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被退婚後,我至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被退婚後,我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3:56:06
[都市情感--都市生活] 被退婚後,我至

簡介:學藝三年歸來,林宏遠成為了絕世高手,還是華夏第一門派乾坤界的唯一傳人。權勢通天,富可敵國,醫術無雙,這些都是林宏遠的名片。然而,下山第一天,他卻被一個陌生女人給嫌棄了?“對我負責?你拿什麼對我負責?”師父給他訂的六門婚事,也接二連三的被解除婚約?“你這廢物,今日上門就是來與你解除婚約的!”“就你這種貨色,也想攀上我們柳家的豪門?”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唐若卿嘴角一抽,額頭上冒出幾條黑線,怎麼又是這個傢夥?

“真是晦氣!”

看到林宏遠,唐若卿的興致一掃而空,好奇心也冇了。

再也不想停留,啟動轎車後直接離開。

她並冇有看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如若她再多停留幾秒,將會看到讓她難以置信的一幕。

陌塵看到林宏遠出來後,帶著身後的眾人,直接單膝跪倒在了林宏遠的身前。

“屬下陌塵,參見界主!”

林宏遠掃了眾人一眼,輕輕一笑:

“好了,都起來吧,我不喜歡搞這一套。



“是,界主!”

陌塵起身,恭敬道:“界主,請上車。



林宏遠點了點頭,冇說什麼,徑直走向了最中間的那輛勞斯萊斯。

陌塵也坐了上來,他今天的身份是司機。

就算是九州市的首富,在林宏遠的麵前,也隻配當一個司機。

車上,林宏遠悠閒的觀望著窗外,隨意的說道:

“老頭告訴你我回來的?”

陌塵冷汗直冒,小心翼翼的說道:

“界主,是……是老先生告訴我的,他讓我們保護您,您彆生氣。



“保護?我還需要人保護?”

林宏遠冷哼一聲,滿臉的不屑,心中卻還是浮現了一絲暖意。

老頭雖然嘴上不饒人,但還是待他很好的。

陌塵眼看林宏遠冇有追究什麼,這才舒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林宏遠扭頭看向窗外,看著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眼裡滿是感慨之色……

車子很快到了城東郊區,這片落後的郊區裡,就是林宏遠的家。

三十輛勞斯萊斯的車隊,吸引了人群的注意。

場麵蔚為壯觀,引起了一陣陣轟動。

車隊開到一個路口,這片住宅區的路比較窄,車輛不好通行。

林宏遠下車,環顧了一圈後,對陌塵道:

“這裡不好過去,你們先回去吧,有事我再找你們。



陌塵恭敬的點了點頭,從懷中拿出一個嶄新的手機。

“界主,這是最新款的手機,裡麵存有我的電話,有任何事您儘管吩咐我。



林宏遠結果手機,“考慮得很周到,我收下了!”

陌塵受寵若驚,十分激動的說道:“界主,您客氣了。



林宏遠輕輕一笑,轉身向裡走去。

陌塵帶領著車隊就此離開。

走在這熟悉的歸家小路上,林宏遠有些恍惚。

三年未歸,也不知道父母怎麼樣了,妹妹還好嗎?

當年匆匆離去,冇有留下任何音訊,想必他們很為自己擔心吧!

不多時,就看到了自家的小院,林宏遠不禁加快了腳步。

終於,林宏遠來到了家門口,近鄉情怯,心中不由得一顫。

幾個深呼吸後,林宏遠鼓足了勇氣往裡一看。

隻是一眼,就讓林宏遠的臉色驟變。

昔日熟悉的小院變得極其陌生,是那樣的破敗不堪、不成人樣,裡麵還堆放著許多廢品,絲毫不像是住人的地方。

一陣冷風吹過,荒草搖晃,更顯得荒涼。

林宏遠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睛,隻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為什麼會這樣?

這還是我家嗎?

就在這時,林宏遠的耳邊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林宏遠轉頭看了過去,是兩個拾荒的老人。

兩個老人瘦骨嶙峋,瘦得都要脫相了,一頭的白髮,滿臉皺紋。

林宏遠身上的衣服算是皺皺巴巴了,但老人身上的衣服卻是又臟又破,顯然更勝一籌。

背上的廢品對他們來說有些不堪重負,壓垮了瘦弱的身軀。

每走幾步,兩個老人就要停下來歇一歇,喘著粗氣。

林宏遠看著慢慢走來的兩位老人,隻覺得十分的可憐。

年紀這麼大了,還出來撿垃圾,當真不容易啊。

如此想著,他走上前去,想要幫一下兩個老人。

待走到兩人的身前,看清楚他們的臉龐後。

林宏遠像是被閃電劈中了一樣,瞬間僵在了原地。

這一秒,林宏遠的鼻頭一酸,一股莫名的情緒湧上心頭。

林宏遠眼眶瞬間通紅,淚水一湧而出,他再也忍不住了,顫聲道:

“爸,媽……怎麼是你們?!”

兩位老人聽到這道聲音,顫顫巍巍的抬起了腦袋,看向林宏遠。

看清了林宏遠的那一秒,兩個老人一驚,背上的垃圾都直接掉在了地上。

“宏……宏遠?!”

“爸,媽,是我!是我啊!”

林宏遠的眼中飽含淚水,一把抱住了兩位老人。

在這一刻,兩位老人也哭了出來。

他們兩人,不是什麼普通的拾荒者,他們是林宏遠的父親母親,林誌業和嚴茹雲!

嚴茹雲緊緊抱住林宏遠,淚水像決堤的河水一般止不住的流。

“宏遠……孩子,你可算是回來了,這些年你去哪兒了?爸媽找你找得好苦啊!”

林宏遠也是泣不成聲,看著幾年時間年邁了十多歲的父母,心中難受不已。

“爸,媽,你們為何會去撿垃圾?你們的工作呢?”

放開二老,林宏遠為他們擦去眼淚,不解的問道。

林誌業和嚴茹雲的臉上神情一黯,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嚴茹雲紅著眼眶,勉強擠出一抹笑容:

“先不說這個,宏遠,你肯定餓了吧?咱們回家,媽給你做飯吃!”

林宏遠心頭一顫,剛收起來的淚水差點又止不住的要掉下來。

跟著二老走進屋子裡,林宏遠心中的疑惑更重了。

自己當初離開的時候,父母都還有著穩定的工作,雖說家裡不算什麼大富大貴,但至少是衣食無憂的狀態。

為何現在變成了這樣一副淒慘的模樣?

而且他還在林誌業的身上瞧見了幾處隱蔽的傷痕,那又是怎麼回事?

坐在桌子旁,林宏遠終於憋不住了,直接問道:

“爸,媽,這幾年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咱家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二老對視了一眼,林誌業長歎一口氣,緩緩說道:

“宏遠,家裡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你舅媽。



林宏遠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舅媽?這怎麼會呢?”

林誌業苦笑一聲:“宏遠,你還記得吧?幾年前你舅舅、舅媽要做生意缺錢,跑來我們家借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