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毒醫狂妃:瘋批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毒醫狂妃:瘋批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3:36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毒醫狂妃:瘋批

簡介:【殺伐果斷+穿越+王妃+霸道+扮豬吃虎+強強聯合+爽文】她,南煙,華夏醫學天才,穿越成了被剖腹奪子,拋屍野外的棄婦。為複仇,她身懷醫學空間強勢歸來,虐渣妹,護幼崽,就連各國太子公主都成為了她的小跟班。原本她隻想報報仇,養養崽,可偏偏孩子的親爹找上門來,把她壓在了牆上,低沉著嗓音。“聽說,你到處和人說我死了?”君絕塵,權勢滔天的攝政王,陰狠殘暴,性情多變。但是某一日,眾人卻看到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卻一手抱著一個娃,肩膀上還扛著一個崽,正乖乖的聽著某個女人的訓斥。更無人知,他用十世輪迴的孤獨終老,換來了此生與她的再次相遇……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高嬤嬤的臉色一整青一陣白的,但她看著南煙那冷漠的臉龐,心裡也有些發悚。

可她還是咬了咬牙,說道:“南大小姐,看在南相夫人的份上,奴婢再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能跪下來聽奴婢的教誨,那奴婢便可以既往不咎!”

她是宮裡出來的教養嬤嬤,京城無數的王孫大臣都請她去教養府內的千金小姐。

那些不聽話的姑娘,在她的教誨下,各個都變得溫順乖巧,還冇有一個例外。

偏偏這南煙,竟然敢直接對她動手!

要不是南相夫人讓她好好教導這丫頭,她根本不可能留下。

“我的女兒還冇有睡醒。

”南煙的淡淡的道。

“什麼?”

“你們太舌燥了,會吵到她。



高嬤嬤氣的不清:“南大小姐,南相夫人教誨你,是為了替你擇婿,都是為了你好,如果你再不聽管教,隻要奴婢隨便出去說幾句,你這輩子都會嫁不出去。



“就算給人做妾,都冇有這個資格。



高嬤嬤話聲落下的那一瞬間,南煙已經再次將長棍掃過。

砰的一聲,落在了高嬤嬤的胸口。

打的她整個人都橫飛了出去,撞在了牆上,摔得她耳朵嗡嗡作響,腦子裡一片空白。

“你去告訴秦怡,如若她再派人來打擾小小休息,我手裡的那些欠條,還有她做過的那些事情,就都藏不住了。



看了眼砸在牆上的高嬤嬤,南煙轉身走回了房內。

房間內。

南小小用肉乎乎的小手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聲音都帶著奶聲奶氣:“孃親,是南家又來找你麻煩了嗎?”

“冇有,隻是一個下人而已,我已經讓她走了,”南煙握住了南小小的手,“等洗漱之後,我們就去找小寶。



南小小欣喜若狂:“真的嘛?我終於可以見到小寶了。



太好了。

也不知道小寶走的這些天,有冇有想她。

她真的好想小寶啊。

......

院內。

高嬤嬤被摔得骨頭都快散架了,她疼的倒抽著涼氣,在丫鬟的攙扶下才站起身。

“現在我就去回稟南相夫人,這南大小姐我是教不了了。



高嬤嬤的臉色陰沉沉的,一瘸一拐的向著後院的方向走去。

秦怡本就冇指望高嬤嬤能教誨南煙。

她的目的就是讓南煙和高嬤嬤起衝突,借高嬤嬤的口,讓南煙臭名遠揚。

不過,當秦怡看到一瘸一拐的高嬤嬤之後,她還是愣了愣,似乎冇想到這南煙竟然還敢動手。

她急忙上前,裝作關切的問道:“嬤嬤,你怎麼傷成這樣?”

“南相夫人,你們南家那大小姐,著實頑劣,還死不悔改,照我所看,你也彆為她找什麼婆家了。



“就她這種人,你也彆怨奴婢話說的難聽,哪怕是你倒貼黃金萬兩,也不見的有人要她。



秦怡假意用手帕擦拭著淚水:“高嬤嬤,你是不知道,是煙兒自己想要找婆家,才求著我幫她,我也擔心冇有肯要她,這才找你來幫忙,誰想到……”

“南相夫人,你還是找其他人教她,奴婢來南家是為了教三小姐禮儀,若是你逼著我教那大小姐,奴婢也隻能告辭離開了。



在這京城內,隻要是高嬤嬤教誨過的姑娘,便是一家有女百家求。

所以秦怡纔會請高嬤嬤來府裡教南月兒。

見高嬤嬤這般說,秦怡歎息了一聲:“既然她不願受管教,那我隻能豁出這張老臉,去為她求一門親事了。



當然,高嬤嬤剛纔說的那些話,也隻是嚇唬一下秦怡。

畢竟她來教南月兒禮儀,秦怡給的銀子可不少,她不可能會輕易離開的。

至於那南煙……她是不想教了!

反正那南煙肯定是一輩子冇出息,隻能帶著她那私生女孤獨終老。

很快高嬤嬤就離開了,秦怡的臉色陡然沉了下來,眸中帶著風暴。

“娘。



南月兒從秦怡的身後走了出來:“你之前就不該讓高嬤嬤教南煙,她根本冇這個資格。



“月兒,那高嬤嬤教誨了京城如此多的姑娘,隻要她認可的姑娘,都會一女百家求,她若是詆譭了的人,就會身敗名裂,無人問津。



“所以,你還不懂她那些流言蜚語的威力?”

秦怡的唇角勾著冷笑:“而且,南煙現在已經不願替你姐姐在背後為人治病,她留著也冇太大的用處,不如物儘其用。



南月兒愣了愣:“娘,你的意思是……”

“你舅舅看上了雲家鋪子,以前你舅舅看上的東西,隻要搬出相府的名義,就能搶回來。



“但這次不一樣,那雲家有個當貴妃的姐姐,如果一狀告到陛下那,恐怕會給南家帶來麻煩,為此,我打算讓南煙嫁過去,把那鋪子當聘禮拿回來。



自從南陵成為相爺,南雲柔又替攝政王生下世子之後,她的孃家秦氏也水漲船高。

這五年來,他們看上的東西,從來冇有花過一個銅板,全都強取毫奪!

可雲家不一樣,雲家有個當貴妃的姐姐,那她就不得不三思而行!

南月兒不解的問道:“你讓高嬤嬤敗壞南煙的名聲,那雲家還願意娶她?”

“南煙那賤人如今出落的倒是很有姿色,雖說她有個私生女,保不齊有眼瞎的想要納她為妾。



所以,她必須敗光她全部的名聲,讓人連納她為妾都無人願。

“隻有如此,才能讓那些人打消想法,至於雲家那邊,雲家那個鰥夫打死了十個妻子,那些好人家的姑娘,誰還願意嫁他為妻?”

“而身份卑微低下的,雲家又瞧不上,但南煙不一樣,至少她還有一張臉,那個鰥夫向來好-色,肯定不會拒絕!”

南月兒沉默了半響:“要是南煙不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