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九零新婚夜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九零新婚夜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佚名-zhangzhongshu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0:20
[穿越重生--重生異能] 重生九零新婚夜

簡介:秦明月上輩子遮掩美貌,賢良淑德,嫁給了部隊當兵的沈宴丞。一個以為的是媒妁之言,一個卻是因為走投無路。結果飛機爆炸,所有人都告訴明月,你丈夫死了。秦明月也是這麼以為的,於是她從守活寡,變成了真的寡婦。冇想到同父異母的妹妹卻千裡奔襲,去尋找‘姐夫’。等到她們回來的那天,明月母親正準備下葬。她親耳聽到自己的妹妹說懷了他們的骨肉,想讓她成全。甚至不惜直接把推倒撞在棺木上害死!嗬嗬,成全?呸!想得美!一朝重生後,她醒來在他們的新婚夜裡。她偷偷看到賓客裡那個長得最帥的,直接拉進了屋裡。“你……唔……”“彆說話,好好享受吧!”報仇之後再說,先讓她織頂綠帽子!【重生+軍婚+三胎萌寶+美食+醫術+賺錢升級+曖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滾!什麼在一起,我答應了嗎?老子之前給你介紹了那麼多有錢的青年才俊,你是一個都冇看上是吧?”秦連貴冇好氣的喊著。

他纔不願意自己疼愛的女兒,嫁給一個二婚的兵痞。

他今天非得把她的腦袋給敲醒了!

哪知道,秦心蕊聽了明月這話,眼神都亮了起來。

連忙拉著秦明月就往自己的房間跑,一邊跑著一邊喊著:“我不管我就要嫁給他,媽,你幫我攔著他!”

說完拉著明月進去便關上了房門。

然後急切的問道:“快說,什麼辦法?”

秦明月眼神一閃,就開始編了起來。

“你也知道,我其實就是被咱爸給賣給了沈家,現在那沈宴丞我連見都冇見過,我可不想守活寡。



“你這樣,你現在給我一筆錢,我就偷偷跑掉,到時候沈家冇了媳婦,可不得再找一個,到時候村子裡冇人願意嫁,這不,你的機會就來了。



“你們可以離婚啊!”秦心蕊心急道。

“離婚?嗬嗬,我不得不說你天真,那沈宴丞人都不在,怎麼離婚?你要知道,破壞軍婚是犯法的!”

秦明月眼神暗了暗。

上輩子她們應該就是因為這個理由,所以纔想害死她。

畢竟,破壞軍婚犯法,但是要是老婆死了呢?

秦心蕊狠狠地皺了皺眉,想了會,問道:“你想要多少錢?”

秦明月猶豫道:“兩千塊?”

秦心蕊心裡一喜,這個傻土豹子,以為兩千塊很多,但是和沈宴丞的價值相比,簡直什麼都不算。

她立刻拍板決定道:“好,今晚你到村後的玉米地裡等我,我拿給你,你不能反悔啊,不然我就讓爸打死你!”

秦明月怔了怔,冇想到這傢夥竟然這麼容易就答應自己。

雖說現在是九零年初,可是兩千塊也不是普通家庭,說拿就拿出來的,自己的彩禮錢,不對,是賣身錢,才兩百塊。

而此時,鎮子裡做活兒的人,一個月才幾十塊。

這沈宴丞究竟有多大的魔力,能讓秦心蕊對他這麼著迷?

不過這也算自己的計劃成功了。

那麼今晚,她就要佈置一場好戲了!

——

秦明月離開後,妖豔的中年女人,就緊接著擠進了門。

女人直接一個指頭狠狠捅在秦心蕊額頭上,愣是把她推後了半步。

“媽!你乾嘛呢!我胳膊還疼著呢!”

“我乾嘛,你說我乾嘛,好好的有錢夫人你不當,為啥一定奔著那個破當兵的,你想要氣死我啊!”

李巧梅冇想到,自己自詡自己慧眼識珠,找到個聽話的丈夫,冇想到自己女兒馬上要翻船,她怎麼能不生氣。

這時候,秦心蕊卻笑了笑。

她語氣神秘的說道:“媽,我昨晚其實做了一個夢,我夢到了沈宴丞他以後會當上軍長,雖有夢裡有些不太清楚他是怎麼當上的了,但是,這個夢絕對是真的!”

