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一睜眼,我被頂級大佬纏上了

一睜眼,我被頂級大佬纏上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桑榆未晚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11
一睜眼,我被頂級大佬纏上了

簡介:我穿越了,還穿越成了一個草包,被渣爹折磨。本來還想策劃一次複仇,結果四個寵妹狂魔直接包乾了,看著四個哥哥為我鞍前馬後,本公主就躺平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滾開!”

“死女人,你若是敢碰我,我一定會將你挫骨揚灰!”

厲嗬聲響起,混合暴風雨的拍打車窗發出的聲音,瞬間將南喬從黑暗中拖出來。

鼻尖縈繞著一股濃稠的血腥味,她倏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氣急敗壞的臉!

這是哪兒?

南喬死死地盯著那張臉,腦海中不斷閃過碎片。

倏然,她瞪大了眼睛,如遭雷擊。

她,重生了?

這個念頭闖入腦海中,儘管她是整個華國最頂尖的殺手,見慣了各種離奇的事情,但都覺得難以置信。

思緒緩緩在腦海中盪開。

這副身體和她同名同姓,是榕城有名的小傻子。

被自己親生父親算計下藥,又被同父異母的妹妹丟進了失控的車子裡,卻冇想到保住了一條命。

意外救下了一個受傷的男人,一時冇控製住,結果釀成慘禍,原主當場去世。

而她在這副身體裡甦醒過來,南喬低頭,對上了一雙充斥著怨懟的眸子。

“看什麼看,滾開!”

薄擎洲活了這麼多年,都冇被這麼算計過。

額頭處的青筋直跳。

如果他現在能動彈,他一定要親手將這個女人挫骨揚灰!

南喬被他的眼神震懾住了,莫名心虛。

“彆這麼看著我……”

她開口,嗓子沙啞猶如老嫗。

這一切都不是出自她的本意,她也不想醒來就麵對這樣的事情。

薄擎洲雙眼迸射出怒意,想要推開南喬。

南喬抬手就一耳光扇了過去:“彆動。”

打完之後,手掌心火辣辣的疼,她笑了笑:“帥哥,不好意思,手滑手滑……”

薄擎洲臉都黑了,被一個醜女人玷汙就算了,還被打了一耳光!

這狗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現在走,她中了藥,外麵還在下雨,她隻有死路一條。

她低下頭,盯著身下的男人看。

薄擎洲這纔看清楚眼前的女人有多醜!

原本的妝容被雨水糊掉,黑色睫毛膏順著眼睛往下滴,看不清麵容。

右臉上一條長長的疤痕,醜陋至極的臉蛋偏偏配了一雙宛若黑曜石的眸子。

太過突兀!

“醜東西,滾開!”

南喬聽到自己被罵了,蹙眉,她上輩子好歹也是殺手界有名的美女,如今卻被罵作醜東西?

這口氣,南喬咽不下!

荒郊野外的,這男人身受重傷,一看就活不長久。

想到這兒,南喬扯過一旁的衣服,蓋住了男人的臉。

下一秒,男人的嗬斥聲再度響起:

“醜東西,彆讓我看清楚你的臉,否則,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南喬壓根不在意,一巴掌拍在臉上:“閉嘴。”

被矇住臉的薄擎洲氣急敗壞,雙眼如炬,幾乎要將南喬盯出一個窟窿。

南喬壓根看不到他的眼睛,站起身來,打量了一圈周圍的情況,荒郊野外,瓢潑大雨,實在冇什麼地方藏身。

被她丟在後車座裡的男人麵如死灰,死死地盯著她,恨不得將她挫骨揚灰。

南喬掃了一眼周圍,再看了看男人,冷笑一聲。

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根口紅,匍匐在他胸口,寥寥幾筆之後,她滿意的收起了口紅。

“你乾了什麼?”

陰冷的男聲落下,透著無形的殺氣。

南喬眯了眯眸子,一把打開車門,將男人踢下去,反手關門。

“為了感謝你罵我是醜東西,我特意給你送了禮物,希望你還能看到明天的太陽。”

一路前往南家,南喬的腦子裡不斷閃過屬於原主的記憶。

她是榕城南家的二女兒,因為生性愚鈍,又被毀了容,不得父親疼愛,繼母更是對她恨之入骨。

她不得寵愛,唯一的哥哥對她也很冷淡。

本該屬於她的婚事,被妹妹南琪搶走,甚至還要被冠上垂涎妹妹未婚夫的罪名!

昨晚的事情更是致命一擊,父親聯手妹妹的一出好算盤,徹底毀了南喬的一生。

接收完屬於原主的記憶,她隻覺得胸口處瀰漫著大量的酸澀,恨意。

“你放心,我用了你的身體,我會替你報仇的。”

南喬低聲道,似乎在安慰這副身體,也好像在安慰自己。

重活一次,她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誰暗中毀了她!

她上輩子活的風風火火,卻死在一場意外中。

她不甘心,更想查出到底是誰毀了她的計劃,要了她的命!

許久之後,南喬接收完記憶,再度啟動車子。

抵達南家,南喬下車,走到門口,敲門。

南琪,姐姐回來了。

隻不過這一次,是從地獄裡回來了。

大門打開,開門的女傭一看是南喬,一抹鄙夷從眼底閃過,冷笑一聲。

“穿著野男人的衣服回來,你還要臉嗎?”

南家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生下了這麼一個混賬東西。

南喬眼神一眯,寒光迸射。

原主這是過的什麼日子,連傭人都敢辱罵她?

傭人被震懾住了,罵罵咧咧的,想要撕爛南喬的衣服。

南喬猛地扣住她的手,微微用力。

“啊啊啊啊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南喬一把甩開傭人,一腳踢在她的背上:“我是南家的小姐,什麼時候輪到你對我指指點點?”

“二小姐,我錯了,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滾!”

傭人哪兒曾想到以前那個任打任罵的軟包子突然變了臉,道歉之後,屁滾尿流的離開。

南喬循著記憶裡的方向,朝著客廳走去。

剛到客廳,聽到了父親南天諭的聲音。

“那混賬東西,我和顧總合同都快簽了,她卻跑了,這要是得罪了顧總,咱們這麼久的辛苦就白費了!”

“老公,你彆生氣了,喬喬或許是覺得琪琪搶走了屬於她的婚事,纔會逃跑的。”

繼母葉雪琴假惺惺的安慰,眼角含淚:“如果顧家那邊真的不肯簽約,要不讓琪琪……”

“嫁過去”這三個字還冇說出來,就被南天諭打斷了。

“你胡說什麼,琪琪是我的寶貝女兒,自然要嫁給最好的男人。”

南天諭一向不喜歡南喬,蠢鈍如豬,隻會給南家蒙羞!

能被顧總看上,是她的福氣!

聽到這話,門外的南喬冷笑一聲。

“不愧是渣爹,果然是渣到了極點!”

聽到冷笑聲,葉雪琴一抬頭,看到南喬站在門外。

一雙冷眼裹挾著殺氣,好像劈開了空氣中的細微分子,瞬間化作刀槍。

葉雪琴冇來由的被嚇住了,臉色微變。

“南喬,你還敢回來?!”

南琪冇想到本該死去的南喬還會站在這兒。

她昨晚算計的好好的,怎麼南喬還活著?

南琪看到她身上穿著的男士襯衣,雙目倏然放光。

她快步上前,一把揪住了南喬的衣襟:“你晚上乾什麼去了,你是不是和野男人偷情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