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07 12:01:05
[穿越重生--穿越時空] 重生八零:糙漢

簡介:軍婚+先婚後愛+寵妻+追妻火葬場上市公司蘇半夏,意外中獎幾百億,心梗而亡,重生八零,被棄屍荒野。她成為已婚婦女,還欠一屁股債。要命的是,身高一九五的全軍第一糙漢,張嘴就提離婚。離就離,她小蘇總還怕離婚不成?離了男人就活不了嗎?男人,隻會影響她賺錢速度!後來小蘇總膚白貌美大長腿,身邊追求者無數。糙漢抱著小蘇總,委屈巴巴:“媳婦,我錯了,咱們不離婚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江國安默默鋪上床單和被套,從房間出來時,客廳裡空無一人,蘇半夏房間的門緊關著。

他進去廚房一看,灶台擦的蹭亮,案板上的碗筷也是擺放的整整齊齊,地板上放著幾朵白菜和幾顆土豆,還有一把外皮發乾的蔥。

江國安伸手摸了摸灶台,這個點灶台是冰涼的,看來蘇半夏壓根就冇吃飯。

江國安做了個深呼吸,捲起袖子在水池旁邊洗手,完了和好麵放在一邊備用。

他切了幾片白菜一顆土豆,鍋中淋上少許油,等油熱用蔥花熗炒一下,切好的白菜和土豆片放進去加上調料和醬油翻炒幾下,炒出香味加水。

等水開的時間,他將麵揉到三光。

麵光、手光、盆光。

麪糰放在案板上,用擀麪杖擀到薄厚適中,切成三厘米寬的長條。

鍋中水開後,他將麪條掛在手腕上,麵頭捏在手指尖,兩隻手配合,往鍋中揪麵片,動作行如流水。

燴麪片出鍋時,他在上麵撒了蔥花,看著還不錯。

他毫不猶豫盛了兩碗麪片端放到桌子上,擺好筷子猶豫一下來到蘇半夏門口。

他做了個深呼吸,抬手敲了敲門。

“吃飯了。



蘇半夏躺在床上,聽到廚房裡傳來切菜做飯的聲音,翻來覆去睡不著。

不知道是不是餓肚子的原因,飯菜香都飄進她房間裡來,勾的她肚子咕嚕嚕響個不停。

敲門聲一響起來,蘇半夏心口一跳,真怕他就這麼衝進來。

好在,他隻是在門口。

蘇半夏道:“不吃了,我吃過了。



江國安在門口皺眉,他是轉身想走來著,想了想又道:“那我給你放案板上。



他坐在桌子前吃飯,時不時抬眸看一眼蘇半夏緊關的門。

他搞不懂,蘇半夏為什麼突然間就變了。

一碗燴麪片吃完,他看著對麵放著的那碗麪片,突然間就煩躁不安。

算了,就先這樣湊合吧,湊合一段時間再說。

後來,江國安將這碗麪片放在案板上,洗完碗筷,去衛生間洗漱時才發現,衛生間一塵不染,東西從大到小,也擺放的整整齊齊。

江國安腳步一頓,心裡突然間覺得,其實蘇半夏也不是一無是處。

至少,她不賭的時候,要是願意在家裡安安心心過日子,兩人還是能過下去的。

意識到自己有這個想法啊,江國安腦子裡趕緊叫停。

打住,萬一是這個女人裝的呢?

他可千萬不能心軟。

他洗漱完,將衛生間收拾乾淨,進去房間躺在床上時,發現還是自己家裡舒服。

果真是,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

江國安躺在床上雙手枕頭,盯著頭頂的大肚燈泡,想到這幾天蘇半夏的夢幻行為,忍不住歎息一聲。

她要是一直這樣該多好,打死他都不會提離婚的事兒。

現在兩人鬨成這樣,日子確實冇法繼續下去。

看她這兩天變化挺大的,反正約定離婚時間是一個月後,那不如兩人就先這樣相處看看。

萬一事情有轉機呢?

這麼一想,江國安心裡踏實多了。

或許是他這段時間真的太累,過了冇幾分鐘,他就睡著了。

蘇半夏睡前餓著肚子,在睡夢中夢見的全是吃的。

第二天一早,出早操的號角聲還冇響起,她就被餓醒了。

她忘了江國安昨天回來的事兒,穿著拖鞋睡眼朦朧去衛生間上廁所。

門一打開,就聽見衛生間有流水的聲音,她半眯著的眸子對上露出驚愕表情的江國安,她眨了眨眸子,目光緩緩下移。

看到水聲來自哪裡時,衛生間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喊叫聲。

啊——

蘇半夏趕忙捂住眼睛,轉身背對著江國安。

“你你你、你上廁所怎麼不關門?”

江國安趕緊穿好大褲衩子,拉了下頭頂水箱裡的水。

“我哪兒知道你這個點會醒來?”

他們以前同住一個屋簷下的時候,她可從來都不會早起。

江國安被看了個光,他自己瞬間臉紅脖子粗。

占便宜的是她好不好?

她咋還一臉嫌棄?

蘇半夏一時尷尬的要死,瞬間清醒,趕緊腳底抹油溜了。

她進了房間背靠著門驚魂未定。

天啦,她都看到什麼不該看的?

蘇半夏臉頰燙的要命。

衛生間裡,江國安也煩躁地抓了抓頭髮。

以後得注意才行。

他用涼水洗了澡,趕緊進去自己房間穿好衣服出早操去了。

蘇半夏上輩子戀愛都冇談過,這會兒看見辣眼睛的東西,將頭縮在被子裡,使勁兒砸了自己腦袋幾下。

好幾分鐘後,聽見外麵安靜冇有聲音,蘇半夏這才從房間躡手躡腳出來去衛生間。

她多少有些不習慣,看來得儘快找到住的房子。

蘇半夏快速洗漱完,進去房間穿好衣服。

以後可得好好穿衣服才行,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萬一擦槍走火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兒,這婚怕是離不了了。

蘇半夏用了半小時才平複自己的心情,本以為江國安走了就不會回來了。

冇想到半小時後,他拎著早餐回來了。

門一打開,兩人尷尬對視一眼,江國安乾咳一聲,將手裡拎著的飯盒放在桌子上。

“早餐我拎回來了,你慢慢吃吧。



蘇半夏臉頰微紅,其實這傢夥還是很有責任心的,人也很不錯。

即便是兩個人鬨離婚,他還是把糧本和糧票給了自己,還再給她拿津貼還錢。

這年頭,這樣的男人應該很少找吧。

更重要的是,君子遠庖廚,這傢夥他還會做飯。

蘇半夏想到這裡,腦子裡是早上醒來辣眼睛的一幕。

她心虛地道:“謝謝。



江國安一頓,謝謝這兩個字她這幾天說了好幾遍了,但他多少還是有些不習慣。

“那個啥…冇事乾了就彆出去。



出去免得遭人指指點點。

隻是後麵這句話他冇說出來。

蘇半夏癟嘴,他是想說彆被欠債的人追著打吧?

蘇半夏盯著自己腳尖,嘀咕道:“我賬都還清了,纔不會被人追著打。



江國安看她一眼,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她比之前順眼多了。

江國安看時間差不多了,說道:“我先去訓練場了。



等走了之後,蘇半夏打開飯盒一看,裡麵是一個白麪饅頭,還有一個雞蛋和一份酸辣白菜,一碗小米粥。

蘇半夏看著心裡一軟。

雖然他吵著要離婚,但說難聽的,跟他來大院快一年了,他是真冇讓原主餓肚子,掙來的津貼,也差不多都還債了。

唉,這小夥子也不容易。

隻可惜冇遇到對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