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抓外賣賊後,我惹上了奇葩一家

抓外賣賊後,我惹上了奇葩一家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海上鋼筋師
  • 更新時間:2024-05-23 03:28:49
抓外賣賊後,我惹上了奇葩一家

簡介:我埋伏三天,終於在宿舍樓下抓到偷外賣的賊。外賣賊想逃,被我死死按住。拉扯間,我們竟被圍觀群眾當成表白現場,起鬨聲此起彼伏。小賊見狀,順勢舉著外賣單膝下跪:“我注意你很久了,你願意和我在一起嗎?”我被氣個半死,爭奪間,他失手把麻辣燙灑了自己一臉。冒著熱氣的辣油滴進外賣賊的眼睛裡,他瞬間跳起,慘叫著落荒而逃。我見到外賣賊自作自受得到教訓,滿意地回了宿舍。當時的我不會想到,自己究竟惹上了怎樣的奇葩。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來參觀的人很多,林紓不懂畫,也看不出其中的韻味,隻當是散心,一幅一幅的看下去,直到,有人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林紓回頭,隻見身後站著一個男人,白襯衣黑西褲,劍眉星目,她不由得一愣,“沈言?”

大學四年裡,和林紓關係最好的就是沈言了,後來大學畢業他就出國了,也就是那個時候,林紓愛上了蘇傾亦。

“真的是你,林紓,冇想到能在這裡遇到你。”沈言說話時,一雙眼睛裡熠熠生輝,“幾年不見,你還好嗎?”

“我……”林紓的嗓子一哽,低了低頭,故作輕鬆的說:“我挺好的。”

看畫展就圖個修身養性,他們在這兒說話不合適,所以沈言提議換個地方的時候,林紓立刻同意了。

沈言一直在國外,對瞳市不算瞭解,所以地方是林紓定的,就在她家不遠處的那家咖啡廳。

自從嫁給蘇傾亦之後,她其實也很少出門,偶爾心情不好,就會去那裡喝杯咖啡。

上午十點,咖啡廳裡的人不多,林紓進門之後隨便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沈言坐在他對麵,隨便點了兩杯咖啡。

就在這時,咖啡廳裡又有人進來,林紓起初並冇在意,直到那人從她身邊經過,她才發現,竟然是蘇傾亦!

……和雲小樓。

他三天冇有回家,竟都是在陪雲小樓。可以來家附近的咖啡館消遣,卻不願回家看她一眼。

一股冷意瞬間從頭頂傳到了腳底,林紓的手不由的攥緊,心裡的怨尤油然而生。

6

背對著門口,沈言以為林紓是在看她,一時之間,很多話從胸口湧出,他一咬牙,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小紓,我知道突然這麼說有點唐突,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忍了。在國外這幾年我想的很清楚,小紓,我喜歡你,從大學裡就喜歡你了,這次回國我也是專門為了你回來的,給我一個機會,和我在一起吧,好嗎?”

這話一出,林紓驀然愣住,本能的抬頭想要對蘇傾亦解釋。

有時候,命運早已替她安排好了,比如說沈言註定了會當著蘇傾亦和雲小樓的麵向她表白。

林紓直直的看著蘇傾亦,在他的眼裡,除了冷漠隻有厭惡。

安靜了一瞬,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雲小樓,看到沈言握著林紓的手,她立刻譏笑著走了過來,伸手拿起桌上的咖啡,用力的潑在林紓臉上。

“賤人,不要臉!”

沈言嚇了一跳,匆忙拿紙巾給林紓擦臉上的咖啡漬,皺著眉對雲小樓說:“你有病吧!”

雲小樓並不理會沈言,趾高氣昂的看著林紓,鄙夷的嘲諷:“揹著自己老公和彆的男人勾三搭四,林紓,你可真賤!”

她被這樣詆譭,蘇傾亦始終不發一言,眼裡的冷漠似乎要將她凍結一般。

咖啡廳裡的人雖然不多,這會兒全都在看著她,林紓滿頭滿臉的粘膩,那些人的眼神就像是刀子,狠狠的剜著她的心。

沈言受不了雲小樓那樣辱罵林紓,大聲的和她爭辯,林紓看著冷眼旁觀的蘇傾亦,她心灰意冷,關於今天的事,連解釋的想法都冇有了。

“沈言,我們走。”蹙著眉,林紓伸手拉起沈言的手臂,大步就往門口走。

從蘇傾亦身旁經過的時候,她刻意的往一邊靠了靠,冇有抬頭,大步的跨過去。可就在這時,手腕一緊,隨即一股巨大的力量拽著她往後拖,林紓扭頭,正好對上蘇傾亦那雙慍怒的眸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