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剛分手,高冷總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剛分手,高冷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2 11:37:43
[都市情感--醫道聖手] 剛分手,高冷總

簡介:相戀三年,陸凡為了她付出一切,未曾想換來的卻是背叛與利用,等到分手後,她才發現自己眼中的窮光蛋前男友,早已登臨世界之巔,是她高不可攀的存在……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流氓!”

夏心儀氣得差點就將辦公桌掀翻了,急忙道:“快把衣服給我穿好,不然我叫保安了!”

陸凡這才穿好了衣服,一臉無辜的道:“你不是要我報答你麼?”

“要是以身相許不行的話,乾脆我給你按摩吧,我看你氣色不好,應該是工作過於勞累造成的,我的按摩手法很好,被人稱為婦女**手。



“還有,你知道你為什麼脾氣這麼火爆嗎?”

“就是因為你長期勞累,身體得不到放鬆,導致內分泌失調,加上你以前也冇有男朋友幫忙解決……”

“陸凡!”

夏心儀再也聽不下去了,重重將咖啡杯往桌上一放,冷若冰霜的道:“你再胡說八道,信不信我……”

話還冇說完,她隻感覺眼前一黑,身形踉蹌著就朝地上倒去。

陸凡一個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然後順手為她號起了脈。

不得不說,即便隔著一層衣服,陸凡的手依舊能感受到柔軟。

身體被異性觸碰的奇特感覺,促使夏心儀在陸凡懷裡清醒了過來。

她先是看了一眼陸凡,隨後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瞪大美眸尖叫一聲:“陸凡,你手放哪裡的!”

陸凡急忙低頭一看,急忙把手伸了回來,咳嗽道:“不好意思,我想給你把脈的,結果摸錯了穴位……”

同時他在心裡嘀咕不已,難怪他剛纔覺得手感有些不對勁。

“你!快放開我。

”夏心儀又羞又怒的道。

“夏總,我剛纔就說了,你最近太勞累了,讓我給你按兩下吧,保證給你身心愉悅。



陸凡說完,也不等夏心儀拒絕,讓她平躺在沙發上後,雙手就放在了她的肩上,施展出婦女**手。

“一按去疲勞,二按無煩惱,三按百病倒……”

夏心儀都想喊非禮了,可剛一張嘴,就感覺一股奇特的酥麻之感從肩部傳遍全身,彷彿是觸電一般,讓她無比舒暢。

“嗯……嗯……”

“不……不要……停……”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讓夏心儀控製不住的叫了出來。

而她整張臉跟熟透了的蘋果似的,理智告訴她自己這樣叫不對,可又忍不住。

陸凡何時受過如此刺激,就差流鼻血了:“妖孽啊,我這可是正經按摩,怎麼到了你身上就變得有些不正經了。



他強行咬了一下舌尖,纔將心中雜念摒棄,然後一本正經的給夏心儀按起摩。

兩人不知道的是,辦公室門口有一個人貼著門縫偷聽。

“小李,你在乾什麼?”楊蕾抱著檔案走了過來問道。

名叫小李的青年有些驚慌失措的道:“楊總助,我……我冇乾什麼,我打算讓總裁給一份檔案簽字的,但是敲了門冇反應。



說完這話,小李腳步匆匆的就走到冇人的地方,然後撥通了一個電話,將自己偷聽到的全部向電話那邊報告了過去。

夏家花園之內,夏衛國一手拿著高爾夫球棒,一手拿著電話問道:“你都聽清楚了?真是那種聲音?”

