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49:28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醫妃掉馬後,王

簡介:22世紀的醫學天才張京墨一朝穿越,穿就穿唄,竟然穿成個鄉下農女?而且還被迫嫁給了個癱瘓的王爺??麵對夫君的打罰,她直接把人推下懸崖;麵對婆母的辱罵,她發瘋創死她;麵對情敵的陷害,她直接手撕白蓮!這種生活,張京墨直接撂挑子不乾了,這王妃誰愛當誰就當!於是轉身出門搞事業,一不小心就成為了名聲大噪的鬼麵神醫!本以為自己憑藉著一張鬼麵具,可以成功死遁,離開王府。誰知一朝麵具落下,那個曾經看不起她的夫君頓時紅了眼。“墨墨,本王錯了。”張京墨:要點臉?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場麵給嚇到了,一個個屏著氣,呆滯地看著。

安王癱瘓,不僅不能人道,還經常大小便失禁,這原來都是真的呀……

就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之前,張京墨脫下了自己的外袍,將其蓋到慕錦一的身上。

而慕錦一此刻大腦一片空白,直到張京墨的袍子蓋到了自己身上之後,他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侷促、羞憤、惶恐,各種情緒湧上心頭,他甚至不敢看江上雪一眼,生怕對方會露出厭棄的表情。

可就在他懷著希冀用眼神掃過江上雪的時候,卻看見了對方震驚、厭棄的表情。

那一瞬間,慕錦一的血液冰冷無比,像是有一隻手攥著他的心臟,讓他喘不過氣來。

“皇上,我們先走一步了!”

未等皇上應允,張京墨便和慕七匆匆推慕錦一離開了。

之後,張京墨便不知道水榭長亭發生了什麼,隻是後來聽說曦妃都要瘋了,在宮裡摔了一大堆東西,並一直咒罵著張京墨,當然,這是後話。

回到府上之後,慕錦一還一直處於大腦空白的片段。

直到貼身婢女給他換洗之後,他才緩神來。

冇有想象中的大喊大叫,他隻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默默地一個人。

房間裡,慕錦一回想著剛纔發生的那一幕,自己就這麼不受控製地尿了出來。

當時場上所有人的表情他都儘收眼底,無一例外是嫌棄,噁心。

甚至連江上雪都露出了讓他難受的神情。

然而在這之中,隻有一人未對他露出嫌惡的表情,那就是張小花。

那時候她是什麼表情?震驚,然後快速地脫下了她的外袍蓋到他的身上。

慕錦一細細摩挲著自己重新的外袍,彷彿在回憶著那件樫鳥藍外袍的材質。

張小花……

她為什麼不嫌惡自己……

不對!

闔上的雙眼猛然睜大,表情瞬間變得暴虐無比。

他額上的青筋浮現,咬牙切齒著,“張小花!”

要不是張小花,自己也不會再眾人麵前丟臉!!

“慕七!!”

在門外候著的慕七終於聽到了自家主子傳喚自己的聲音,還好,主子冇有做什麼傻事。

“屬下在!”

“去,把府上所有的酷刑都給張小花用上,切記,不要弄死她,本王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

悔過居。

張京墨懶散地躺在床上,算著日子,還有五天就要去海川樓了。

不知道錢老爺有冇有謹遵醫囑,好好用藥。

正當她思索著下一步的行動的時候,卻冇發現危險悄悄來臨。

“砰!”

慕七大力地踹開了張京墨的房門,“來人,把王妃抓起來!”

張京墨:???

下一秒她的小破屋便衝進了幾個身材高大,凶神惡煞的嬤嬤。

“喂喂喂,慕七,這是怎麼回事?”

張京墨來不及反抗,就被那幾個嬤嬤控製住,架著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因為她剛纔躺在床上,身上就隻穿了白色的裡衣,這麼猝不及防地從被窩裡出來,冷得她直哆嗦。

“慕七,你好歹讓我穿件衣服吧?”

慕七冷眼瞥了她一眼,不說話,揮揮手,那幾個嬤嬤就把她往外扛。

不明所以的張京墨就這麼被帶到了慕錦一的院子,而慕錦一早已經在院子裡等著她了。

“跪下!”一位嬤嬤用力地踹了她一腳。

張京墨的腿吃痛,一不受力就“撲通”跪下。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慕錦一的院子,亭台樓閣,楓葉似火,跟她那個小破院簡直就是天差地彆。

張京墨揉了揉自己的膝蓋,心裡唾棄道:死人渣,自己住這麼好的院子,結果連肉都不給我吃!

“慕錦一,你這是有什麼事嗎?”

慕錦一居高臨下地看著她,眼中一片冰冷。

他的手一直在抱著一個小暖爐,把他白皙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暖得通紅。

他眨了眨眼睛,根根分明的睫毛也跟著扇動。

他的目光飄向張京墨的臉,有些蒼白的薄唇輕輕開啟:“怎麼?現在連王爺都不懂叫了是嗎?”

張京墨忍著翻白眼的衝動,恭恭敬敬道:“親愛的王爺,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來人,掌嘴。



話音落下,兩道清脆的“啪啪”聲響起,張京墨白皙的臉上頓時留下了兩個手掌印。

轟!

張京墨都懵了,火氣瞬間竄起。

她怒罵道:“慕錦一你有病吧??你憑什麼打我?!”

“張小花,今日在宮裡發生的事情,本王不殺你已經算是對你仁慈了!”

宮裡的事?

張京墨隨即便想到了,這傢夥是把他當眾尿失禁的事情怪到自己頭上呢!

“慕錦一,所以你現在是把所有事情都怪在我頭上嗎?你他媽的耳聾還是眼瞎?要不是江上雪罵我父母,我會罵她嗎?”

慕錦一立刻就瞪起了眼睛,臉色漲紅,咬著牙道:“張小花,你給本王閉嘴!”

“嗬?你是因為無能,所以纔會遷怒於我吧?怪天怪地怪我就是不怪你的心上人江上雪是吧?不過你猜猜江上雪親眼見到你當眾尿失禁後,還會喜歡你嗎?哈哈哈——”

“張小花你閉嘴!”

“砰!”

慕錦一手上的暖爐狠狠砸了過去,正好砸到了張京墨的額角,頓時鮮血直流。

院子裡,秋風肅肅,楓葉飄落,落到了張京墨白色的裡衣上。

而額角滴落下的血,正好“滴答”“滴答”地滴落在那片楓葉上。

疼,真他媽疼。

張京墨從小到大哪裡受到過這種委屈。

她嘴角翹起,輕笑出聲。

可那雙好看的狐狸眼此刻蘊含著無儘的怒火。

“慕錦一,你去死吧。



話音落下,意念開啟,一把鋒利的手術刀瞬間就出現在了手裡。

接著趁著慕錦一不備,猛地起身,朝著他的胸膛,狠狠地紮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