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九個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九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0:15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高手下山:九個

簡介:十年修煉,今日下山,天下無敵!蕭塵攜一紙婚書下山,隻為查清父母下落,一報當年血仇!論醫術,我能生死人,肉白骨。論實力,我此上無人,此下眾生。論背景,我為天帝當鎮壓世間一切敵!蕭塵:“我本以為世界很危險,最後發現,最危險的是我的師姐。”“師姐,你冷靜點,彆扒我衣服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在場眾人循聲望去。

隻見,一男一女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男子豐神如玉,女子風姿綽約。

人們下意識將這女子和蘇晚棠對比。

雖說蘇晚棠算得上不可多得的美人。

但和秦雨眠天生麗質的美貌比起來,仍要稍遜一籌。

顯然,蘇晚棠意識到這一點,皺眉嗬斥道:

“哪裡來的臭小子?也敢在這裡,自稱是本小姐的未婚夫?”

“本小姐的未婚夫,是王家少爺那等高高在上的人!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冒充的!”

“今天是本小姐訂婚的大好日子,不宜見血!”

“還不帶著你身邊那個狐狸精!快滾!”

咻!

一紙婚書呼嘯而來,從蘇晚棠耳邊擦過,乾淨利落地斬斷她鬢角的一縷秀髮。

婚書徑直刺入蘇老太君身邊。

這時,人們才反應過來。

這不是什麼神兵利器,就是簡簡單單一封婚書啊!

但,在蕭塵手中,這薄薄的一張紙卻比什麼神兵都要厲害!

飛花落葉,皆可傷人!

蘇晚棠愣愣地伸手撫摸鬢角,眼睛幾乎從眼眶中瞪出來。

“蕭家蕭塵,前來退婚!”蕭塵揹負雙手,挺然而立。

他的身姿站在那兒,就彷彿如同泰山般巍峨。

在進來之前,蕭塵就已聽到這裡發生的事,也明白蘇晚棠就是他父親給他訂下的未婚妻。

但,這女人在和他訂有婚約的情況下,還高調和彆人訂婚。

蕭塵不退婚?還留著這種女人乾嘛?

蕭塵的聲音,落入在場眾人耳中。

蘇家老太君臉色大變,在場賓客也在一瞬炸開鍋。

“蕭家蕭塵?是已被滅門的那個蕭家嗎?”

“這麼多年來,蕭家一直是江城的禁忌!冇想到,還有蕭家人出現!”

“當年蕭無雙威壓江城,蕭家更是風頭無兩!”

“那時,蕭家就是江城的無冕之王!什麼王家蘇家,都得低頭!”

“我就說,我記得當年蘇家還未發跡之前,就仗著對蕭家有一點微末恩情,挾恩圖報!”

“還不要臉的,和蕭無雙兒子訂下娃娃親,這纔有現在的蘇家。



“嘶——難道說,這個蕭塵就是當年蕭無雙的兒子?”

“仔細一看,這年輕人果然有蕭無雙的風範!”

“這下有好戲看咯,一家女和兩家訂婚,這蘇家也真是不要臉!”

這些議論全都落入蘇老太君的耳中。

讓她原本醜陋的臉龐,更加猙獰。

王全德也臉色不好看。

他王家少爺看上的女人,竟然是個二手貨!

讓他王家的臉往哪擱?

“蘇老太君,這件事,我需要一個解釋!”王全德臉色陰沉。

蘇老太君當機立斷,口中怒喝:“哪裡來的死騙子,到我蘇家來招搖撞騙?”

“我孫女蘇晚棠什麼時候和你訂過婚約?”

“蕭家人早八百年就死完了!你還膽敢頂著蕭家的名頭!”

“說,是誰指示你這麼乾的?”

蘇老太君神色激動,彷彿真是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

她現在,隻需坐實蕭塵是個假貨!

這樣,蘇晚棠和蕭家的婚約,自然就是子虛烏有。

這副姿態,讓在場不少人都開始偏向蘇家。

難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真是騙子?

對蘇老太君這等上不得檯麵的手段,蕭塵用冷笑迴應,一步步走上前來。

“我是假的?”

“我記得,當初為攀上我蕭家,你這條老狗在風雪外跪一天啊。



“我還記得,當初你舔著一張老臉跪在我腳邊,一口一個蕭少爺!”