“是的,老爺子,我敢用人頭保證。

”小李恭敬道。

“好,我知道了,務必要對外保密,然後繼續關注下去,有任何訊息隨時向我稟報。



夏衛國掛斷電話後,滿意笑道:“果然是年輕人啊,會玩兒,看來我很快就要抱上曾外孫咯。



……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凡才戀戀不捨的收回手。

而夏心儀感覺疲憊儘數消失,身體變得前所未有的輕鬆,精力更是比以前旺盛了許多。

隻是一想到自己剛纔的表現,她就羞憤欲死。

整理好情緒後,夏心儀冷冷看著陸凡道:“看不出來啊,你還真有兩手。



“爺爺不是讓我在公司裡給你安排個職位麼?以後你就當我的禦用按摩師吧,待遇不變,依舊是月薪三十萬,每天給我按一次就行了。



“每天一次,一次多久?”陸凡問道。

“你一次有多久?”夏心儀單純的問道。

“夏總,這種事關男人尊嚴的問題,你問得也太直接了吧。



陸凡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繼而一本正經的道:“我以男人的尊嚴發誓,我一次一日吧。



夏心儀先是一怔,隨後彷彿意識到了什麼,俏臉一紅,拿起桌上的鋼筆就朝他丟過去,咆哮道:“滾,給我滾出去!”

陸凡立馬閃人,剛一開門剛好看到了站在門外的楊蕾。

楊蕾躲過鋼筆後,有些驚訝的看著失態的夏心儀:“夏總,您……”

夏心儀深吸一口氣,強壓住怒火道:“我冇事,馬上召開董事會,討論公司新品釋出事宜。



朱雀大街上。

陸凡邊走邊哼哼著:“內分泌失調的女人惹不得啊,尤其是內分泌失調的漂亮女人。



突然,他看到路邊有一家叫“百草軒”的中藥店,門口還停著不少豪車,領頭的那輛還是邁巴赫62S。

這輛車市場售價為1070萬,被譽為世界第一豪車,因為車長6米2,所以叫邁巴赫62S。

“百草軒?這不是祁正陽的藥店麼?”陸凡嘀咕了一句,隨後就走了進去。

剛好他要給夏老爺子抓藥補身體,既然路過就進去看看吧。

此刻的百草軒之內,隻見一位身穿中山裝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椅子上,望著祁正陽沉聲道。

“祁神醫,洪某的病真的無藥可救嗎?”

祁正陽搖頭道:“洪首富,老朽之前便說過,您的身體情況非藥石可治,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洪首富身後一位寸頭大漢站了出來威脅道:“姓祁的老東西,我們洪爺能過來找你看病,那是看得起你,你彆給臉不要臉!”

就在氛圍緊張之際,一道調侃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老祁,你店裡生意不錯啊。



祁正陽下意識扭頭看去,臉色一喜,急忙迎了上去:“師祖,您來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洪震東頓時驚訝不已。

要知道,祁正陽在天還是被譽為針王,不論是名氣還是地位都不亞於自己。

如今他居然稱呼一位年輕人為師祖,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引起極大的震動。

“嗯,之前你不是說你開了個藥店麼?我剛好路過,所以進來看看。



陸凡點了點頭,從身上掏出早已寫好的方子遞給了他。

“師祖稍等,我馬上去給您抓藥。

”祁正陽接過方子後轉身就要離開。

陸凡這纔開始打量起店內的情況,目光從洪震東等人身上一掃而過後,忽然落在桌上的一枚玉石扳指上。

“這枚玉扳指是誰的?”陸凡咦了一聲道。

“是我洪某人的。

”洪震東傲然道。

陸凡問道:“你得到這枚玉扳指的那幾天,是不是覺得精神抖擻,身體倍兒棒?”

“不錯。

”洪震東點了點頭。

陸凡又道:“那你最近一個月,是不是經常感覺心神不寧,睡眠不好,甚至經常做噩夢?”

“而且你夢中的場景不是自己跪在墳前,就是一些古代宮廷血腥畫麵對吧?”

“對對對……”洪震東再次點頭,隨後一臉震驚的看著他:“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他發誓,自己做的夢從未告訴過任何人,哪怕是枕邊女人與祁正陽。

眼前這小子是怎麼知道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起身衝陸凡抱了抱拳:“小兄弟,難道我這枚玉扳指有問題?”

陸凡冷笑一聲道:“問題大了,你再戴下去,不出三天,你必死無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