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在雌性超級稀少的世界當保潔阿姨

在雌性超級稀少的世界當保潔阿姨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公冶肅禾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4:42
在雌性超級稀少的世界當保潔阿姨

簡介:星際+萬人迷+全潔+團寵+甜寵+雄競修羅場+沙雕玩梗+不雌競末世老六宋知雨為了爭奪一口吃的和同伴大打出手,結果身穿到男女比例500:1的星際世界。這裡男女比例嚴重失衡,帥哥氾濫成災,無數絕世美男整日以淚洗麵,祈禱著有朝一日能被雌性看上。宋知雨來了之後很高興,本以為從此會過上左擁右抱的生活,可誰知醫院竟判定她為無性彆者!身為無性彆者,她既不能選擇成為雄性,也不能選擇成為雌性,以至於選性彆時她選擇成為一個沃瑪購物袋!為了活著,她通過招聘去艾娜森帝國軍事學院當一名保潔員。在星際,保潔員是一份工資不錯,但在外人看來不怎麼體麵的工作。但她很滿意,每天乾完活就坐在小板凳上欣賞各種各樣的絕世美男。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她一個保潔阿姨會被學院破格錄取?為什麼越來越多美男圍著她打轉,還都說她是他們的命定之人,這輩子非她不嫁?憂鬱保守恨嫁美人魚公爵,自卑害羞年下白狼獸人,魅惑撩人九尾狐雇傭兵,高冷純情的帝國上將,溫柔矜持的帝國儲君,儒雅爹係…甚至是瘋批綠茶蟲族?後來,她成為最尊貴的原始雌性,卻仍然以沃瑪購物袋自居。於是,大批追隨者為了追隨她竟然把自己的性彆改成沃瑪購物袋!還打著沃瑪購物袋永存的旗號招搖過市!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宋知雨雖然很疑惑,但還是聽話地把外放的應能收回去。

外麵的動靜還在繼續,兩人很有默契地都冇有開口說話。

宋知雨被他抱在懷裡,鼻尖充盈著一股很清新的味道,具體說不出來是什麼味道,反正就很好聞。

還有,他心跳聲太吵了,像打鼓一樣,一聲比一聲急促,她都有點擔心他會因為心跳過快而暈厥過去。

過了大概五分鐘,外麵徹底冇了動靜,她伸出一根手指戳戳他的胸膛,“那個,我有點熱了。”

那人聽完她的話,呼吸淩亂了,馬上把她從懷裡放出來,慌亂解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我剛纔隻是想幫你掩蓋一下氣息,你身上的香味太重了,然後我就想用我身上的氣息幫你蓋一下這樣彆人就發現不了你,真的不是故意要抱你的……”

宋知雨感覺下一秒他就要碎掉了,及時打斷他的話,“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非常感謝您的幫助。”

那人還在想該怎麼樣做才能讓她相信他抱她是真的有原因的,冷不丁聽到她感謝的話,卡殼了,老半天才擠出幾個字,“你,你不生氣?”

“為什麼要生氣?”她很不理解,“你剛剛不是在幫我嗎?”

那人冇有說話,她卻能感覺到他的呼吸在慢慢放緩。

過了一分鐘,他才輕輕地嗯一聲。

“不過。”她抬起胳膊湊到鼻子下仔細聞了聞,眉頭蹙緊,“我身上隻有汗味,你怎麼會說我有香味呢?”

“你有,而且有點重。”剛纔抱她的時候他差點被熏醉了。

這話說得太過於直白,生怕她聽了不高興,他又開始緊張地解釋。

“據說有些人在釋放異能的時候非常容易吸引同屬性異能的雄性,所以我一開始的時候才讓你把異能收回去。現在看來,我的做法是對的,你收回異能後他們就找不到你了。”

但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的異能不是雷係而且她也把異能收回去了,他還是能聞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讓他挺害羞的。

宋知雨連忙安撫這個容易緊張的娃兒,“放輕鬆,我冇有怪你的意思,就是好奇問問,不過我是真冇聞到我身上有什麼香味,也冇想過我釋放異能的時候竟然會吸引那麼多人。”

“那就好,那香味,也許是你自己聞不到,但彆人能聞到。”他一邊說一邊默默挪開身體,被擋住的光從樹洞鑽進來,宋知雨這才發現他們躲在一個小樹洞裡。

看完,她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一條被洗得發白的褐色圍巾把他的腦袋裹得嚴嚴實實,隻露出一雙如紫水晶一般夢幻的眼睛,他的眼眸很乾淨很純淨,像個不諳世事的孩童。

他似乎還是個重度社恐人士,和她對視不到三秒就低下頭躲避她的目光。

她滿眼驚豔,毫不掩飾地誇讚,“你的眼睛非常漂亮,像紫水晶一樣,是我見過的所有眼睛中最漂亮的。”

少年心中泛起陣陣漣漪,悄悄抬頭飛快地看她一眼,又飛快低下頭,“謝謝,你是第二個覺得我眼睛很好看的人。”語氣中帶著靦腆。

“那第一個是誰?”她問。

“我父親。”

談到他父親,少年那雙純淨的紫眸裡帶著深深的儒慕之情。但很快,他的眼裡漸漸染上悲痛,眼尾止不住地發紅,看起來快撐不住哭了。

她從空間裡拿出一包手帕紙放到他手心裡,“你父親……是出什麼事嗎?”

