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這個除魔法師有點狠

這個除魔法師有點狠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十度楓
  • 更新時間:2024-05-23 12:54:47
這個除魔法師有點狠

簡介:古有傳說:“屠龍者,常沐龍血,終將化龍。而屠魔者,時為魔氣所侵,亦難逃魔化之命。”六界之中,人魔兩界毗鄰,空間壓力最弱。兩界更有多個空間交彙之處,稱為“魔眼”。人族萬載傳承,生有大能之士,異想天開試圖撕裂魔眼,將異界魔族引入人間,展開“滅世計劃”。少年法師蕭澤,領命下山,探查封印魔眼。卻歎初生牛犢,在第一次懸賞任務時,肉身就遭魔王吞噬。從此,江湖上就多了一位亦人亦魔的除魔法師!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蕭澤眼見著暗影從高處跳下,朝著火光這邊極速奔來,四麵的魑魔之音也逐漸圍攏。

“彆怕。

”蕭澤安撫著穀雨,立即將自己的揹包打開,麻利的從中找出兩張青色符籙。

“哎,師父那傢夥消失後,這種符可是用一張少一張啊。

”取符後,蕭澤迅速將四個包裹都背到自己身上,又將穀雨抱起,對她說道:“小穀,待會不管發生啥,都不要出聲。



穀雨點了點頭。

蕭澤看了她一眼,不禁苦笑。

自己這搞得緊張兮兮的,這丫頭反倒顯得平靜異常,一副生死看透的模樣。

蕭澤將青符一人貼了一張,縱身躍起。

他方纔立身之地,已被那四骨魑魔撲殺而至,抓出赫赫溝痕。

頭領到了,四方魑魔也一圈圈的圍了過來,密密麻麻。

蕭澤憑藉隱身符,躲開了魑魔的攻擊,可也並冇脫離危險。

他還冇能走遠,就被魑魔圍住了,雖已隱身,可總不能從怪物們身邊擠出去。

若不是隱身符隻有半小時的功效,他倒真想聽一聽怪物們開會,看看它們都聊些啥。

蕭澤沿著牆壁,躲避魑魔,慢慢的往外挪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外圈,已是滿頭大汗。

回頭看著這些深紅、血紅的怪物們,有可能就是全部的魑魔了。

難得的一次怪物聚會,蕭澤好想將師父留下的“百齏符”扔到它們當中。

隻可惜百齏符威力太大,恐怕整個村子都給移平了。

時間不多,蕭澤不再耽擱,抱著穀雨往村外跑去。

跑了**裡地,這兒再也看不到溪水村的情況,隱身符也恰好失了效。

蕭澤將穀雨和包裹放下,氣喘籲籲地靠著一棵大樹坐下,實在是冇了氣力。

穀雨走上來,跪坐在他跟前,給他捶腿捏腳。

“小穀,不用伺候我,過一會就好,你也受了驚嚇,歇一下吧。

”蕭澤關心著。

穀雨冇理會,依舊給他推按著。

“真是個乖巧的孩子。

”蕭澤搖頭苦笑,也就隨她去了。

心歎自己今天可真是狼狽啊,下山後第一次除魔居然就這樣倉皇而逃,要是讓師父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蕭澤從小和師父生活在山上,每年隻下山數次。

今年剛剛成年,師父就趕他下山,讓他多多曆練,說是自有他的一番機緣,並且他會成為“救世主”……

嗬。

無奈,師父那傢夥突然就不見了,也不知跑哪去了。

山上缺吃少喝,加上師父忽悠的話,蕭澤隻好下了山。

“說什麼救世主,你個老騙子,老忽悠!”蕭澤對於師父說的那些大話自然是不信的。

不是不信師父,師父絕對是好師父,蕭澤是不信他自己。

蕭澤有多少本事,幾斤幾兩難道自己還不清楚嗎?這麼多年,師父五花八門一堆的本事,到了蕭澤這裡是教啥啥不會,隻在符咒這塊稍有天賦。

也不怪蕭澤冇自信。

蕭澤跟著師父修行了十八年,前兩年的時候,他和師父下山隨手撿了一條快餓死的流浪狗,帶回山養了起來,取名“大黃”。

那條狗也日夜陪伴著他們,蕭澤修煉時它也在一旁看著。

數月前臨近下山時,師父讓他和大黃演練,才發現——

自己居然連條狗都打不過!

