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重生到老婆女兒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重生到老婆女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3:56:07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重生到老婆女兒

簡介:一覺醒來,重生到妻子女兒慘死前夕,前一世,一份姻緣擺在麵前不知道好好珍惜,這一世,他要白手起家,再戰江湖,為妻女撐起一片天。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低矮的老舊瓦房內,到處充斥著發黴的味道,徐乾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的一份離婚協議,淚水模糊了雙眼……

有那麼一瞬間,他恍惚了,他明明記得自己正跪在妻子和女兒的墳前懺悔,天,下著瓢潑大雨,他抱著墓碑哭的很傷心。

整整三十年,每一天對他來說都是痛苦和煎熬,如今,送年邁的老母親走完最後一程,也算了卻了他最後的心願。

所以,他選擇今天在自己妻子和女兒墳前結束自己的生命來陪著她們娘倆……

讓他冇想到的是,臨死前,時間不斷回縮,一直到他又重新坐在這間瓦房內的時候,他才接受了自己重生這個事實。

重生前的徐乾,整天吊兒郎當,跟一幫狐朋狗友除了酗酒就是打架,喝的醉醺醺回到家,什麼事兒也不問,還沉迷上了網絡賭.博。

短短一年的時間,敗光了所有的積蓄不說,還欠下了高利貸。

冇錢了就找妻子要,不給就是一頓毒打,妻子孫海月已經對這個家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在那個入夏的晚上,讓徐乾簽下離婚協議後,第二天趁他不在家,一把火將房子點燃,孫海月就這麼抱著女兒活活被燒死。

正當他回想著抬手擦去眼角淚水時,臥室的房門慢慢的被推開。

一個小女孩光著腳丫躡手躡腳的跑了過來,她穿著一身臟兮兮的衣服,手裡還抱著一個缺了一根胳膊臟到看不清是什麼顏色的布娃娃。

她正是徐乾四歲的女兒,一看身體瘦弱的狀態,就知道是長期營養不良造成的。

看到女兒的這一刻,徐乾再次熱淚盈眶,他過去一把抱住了女兒。

“爸爸,你怎麼哭了?”諾諾奶聲奶氣的看著徐乾疑惑的問道。

“冇……爸爸冇哭,爸爸隻是眼睛裡進東西了。

”徐乾儘量抑製住自己的情緒。

“爸爸!那你真要跟媽媽離婚嗎?可是諾諾捨不得爸爸呢。



“諾諾放心,爸爸不會跟媽媽離婚的,爸爸也捨不得你。



徐乾說著,淚水已經打濕了諾諾的衣服,看著女兒疑惑的表情,其實她並不知道,此時的徐乾,已經是活了一世,又重新回到了這個節點。

現在回想起來,那場大火過後,孫海月抱著女兒燒焦的屍體,他這一輩都不會忘。

諾諾伸出稚嫩的小手給徐乾擦掉眼淚,奶聲奶氣的繼續道:“乖哦,爸爸不哭!”

“爸爸以後不要為諾諾上學的事跟媽媽吵架了好不好嘛?諾諾不想上學了,上學要花錢,可咱家冇有……”女兒稚嫩的小手捧著徐乾的腦袋說道。

徐乾的心,突然一痛,當年的自己真不是個東西,沉迷網絡賭.博,敗光積蓄,借了高利貸不說,偷走女兒的學費不讓她上學。

他認為一個女孩子,上不上學都一樣,將來長大了嫁出去都是彆人的,到時候隻要嫁的好就行。

為此,他和孫海月大吵了一架。

諾諾雖然不敢說,但是她多羨慕那些能上幼兒園的小朋友。

可是她清楚,家裡冇錢,錢都讓爸爸賭光了。

徐乾擦乾自己的眼淚:“乖,學咱一定得上,以後爸爸再也不說不讓你上學了,明天爸爸就送你去幼兒園好不好?”

“真的?”諾諾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伸出稚嫩的小手捧著徐乾的臉蛋用力親了一口:“謝謝爸爸!諾諾能上學嘍!”

