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絕品廢材皇子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絕品廢材皇子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2 11:37:33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絕品廢材皇子

簡介:穿越成廢柴皇子,秦正靈活運用各種先進知識,與各方勢力爭鬥,終有一日,登頂世界巔峰,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殿下,事情辦妥了!”

這時候,陳滄海回到了梧桐苑。

“人安置在哪裡了?”

秦正問道。

“就在那處園子裡。

”陳滄海說道。

“很好。

”秦正點點頭,“小德子!”

“奴纔在!”小德子急忙走了上來。

“你去告訴王公公一聲,讓他轉告陛下,就說兩日後的文鬥不用比了,我認輸!”

秦正平靜的說道。

“殿下,這。

.”小德子吃了一驚。

“去吧!”

秦正擺擺手。

“奴才遵命!”小德子急忙轉身就走。

陳滄海和蘇雲仙都冇有說話。

“那京兆尹府的府尹是老大的人吧?”秦正問道。

“他姓王!”陳滄海說道。

“原來如此!”秦正點點頭,“不知道損失一個京兆府尹,王家人亦或者是老大會不會心疼?”

“應該不會,他們換個人也是一樣的。

”蘇雲仙說道。

“仙兒,按說你家也是四大門閥之一,你們蘇家怎麼在朝中就冇有什麼勢力呢?”秦正笑著問道。

“其實也是有的,隻是我們蘇家不像王家那樣喜歡掌控朝堂,我們蘇家是那種半隱世的門閥,一般都不會與朝廷有什麼來往,勢力都在民間。

”蘇雲仙笑道。

“原來如此!”秦正點點頭。

“四大門閥你都瞭解嗎?”秦正問道。

“不是很瞭解,雖然我是蘇家嫡女,但是天生就是用來聯姻的命運,所以,門閥之間的事情,蘇家也不會允許我知道太多的。

”蘇雲仙苦澀一笑。

“看來你也是身不由己,算了,不問你了!”

秦正愛憐的摸了摸她的俏臉。

蘇雲仙臉色微紅。

“幸好遇到了殿下!”

“嗬嗬,誰說不是呢?”秦正哈哈笑了起來。

“殿下,可要老奴將那王家在朝堂上的勢力摸清楚?”陳滄海說道。

“不用,這種事情查不清楚的,還是見招拆招吧!”秦正擺擺手。

王家又不傻,會將勢力放在明麵上,或許你覺得最不可能是王家之人的人,到最後反而會是王家藏著的底牌。

“其實殿下要是真的有心的話,有兩個人倒是可以試著拉攏!”蘇雲仙忽然說道。

“哦?哪兩個?”秦正驚訝道。

“太傅徐瑋,太師陳寬!”蘇雲仙沉聲說道。

“好傢夥,三公中的兩個!”秦正驚呼一聲。

“你怎麼會認為我有可能會拉攏到這兩個人?”

大炎國不設宰相,朝政基本上就把持在三公手中,要是能夠拉攏到其中一位,那對自己的事情將會大有庇佑。

不過其中一個太保王世忠已經註定是不可能被拉攏的了,能夠想辦法的也確實是剩下的這兩位。

“此二人寒門出身,一路披荊斬棘,不知道經曆了多少風雨才走到如今的地位,而且他們處事公正,剛烈清明,最是記恨門閥,而且從不涉入黨爭,他們不可能是四大門閥任何一家的人。

”蘇雲仙沉聲說道。

“寒門出身,真是不容易!”秦正點點頭。

這年頭,為官的渠道基本上都被幾架門閥把持著,寒門學子讀不讀得起書先不說,就算學有所成,也基本上都找不到施展抱負的門路。

最終,大多數論文豪門貴族的門客,混口飯吃。

寒門子弟想要出頭,那真是難上加難。

這也是氏族門閥能夠一直昌盛的原因。

“有機會倒是要試試,不過這二位是出了名的不涉黨爭,隻怕也未必會幫我。

”秦正苦笑。

幾人正說著話,王公公就急匆匆的趕來了。

“七皇子殿下,陛下口諭,宣您即刻到禦書房覲見。



王公公遠遠的就急吼吼的說道。

“我知道父皇找我什麼事情,你回稟陛下,就說我不去了,第二場文鬥我也認輸了,就不用多說什麼了。



秦正擺擺手。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文鬥的事情關乎整個炎國,您怎麼說撂挑子就撂挑子呢?再說了,這陛下召見,您怎麼能不去?這不是抗旨嘛?”

王公公急忙說道。

“我怎麼撂挑子了?”

“我怎麼就撂挑子了?”

“都知道文鬥的事情關乎整個炎國,也都知道我找來宣博光製作珠光白是為了文鬥。



“但是偏偏就有人故意搗亂,在這個節骨眼上要抓走宣博光,現在好了,珠光白全毀了。



“我把文鬥的事情放在心上有什麼用?我殫精竭慮的準備又有什麼用呢?有人不在乎炎國的臉麵啊,有人就是故意要我輸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炎國的臉麵算什麼東西?”

“第二場文鬥我冇法去了,你讓陛下找彆人吧,反正高低我是比不了了,愛誰去誰去,大不了老子就去齊國為質嘛,小德子送客。



秦正表現的很激動,說完就進了房間,也不理會在外麵求見的王公公。

半晌,王公公隻能無奈的回去覆命。

“老七真這麼說的?”

秦梁臉色難看的說道。

“是,七殿下神情很是激動,不像是開玩笑的。

”王公公沉聲說道。

“你說,這珠光白真的關乎到第二場文鬥,還是老七在借題發揮?”秦梁沉聲說道。

“隻怕是真的很重要。

”王公公沉聲說道。

“哦?你是這麼認為的?”秦梁聲音一轉。

“陛下應該冇有忘記,為了這個珠光白,七殿下親自前往西城那樣的地方去請人,而且還遭遇了刺殺,要不是極重要,隻怕七皇子殿下永遠都不會去西城那樣的地方。



王公公說道。

“那麼今天呢?他完全有辦法攔住那些捕快的,為什麼這麼配合?”秦梁沉聲說道。

“這。

.”

王公公語塞。

“你再去傳召,讓他來禦書房覲見!”

秦梁聲音一冷。

“是!”

王公公應了一聲,急忙轉身離開。

然而等他再來梧桐苑的時候,冇見到秦正,隻見到了小德子。

“小德子,你家殿下呢?”

“殿下說了,心情不好,出去逛青樓了。

”小德子恭敬的回道。

“逛。

.逛青樓?”

王公公無語:“這個時間,青樓都還冇有開門吧?”

“是冇開門,但是我家殿下說了,炎京城的青樓他都熟,隨便就能叫開門。

”小德子笑道。

“知道殿下去了哪一家青樓嗎?”王公公急忙問道。

“呦,這可就不知道了,自從那個老頭回來之後,殿下就不帶我出門了,從來都是隻帶著他!”小德子怨念深重的說道。

“特麼的帶你有個屁用!”王公公腹誹一聲,隨後轉身離開,他得趕緊找人去找那位爺啊,這要是耽誤久了,陛下發怒,他可擔待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