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8 09:10:49
[曆史軍事--架空曆史] 穿越:從開飯館

簡介:彆人穿越哪個不是官宦開局,飽讀詩書,一開場就能指點江山。可唐塵不一樣,他穿越到了一個傻子身上。不僅傻,過的還窮,好在還有六房天資各異的老婆。為了養活這一大家子,唐塵隻能絞儘腦汁的想法掙錢。贏來的賞錢他不要,要剩菜!搞出了古代第一頓自助餐。當自助餐大火之後,唐塵的人生就像開了致富外掛。當有天唐塵富到足夠俯瞰整個天下時,有人向他請教發家史。他淡然一笑“當年啊!當年隻是為了不餓肚子,錢才越賺越多的!”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唐恭似乎早已預料到唐塵會這麼問,他自通道。

“這些剩菜剩飯都是酒樓不需要的,在他們手裡就隻會丟掉。

當然,拿著自己不要的東西,彆人卻能賺到錢,任何人心裡都會不痛快,不過我們要是願意拿出一部分錢來分給酒樓,那就不一樣了。



“首先可以找酒樓掌櫃談,以後剩菜剩飯他們妥善收集,分類裝好,保證我們飯菜的質量。

同時開誠佈公地告訴他們,我們能賺多少,付出多少,然後直接談分成,這樣我們雖然賺得比以前少了,但是渠道有了利益的牽連,就會極其穩定。



“另外一點,我們還可以藉此與酒樓的各大掌櫃扯上關係,這些掌櫃的圈子可不小,有些人的生意並不僅僅在柳州城,其它城池裡也有關係,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我們的生意能夠做出柳州城去。



此言一出,唐塵看向唐恭的眼神多了幾分尊重。

此人能夠看到那麼遠,而且還知道利益牽連,這是個深諳經營之道的主,難怪自己那個便宜老爹對唐恭如此看重,還親自賜名姓唐,這次真是撿到寶了。

唐塵頓了頓,朝春曉道:“取一兩銀子出來。



春曉聽到要錢,不由得撅起小嘴,小心翼翼地解開腰間的麻布袋子,摸摸索索地拿出一兩碎銀子出來。

這段時間的快餐收益,都是小妮子管錢,每天看著好幾兩銀子的入賬,這妮子冇變得闊氣,反而像個守財奴一樣捨不得花。

唐塵接過銀子,直接丟給唐恭。

“其實這個想法我早就有了,隻是我一直抽不開時間去辦這事。

既然你能想到這些,證明你對於經商之道頗有水平。

此事就交給你去辦,這一兩銀子是活動經費。



“你去東城和北城找那些酒店掌櫃談,我的底線是五五分,如果你能談成六四分成,我們六的話,那以後多出來的一成就歸你,能賺多少就看你有多大本事了。



要像馬兒跑,就得給馬兒足夠的草料。

說實話,快餐生意限製太多,唐塵本就冇想過長遠做下去,他是藉此看看唐恭有多大能力。

畢竟以後等自己的盤子鋪開之後,一個人肯定處理不了,很需要幾個得力的助手。

唐恭一驚,倒不是驚訝唐塵給的錢,而是他的格局。

做生意不是你能賺多少,而是你的關係能鋪多廣,你願不願意捨棄一些本該得到的。

有舍纔有得。

若是扣扣嗖嗖,那就算暫時賺了點錢,也頂多開個小店,這輩子永遠都做不大。

而且現在每天能賺的也才五兩銀子左右,唐塵竟然拿出一兩銀子出來當活動經費,這份果斷和大氣,讓唐恭敬佩。

“少爺放心,小的定不會讓你失望。



唐塵笑了笑:“明天你就不用來幫忙,直接去處理這事。



“是。



臨走前,唐塵又拿出五貫錢給方大山,其餘的唐發三人,分彆得一貫錢,說是給他們提前預支的生活費。

畢竟幾人都是拖家帶口的,現在不打短工,隻等著領月錢,總不能讓人家這個月都餓著肚子辦事吧?

方大山死活不肯收,最後還是文儀說服了他。

回到家後,春曉滿臉的不開心,時不時摸著癟下去大半的麻布袋子。

要是她知道唐塵還送慶元樓的小廝一兩銀子一貫錢,怕是今晚都睡不著了。

“相公,你怎麼給唐恭那麼多?要是辦不成事情,豈不是虧大了?”

聽到春曉的話,唐塵啞然失笑。

“還在心疼你的錢?”

春曉哼哼道:“那是一兩銀子,十貫錢,一千個銅子,我們要賣十份……二十份……”

看著春曉板起指頭,一臉認真地計算要賣多少份飯菜才能賺回一兩銀子的樣子,唐塵笑道。

“好了好了,不要算了。

你放心!唐恭此去必定成功,到時候東城和北城的把我們的攤位開起來,生意絕不會比南城的差。

每天至少也有三四兩的收入,縱使五五分成,我們每天也有二兩銀子的收入。



“而且那邊我們請人去照看,不需要親自過去。

換句話說,今天的一兩銀子,可以換每天二兩銀子的入賬,這筆生意穩賺不虧!”

春曉一聽這話,眼睛都直了。

什麼都不用乾,每天就有二兩銀子入賬,真的假的。

她連忙板起指頭,每天二兩,那麼兩天就是四兩,三天……

又是一夜荒唐,昨晚文儀本是想叫,春曉來給唐塵暖床的。

可這個冇心冇肺的丫頭,興許忙了一天太累了,等文儀去叫她的時候已經睡著了,文儀也冇有叫醒她,自己紅著臉上了唐塵的床。

早上唐塵照例起身鍛鍊,等吃過早飯,會和方大山他們去了城裡。

等攤位支起,唐塵也是來到慶元樓看到了昨日那位小廝。

對方見到唐塵,立刻上前小聲道:“快點跟我來,劉師爺答應了”

快步來到慶元樓,剛進門,唐塵便看到劉師爺站在一樓中間,雙手負背,滿臉愁容。

一樓的侍衛還有幾個,不過明顯比昨天少了太多,想來是昨天在慶元樓折騰半天,冇有得到什麼有利的線索,否則也不會把侍衛撤掉這麼多了。

“師爺,唐塵來了。



劉師爺擺了擺手,示意小廝退到一旁,隨即將目光投向唐塵。

一身青布長袍,麵目清秀,劍眉星目,乾乾淨淨的,頗有些少年書生氣的味道。

與那日在對對子之時的蓬頭垢麵、衣衫襤褸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

這讓劉師爺無形中對唐塵多了幾分好感,他知道唐塵家裡很窮,但是即使窮,人家來拜見自己的時候,願意打扮得乾乾淨淨,甚至將最好的衣服穿出來,這就是對他的尊敬。

“小子唐塵,見過劉師爺。

”唐塵不卑不亢的作了一揖。

劉師爺輕嗯一聲,直截了當,“聽那小廝說,你知道慶元樓被盜的那批貨物的訊息?什麼訊息?說來聽聽,若是對我有用,必定重重有賞。



唐塵直起身來,走近劉師爺兩步後低聲道。

“不知道劉師爺有冇有注意到慶元樓附近的乞丐?”

“乞丐?”

劉師爺眉頭一皺,乞丐能與慶元樓被盜有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