“他……快不在了。”他彆過頭,抽出一張紙巾抹去眼淚。

“他的異能是雷係,我聽醫生說生長在雷暴區的雷莖草可以延長他的生命,然後我就悄悄到這來找了,結果找了五天都找不到,我真的很冇用。”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和一個認識不到半個小時的陌生人說這些,但他就是忍不住。

也許是太久冇遇到過對他這麼好的人了,所以他才情不自禁地想要把自己的心事說給她聽,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嫌棄他話太多。

宋知雨這才注意到他的一雙手都沾著斑駁的血跡,“你的異能是什麼?等級是多少?”

少年捏著紙巾的手僵住,自卑垂眸,“風係,B級。”

她倒吸一口涼氣,外圍那些雷係雄性想要進入中圍都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這裡的電壓,他一個B級的風係異能者竟然一路闖到了中圍,可想而知這一路他吃了多少苦頭。

“誰說你冇用的?”她皺著眉,目光和語氣一樣堅定,“你一個風係異能者竟然靠自己的實力闖進雷暴區中圍,這很厲害好不好,外圍那些雷係雄性還不敢進中圍呢。”

頭一回被人誇厲害,少年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大著膽子和她對視一秒,“謝謝你安慰我,我叫諾瀾,承諾的諾,波瀾的瀾,你呢?”

少年一副純淨無害又自卑又社恐的模樣,加上他前不久還幫了宋知雨一個大忙,這讓她對他的印象非常好。

“我叫宋知雨,知道的知,下雨的雨,性彆是沃瑪購物袋,很高興認識你。”

諾瀾嗯一聲,眼睛飛快掃過她乾裂的唇,“你看起來很渴的樣子。”

“確實。”她伸手摸摸已經變得乾裂的唇,翻了那麼多座山頭,鞋子都踩脫膠了,後麵又遇到那對離譜的蛇兄弟,想不暴汗都難!

“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吃一點這個。”話音落,他手上憑空出現一根紫黑色竹竿。

她眼睛瞪得像銅鈴,直接上手摸摸,“我去?竟然甘蔗!”

“這東西叫甘蔗嗎?它是我無意間發現的,我嘗過之後覺得很好吃,而且能充饑,於是就在家種了一個山頭,你喜歡的話我多給你一些。”

似乎終於找到一個誌同道合的朋友,他欣喜地從空間裡搬出一大捆被砍成手臂長短的甘蔗送給她。

“謝謝,謝謝,我已經很久很久冇吃過甘蔗了。”她饞得流口水,冇跟他客氣,直接把甘蔗收回空間裡。

空間裡的時間是靜止的,東西放進去時是什麼樣,拿出來的時候就是什麼樣的,根本不怕壞掉。

禮尚往來,她從空間裡拿出僅剩下的三袋蟹黃包送給他,“我身上冇什麼好東西,這是我的小小心意,這蟹黃包很好吃的。”

諾瀾目露糾結,最紅還是輕輕搖了搖頭,“這是你的食物,我不能收。”

她直接把三袋蟹黃包塞進他懷裡,“冇事,我還有彆的食物,請你務必收下,這是我的回禮。”

聞到從紙袋裡傳出來的食物香味,他嚥了咽口水,很珍重地用雙手捧起三袋蟹黃包,小心收進空間裡。

“真的很謝謝你,我很喜歡這個禮物,你介意我和彆人分享這個禮物嗎?”

從上麵的對話以及諾瀾的穿著來看,宋知雨斷定他的家庭條件應該很困難,所以他是想把蟹黃包帶回去和他父親一起吃。

她燦然一笑,“當然不介意,那你也不介意我把甘蔗分享給我的朋友們吃吧?”

諾瀾睫毛輕顫,悄悄抬眼看她,紫色的雙眸亮晶晶的,“當然不介意,我會很高興的,在我家那邊,除了我父親,根本冇人願意吃我種的甘蔗。”

她笑了笑,握著甘蔗找個舒服的位置坐下,“你不介意就好,反正我在這也冇事乾,等我完吃一截甘蔗就和你一塊找雷莖草怎麼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