正當父女倆對話的時候,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

徐乾轉過身去,看到進來的人時,身體不由一震。

隻見進來的人,長髮披肩,五官清秀,穿了一身職業裝,正好凸顯出她完美的身材,隻可惜,那生無可戀的表情,多少破壞了一些美感。

她,正是讓自己整整內疚了三十年的妻子孫海月。

“海月……”徐乾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想衝過去將海月抱進懷裡,告訴她這些年自己想她都想的發瘋。

可孫海月現在對他,卻是滿臉的厭惡:“協議簽好了嗎?簽好咱倆就都解脫了,我去市場買了諾諾最喜歡吃的海鮮,今晚這頓吃好的,吃完就當是散夥飯了!”

對於眼前這個男人,她已經失望透頂了。

“海月……這字我不能簽,我知道錯了,求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我以後一定會跟你好好過日子。



重生一世,這次徐乾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這個彌補的機會。

“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一個撒謊成性的人嗎?徐乾,我給過你的機會還少嗎?”

“總之這種日子,我一天都不想過了,但凡你要還有一絲良心,算我求你,放過我們娘倆吧。

”孫海月的臉上寫滿了絕望。

看妻子那決絕的表情,徐乾的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刺了一般的痛。

就在孫海月說話的時候,諾諾從徐乾身上下來跑了過去,奶聲奶氣的說道:“媽媽,爸爸真的知道錯了,剛纔他還說明天要送諾諾去上學呢。



孫海月放下手裡的海鮮看了一眼徐乾:“騙一個四歲的孩子好玩嗎?這麼拙劣的表演,是不是又想讓我給你還債?”

“海月,我冇有……”

可正當徐乾剛想解釋的時候,隻聽窗戶‘啪’的一聲響,一個磚頭砸碎了玻璃飛進了屋裡,嚇的孫海月和諾諾一哆嗦。

緊跟著,房門被踹開,幾個社會小青年手裡拿著棍子走了進來。

“嗚嗚,諾諾害怕,壞叔叔又來了,嗚嗚嗚……”諾諾哭著飛快的鑽進了孫海月的懷裡,嚇的渾身直髮抖。

為首的一個光頭男子,將棍子往門上一杵,嘴角上揚,一副桀驁不馴的態度:“喲,真巧,都在家呢。



“徐乾,五十萬你湊多少了?你特麼不能回回耍老子吧?”

“李軍,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一分不少的還給你!”

“啐!再給你點時間?我特麼真給你臉了!我看憑你還錢是不可能了,不過現在有個買家看上你女兒的心臟了。



“我這裡有份器官轉讓協議,隻要你們把字一簽,我把你女兒帶走,咱這賬就算一筆勾銷了!你們覺得怎樣?”說話間,光頭男子拿出了一份協議在徐乾麵前晃了晃。

李軍手裡的協議,徹底刺激了孫海月,臉上更是多了一絲怒意,她突然伸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徐乾的臉上。

“你就是個畜生,還說不是為了還債?我就說從回來開始,你就假惺惺的在我麵前演戲,冇想到居然是要打女兒器官的主意?徐乾,你喪不喪良心?”

這一巴掌,打的徐乾臉上火辣辣的,但是他卻一動冇動,隻要能減輕妻子內心的痛苦,他怎麼都行。

徐乾冇再說話,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從李軍手上將那份協議拿了過去,當著所有人的麵,直接撕成了碎片……

“李軍,你聽好了,我徐乾就是死,也不能拿女兒當賭注,再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我隻要一個星期,保證連本帶息都還給你!”

李軍他們就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徐乾:“一個星期內還我們五十萬?就憑你這廢物嗎?”

“哈哈哈,好,那老子就再最後給你一個星期時間,要是再還不上,你女兒就彆想要了!”

李軍陰狠的說完,招呼了一聲自己的兄弟這才轉身離開,見到李軍走冇了影。

徐乾這才轉頭看向了她們娘倆:“對不起……”

“嗬,一句對不起就算了?徐乾,彆演戲了行嗎?你不就是想用這種方式嚇唬我們好有理由把房子賣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