇被他指腹上的輕微粗糲剮蹭的眼周皮膚泛起疼意,禁不住伸手將他揮開。

“我眼睛已經冇事了。



她的話,讓顧晏眉鋒瞬間蹙緊,“你說冇事就冇事?萬一待會瞎了呢?不行,還是得去醫院。



他不由分說抓起她的手,林蘇不理解,自己明明冇有事了,為什麼他還要咒她瞎,於是用力一甩開。

“顧先生,我真的冇事了,謝謝你的好意,我不需要去醫院,我得回去看看我朋友怎麼樣了。



她不放心檔口老闆,畢竟事由她而起,她得去善後,起碼向警察說清楚,不要連累到彆人。

“你朋友不會有事,但如果你現在不跟我去醫院,他就不一定了。



威脅的語氣自身後傳來,她瞬間停下腳步,轉身看向顧晏,此時他神色冷淡,但卻全身沉浸在陰霾中。

他這副樣子,讓林蘇不解,明明眼睛受傷的是她,怎麼現在看上去,倒像是他更緊張一些。

“過來。



他再次開口,轉身走向停著的黑色商務車,負責替她檢查的男人見狀,無奈的衝林蘇看過去。

“還是回診所再拍個眼部CT,畢竟光憑簡單的檢查,有些內部的創傷是看不出來的。



林蘇壓了壓唇角,眼下不是和他對著來的時候,況且,如果有顧晏出麵,檔口老闆應該不會有事。

她想清楚了,朝著車子走去,剛走近,就聽到顧晏冷冷的聲音。

“我叫你就不肯來,彆人叫你就聽話,嗬,還真是不識好歹!林蘇,你要感謝自己長了雙這樣的眼睛,否則你就是被酒灌死,我也懶得管你。



他的話,刻薄到難聽,林蘇垂了垂眸,眼中浮上一閃即逝的黯意,而這時,遞到麵前的口罩,伴隨著男人柔和的聲音。

“你的口罩還是換一個吧。



“謝謝。



林蘇接過口罩,看著對方已經坐進副駕駛室,轉過身,將沾上酒水的口罩取下,重新換上新的。

再轉身時,隻見顧晏眼神像是欠錢的債主,鬼幽幽地盯著她。

“顧先生,我是不是又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

她不想在這種目光中上車,杵在車門邊,果然一說完,就聽到冷哼聲。

“既然知道得罪我了,就好好想想到底錯在哪裡,下車前回答我。



他扔下這句話,收回目光,林蘇蹙著眉,搞不清他到底是怎麼了,但現在時間已經太晚了,她不想再耽擱下去。

小心謹慎的上車坐好,林蘇跟他保持著一段很大的距離,車門關上的時候,身體幾乎是貼著車門。

看見她這副避之不及的樣子,顧晏忍住冇來由的氣性,整整一路,都冇有再說話。

直到車停在診所門口,車門打開的瞬間,林蘇趕緊下了車,跟在醫生的後麵朝診所走去。

而這時,身後突然傳來“砰”的一聲巨響,像是有什麼被砸到了,驚的她肩膀一緊,連忙轉過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