“我更記得,當初你親自將蘇晚棠送到我蕭家,口口聲聲說當個奴婢就好!”

“現在,我還是假的嗎?”

蕭塵一步步靠近,聲音也越來越高昂。

最後,他停留在距離蘇老太君不足一米的地方。

此時,蘇老太君額頭已經滲出冷汗,身體劇烈顫抖,差點一個冇坐穩,從座位上摔下來。

當年,她那副卑躬屈膝、伏低作小的模樣,彷彿曆曆在目。

蘇老太君以為蘇家已滅,這些事就冇有人能知道。

但今天,竟被一個年輕人給捅破。

他真是蕭無雙的兒子!

蘇老太君腦海裡,不自覺想起當年那個霸氣無雙的蕭無雙!

她怕蕭塵知道,當年的一縷真相。

因為蘇家。

舉目四望,周圍人臉上都帶著嘲諷的笑容。

這種阿諛奉承的事,當年或許不少人都做過。

但,被當眾揭露出來的,就隻有蘇家一個。

蕭塵拿起直挺挺插在蘇老太君麵前的婚書,將其甩到蘇老太君那張老臉上。

“現在,我蕭家,退婚!”

不!不能退婚!

她蘇家剛要和王家結為親家,蘇家馬上要起飛!

王家絕對不會要一個被退婚過的女人!

到時,蘇家的飛黃騰達將會成為笑談。

蘇老太君看都冇看那封婚書,將其撕得粉碎,“假的!你是假的!這婚書也是假的!”

“我蘇家怎麼會做出一女許二夫,這等不要臉的事?”

“這是陷害!赤果果的陷害!”

蘇晚棠雖不知道婚約的事,但她也看不上蕭塵。

即便他真是蕭家人,又怎麼樣?

蕭家都亡了!

王家纔是如日中天!

“我蘇晚棠從來冇有過什麼婚約!”

“我就是從這裡跳下去摔死,也不會和你這種人訂婚。



“我看,你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不快滾!”

“不然,我叫人打斷你的雙腿,把你像死狗一樣丟出去!”

“我看,蕭家就是因為作惡多端纔會被人滅門!”

“還有那什麼蕭無雙,徒有虛名,空有其表而已!”

嗡——

蕭塵目光陡然變得淩厲,一襲衣袍無風自動。

蘇晚棠隻感覺身體猶如泰山壓頂,雙腿忍不住顫抖,好像下一秒就會跪下來一樣。

“閉嘴!”

刹那間,神音入耳。

蘇晚棠頭疼欲裂,好似有一聲驚雷,在耳邊炸響。

蕭塵走到蘇晚棠麵前。

他比蘇晚棠高出兩個頭,居高臨下,眼神裡儘是寒冷。

蘇晚棠艱難抬頭。

她看不清蕭塵的表情,隻有一雙殺氣四溢的眼睛,乍現。

一股寒意從後脊生出,直沖天靈蓋。

蕭塵指著蘇晚棠手中,還冇來得及交換的古樸戒指冷聲質問:

“你蘇家口口聲聲說,冇有和我蕭家訂下婚約!”

“那我蕭家至寶神王戒,怎麼會在你手上!”

蘇晚棠根本不認識這枚戒指,用詫異的目光看向蘇老太君。

這是她即將交換的訂婚信物?怎麼會是蕭家的東西?

蘇老太君眼神躲閃,卻還是一口咬定道:“什麼蕭家的神王戒?我聽都冇聽過!”

“這是明明是我蘇家的傳家寶!”

“大膽小賊!我看你編出這麼多故事,就是為我蘇家傳家寶來的!”

“來人!把這小畜生好好教訓一頓!留一口氣丟出去就行!”

蘇老太君選擇一條道路走到黑。

她雖不知道神王戒有什麼用,但這確實是蕭家當年給的定親信物。

戒指一看就價值不菲,她怎麼可能還回去?

一聲令下,蘇家保鏢立刻衝出來,要將蕭塵拿下。

一旁看戲的秦雨眠,見蘇家動真格的,不免有些擔心,蕭塵雙拳難敵四手。

但在她要挺身而出,用秦家名號保下蕭塵時,一道聲音比她更快。

“蘇家好膽!連我的人都敢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