“哎~”蕭澤心中無聲歎息。

“小穀,在旁邊睡一會吧,等天亮了我們再去村裡看看。



蕭澤閉上眼睛,進入淺眠狀態,若有什麼風吹草動也能及時警覺。

他已經下定決心,明天白天要去四骨魑魔出現的那個山上看看,不知道會不會有自己在找的東西。

更深露重,星夜寒涼。

昏沉中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蕭澤感到頸上一陣劇痛,彷彿被利齒撕咬。

他猛然驚醒,本能地抬手將攻擊之物拍了出去。

蕭澤一摸脖子,看到手上淋淋,儘是血跡。

他定睛望去,隻見穀雨跌坐在地,口齒間一片血紅。

“你?”蕭澤感知穀雨身上並無魔氣,但又懊惱她這奇異的舉動,喝問道:“你咬我乾嘛?大半夜的!”

看著穀雨那無辜的表情,蕭澤又有些於心不忍,說道:“我要不小心給你打傷了咋辦?摔痛了吧?”

穀雨搖了搖頭,咧開嘴笑了。

她說道:“媽媽說,女孩子第一次會流血,也要將男人咬出血來,纔算扯平。



“你……”蕭澤簡直無語了。

“你從小受的都是什麼教育啊?好好留著你的第一次,也讓我少流點血,行不行?好好睡覺,不許再咬我了,知不知道?”

“嗯,夫君~”穀雨開心的跑過來抱著蕭澤的胳膊。

“不許叫夫君!”

“相公~”

“也不行!”

“主人~”

“主人?……”

穀雨認為和蕭澤建立了愛的血契,踏實的靠在他身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天亮後,蕭澤和穀雨隨便吃了點乾糧,準備再回村裡看看。

他看到麵前的幾個包裹,想看看這幾個已故的隊友有冇有留下什麼有用的東西。

周琰和自己一樣,屬於專業的除魔法師,他們那一派的手法都有破除魔氣的作用,能讓攻擊更加有效。

蕭澤打開包裹,見裡麵叮叮噹噹一堆的瓶瓶罐罐、辰砂符器,不禁心下疑惑:“其他門派除魔手段都這麼複雜的嗎?嘖,不上檯麵~”

蕭澤還不知道,昨夜周琰可是聲稱若蕭澤魔化,他可要親自出手滅殺蕭澤的。

隻可惜周琰出師未捷,這會就輪到蕭澤嘲弄他的玩意不上檯麵了。

這一堆的物件,蕭澤毫無頭緒,根本不知道是怎麼使用的。

他隨意撥弄翻看著,見包裹中有一個木盒。

蕭澤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輕輕的將盒扣打開。

盒中擺放著十六顆黑色鐵珠,用挺厚的棉布墊著且相互隔開。

這就是昨天周琰使用的法器,殺傷範圍不算大,但是破魔效果相當不錯。

蕭澤輕輕捏起一顆細細看著。

這玩意兒製造工藝很是精巧,應該要費不少功夫才能打造出來。

“嘖~”蕭澤搖了搖頭,這玩意的威力也不過與自己一張炎火符相同,可畫一張符所需的時間可就少多了。

蕭澤將盒子放進自己的包裹,周琰包中其他的玩意兒都一股腦的丟了。

他又拿起蘇星的包裹,這傢夥的行李倒是簡潔,除了乾糧、一點銀錢和衣物外,幾乎冇啥東西。

蕭澤在包裹裡找到一本書,名為《天意劍訣》,隨手翻看一下,心想這劍訣也並不深奧。

不過天劍門這種能讓寶劍飛來飛去的功夫,倒是挺帥氣的,有空可以練練。

最後一個是玉琳的包裹,她的東西是所有人中最多的,裡麵全是衣物、脂粉等女士物件。

穀雨拿起一件衣物,問道:“這個我可以穿嗎?”

蕭澤看著她手上拿著玉琳的一件胸衣,笑說道:“嘿嘿,這東西對你來說有點偏大了,等到了鎮上,我再給你買幾套適合你的裝扮吧。



“《胄華秘術》,初級。

嗯,玄武門的功法秘籍可得好好看看。

”蕭澤將銀錢、乾糧、秘籍都收進自己的包裹,其餘東西都丟在一起,用土簡單掩埋起來。

“走吧,咱們進村看看,晚上去鎮上住。

找個姑娘陪著,嘿嘿,軟香溫玉,今晚可以睡個好覺了。

”蕭澤牽起穀雨。

“哥哥,你晚上要睡妓院?”哥哥是蕭澤最終同意的稱呼。

“嗯?你怎麼會知道妓院?”

穀雨淡然的答道:“我爸爸就是在妓院裡累死的,媽媽說那不是個好地方。



“放心吧,你蕭哥哥累不死。



兩人閒聊著再次走回村裡。

蕭澤被這兒一片祥和的場景驚呆了!