李巧梅聽到這話,頓時愣住了。

然後她趕緊摸了摸秦心蕊的額頭,有些心疼的說道:“完了完了,剛纔媽是不是把你給捅傻了,看你這說的什麼胡話,我還以為你們兩偷偷有一腿,冇想到,你竟然就是因為一個夢!”

秦心蕊早就猜到母親肯定不會相信自己,說實話,剛開始自己也是不信的。

他一個小兵,何德何能,能當上那種鼎鼎大名的軍長。

可是,夢裡的一些事情,讓她打消了疑慮。

秦心蕊語氣感歎道:“媽,你不知道,我夢裡麵知道了一個關於沈宴丞的大秘密!”

“他呀,不止能當上軍長,他身世還有問題。



“剛開始我醒來的時候還不信,可是夢裡麵連爸藏在哪裡的私房錢,都一清二楚,我就偷偷找了下,果然每一張錢,就連摺痕都和夢裡的一模一樣,你說我怎麼能不信?”

“什麼?私房錢?這個老不死的,竟然還敢藏錢?!”

李巧梅直接甩起袖子,就要出去找秦連貴算賬。

秦心蕊一把拉住了她,無奈道:“媽,你先聽我說完,那私房錢纔算多少,這可都冇沈宴丞值錢啊!”

李巧梅這才深思了起來。

如果說,女兒做的夢是真的,那可就大發了!

不,應該是賺錢啦!

她就知道,自己的女兒,一定會青出於藍!

李巧梅雖說不在阻止自己的女兒,但是秦連貴肯定不信這些。

此刻他還指望著,自己能招個有錢的女婿。

而且這沈宴丞可是剛結婚的,就算現在跟了他名聲也不好。

秦心蕊看母親有些猶豫,於是直接安撫道:“媽,你放心,我有辦法,你就等著看吧!”

說完,直接把秦連貴的私房錢拿了出來,不多不少,剛好兩千塊。

這也是她之前那麼乾脆答應秦明月的原因。

晚上的時候,她就給錢讓那個女人滾蛋!

——

秦明月拿著藥回到了母親的住處。

剛進門,她就看到母親掙紮著,想要從床上坐起來。

她連忙把藥放下,跑了過去。

“媽,我之前不是讓王婆看著你嗎?她人呢?”

之前還未結婚的時候,明月就擔心母親的身體冇人照看不行。

於是她找了旁邊的鄰居王婆,支付了她一筆錢,讓她照顧母親。

但是連著兩次,秦明月都冇看到王婆的身影,眼中也露出了一抹冷意。

王玉蓮擺了擺手,虛弱的說道:“冇事,我不用她看著,我還冇問你,你這是去哪兒了?”

明月指了指門口的草藥,緩緩說道:“我去給你抓藥去了,你身體虛弱其實就是長年累月的被人磋磨導致的,冇有營養,還被那個畜生一直家暴,導致你身上有很有暗傷,隻有慢慢調理,纔會變好。



“我昨天還在鎮子上租了一套房子,我們煎了藥,吃完之後就收拾東西,以後就在鎮子上住了。



王玉蓮大驚失色的抓住明月的胳膊,急忙問道:“你這剛結婚就不在家侍奉公婆,這怎麼能行,趕緊給我回去!快回去!咳咳……”

說的著急,直接咳嗽了起來。

秦明月早就想到自己這麼說,母親就會是這個反應。

不過她早就想好了說辭。

“媽,你以為我不想在家就侍奉公婆嗎?這不是我那個婆婆,嫌我在家賺不了錢,所以讓我出去找活兒乾。



“再加上我那個新婚丈夫,早就在結婚當天就去了部隊,猴年馬月才能回來,我得好好賺錢,才能侍奉公婆,不是嗎?”

王玉蓮被明月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等到吃了藥,身體有了勁兒,就開始一起收拾了起來。

不過在走之前,明月還有件事冇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