村民們忙忙碌碌曬穀打稻,問候談笑,臉上洋溢的都是豐收的喜悅,冇有半點麵對威脅與死亡的恐懼,就好似夜間出現的那些吃人怪物與他們無關一般。

這讓蕭澤困惑不已。

“小穀,他們怎麼一點都不害怕?”蕭澤問身旁的穀雨。

“他們每天都這樣,也有村民是害怕的,害怕的人一般都躲在家裡不出來。

”穀雨對他們的表現司空見慣。

穀雨指著不遠處的一個老頭,說那就是村長。

蕭澤過去打招呼,開門見山道:“村長,我是魯方鎮長請來的法師,來幫村裡除魔的。



“哦,法師,好,好。

”村長明顯一愣,接著迴應道。

蕭澤對村長的反應感到奇怪,聽到有法師願意搭救他們,難道不覺得激動、開心?這種表情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之前來過不少法師都冇成功,導致他們不信任自己嗎。

於是蕭澤試探性說道:“昨天夜裡我和幾個夥伴來過了,也滅殺了四隻怪物,所以請村長放心,對於村裡的情況,我們一定儘心儘力。



“是你殺死的?”

“村長,外麵太陽大,我們可否進屋詳聊,我也還有不少問題想要請教。



老村長搖了搖頭,拒絕道:“法師,實在對不住,我們村從不邀請人進屋的,我們還是找個陰處聊聊吧。



蕭澤看了穀雨一眼,穀雨衝他搖了搖頭。

鎮長說怪物出現也才幾個月時間,他們村怎麼會從不邀請人進屋呢?

蕭澤現在的感覺很奇怪,很難說清楚,總之整個村的所有一切都很奇怪。

“那好吧,我帶你去昨天我們殺死魑魔的地方。

”蕭澤領著村長往穀雨家的方向走去。

路上有幾個好奇的村民也跟在他們身後瞧熱鬨。

蕭澤打量著民宅,確實如穀雨所說,一些膽怯的村民都躲在屋子裡,見到有陌生人進村,隻是扒在視窗處朝外看著,麵容愁苦驚懼。

蕭澤心想,這些人的表現不應該纔算是正常嗎?

不多會,眾人走到昨天戰鬥的地方。

這裡的四具魑魔的屍體已經不見了,埋葬玉琳他們四人的坑洞也被填平了。

“就在這了,昨晚我和我的夥伴就是在這和怪物苦戰的。

這裡原先有幾個洞,村長,是你和村民們填上的嗎?”

村長搖頭,表示不知道。

其他過來的村民也一概不知。

旁邊一位老奶奶問道:“你們,真的殺死了怪物?”

“當然,我們殺死了怪物,救下了穀雨。

隻可惜她的媽媽已經遇害了。

”蕭澤歎息。

老奶奶抹了把眼淚,說道:“小雨是翠娘收養的,現在翠娘不在了,以後的日子可咋過啊。

小雨啊,以後要不到奶奶家來,你和我家小強差不多大,也好有個伴。



穀雨冇有開口回話,隻是躲到蕭澤身後。

蕭澤環視著四周,雖然地上的坑被填了,但周邊房屋上殘留的戰鬥痕跡依然存在。

玉琳的盾牌和蘇星的長劍也不知去向。

“冇錯的,肯定有人故意為之。

那群怪物不至於會填坑,村裡麵,應該有魑魔的奸細。



蕭澤問村長:“村長,村裡這麼危險,你們怎麼不趁白天離開村子?”

村長搖頭說道:“我們哪裡也不去。



村民們七嘴八舌說著:“村裡收成這麼好,去其他地方我們怎麼生活?”

“這兒是我們的根啊,生在這兒,死也得死在這兒。



“大不了夜晚不出門就是了,村子裡生活還是很好的。



蕭澤又問起鎮長的女兒魯婷婷,但是村民們表示冇見她來過村裡。

蕭澤點了點頭,他還有很多不解,但他不想再多問了。

“謝謝大家,我會儘快想辦法解決村裡的問題,讓大家夜間也能正常出門,告辭。

”蕭澤牽起穀雨,準備帶她離開,這個村子太奇怪了,蕭澤可不敢將她留在這裡。

“等一下!”村長喊住蕭澤。

“昨天夜裡,是你殺死的那幾隻怪物嗎?”

蕭澤回過身,看向村長。

這老傢夥的語氣,倒有興師問罪的樣子。

看來這傢夥和魑魔之間肯定有些關聯。

為了後期行事方便,還是隱藏好實力,將殺死魑魔的功勞推脫給那幾名夥伴比較好。

不過看村長那副模樣,恐怕有什麼隱情,問是問不出來了。

蕭澤搖頭道:“我實力不夠,遠遠躲著,是他們與怪物們拚殺至死的。



說罷牽上穀雨頭也不回的離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