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一品紅人

一品紅人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曉陽高
  • 更新時間:2024-06-06 14:04:34
一品紅人

簡介:一縣之長秘書楊再新因為老闆調離,被丟在村裡作為駐村乾部,婚姻上也遇背叛,走入人生低穀 從最底層起步,看楊再新如何一步步演變為領導身邊紅人的角色,成為贏家 領略權力陣營之間的爭鬥、男兒不屈與命運的抗爭,最終一步一個腳印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聽明華的話,楊再新心裡一驚。

省裡的人到縣裡來,是上午到的嗎?為什麼一到縣裡就找自己?太詭異了,有針對嗎。

不過,在明華麵前,楊再新也冇表露什麼。

“主任,什麼時候?我都可以的,冇問題。

”“那好吧,省裡領導說他們到縣裡來工作的時間太緊,任務又重,都不肯休息。

現在去冇問題吧?”明華似乎麵帶關切地問。

“好的。

”楊再新站起來,不慌不忙,不能迴避的事情,主動一些或許更有利。

明華這傢夥雖然麵帶著笑,這是縣裡有名的笑麵虎,笑容背後,也不定有多厲害的暗招。

但楊再新不可能迴避掉,跟在明華走,在猜測著會到哪裡去。

政府大樓四樓是縣政府辦的紀律監察室,人員不多,三人,辦公室卻有三間:一間是紀檢書記的,另意見是兩人,還有一間則是小會議室。

明華帶著楊再新到四樓,然後走進那間會議室。

對這裡,楊再新也熟悉,之前在工作上彼此也有交集,作為章童俊的秘書,縣政府這邊任何工作、任何機構都可能會涉及到,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這時候,見省裡領導在這裡等自己,那意味真的不一樣。

不過,想來自己這幾年乾乾淨淨,既不沾錢沾女人更不弄權,不為自己和彆人謀利,倒是心裡穩當。

哪怕明華這段時間的敵意顯現,也不可能亂潑汙水到自己頭上吧。

省裡的領導有三個,一中年,兩年輕人則是一男一女。

見楊再新進來,神態冇什麼多變化,在裡麵的人示意下,楊再新坐到一沙發上,位子在中年人身側,另兩人則在會議桌邊,一人執筆一人開了電腦,是要記錄的。

明華帶楊再新進來後,不多說,就出門而去,完全是一個聽命帶人過來的角色。

“楊再新秘書,”那中年人麵色沉靜,半側臉看著楊再新,“不用緊張,這次我們到縣裡來,也是奉命來做一些工作,走走程式。

主要呢是從兩方麵瞭解縣裡黨政一把手的工作情況,正麵會直接與章童俊縣長、黃子明書記麵談交流,側麵上我們會抽二十人以上,全麵瞭解黨政一把手的工作情況。

你明白了吧?”表示自己明白,楊再新坐下,麵色平靜。

一邊思索一邊觀察身邊這人的情況,這種近距離與省裡來的領導對上還是第一次,內心裡卻冇法平和。

既然是管自家老闆,對方的態度和傾向是非常重要的。

先問了章童俊平時的工作情況,楊再新如實地回答,這些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從楊再新的語氣中,完全可聽出對章童俊的讚美。

將近二十分鐘過去,楊再新把這幾年在章童俊身邊所做的工作都聊到了,工作業績與兩點也說得差不多。

組長說,“想想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楊再新覺得這次談話說得比較好,便笑笑,表示自己已經完成。

“六月十三日上午你在哪裡?是不是同章童俊縣長在一起?”那個手寫記錄的男青年突然問,之前,他在記錄過程中也會偶爾問些細節。

楊再新聽到問具體時間,也是一愣,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稍微一想,才記起他所說的六月十三日上午,正是自家老闆在市裡做膽囊手術。

這個事情是有特殊意義嗎?對了。

那天正是在山冷鄉上平坡村發生大車禍,死亡三人,達到縣級安全生產規定的最上限。

如今,這個事情還冇有完全了結,醫院裡還有三個在重症病房施救。

他的意思是在意指這次事件?不過,楊再新也不心虛,當天的事情完全可到市一院去覈查落實,老闆做手術又不能造假。

“哦,那天上午,因為之前章童俊縣長查出有膽結石,五天前的夜裡也就是六月八號晚上,結石突然發作,大痛。

等縣裡高中水考過後,纔到市醫院檢查。

醫院建議立即住院手術。

十三日上午在市一院做膽囊微創取出膽結石的手術,我當天也在市一院。

這些情況,完全可在醫院覈查。

”“六月十三日上午,你縣發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對吧。

”那青年又問。

“是的,”楊再新心裡一沉,“那天上午發生中巴車翻車下坡,當場死亡三人的重大安全事故。

原因是司機疲勞駕駛,操作不當,已經有結論可查。

”“當時,你和章童俊縣長都在市裡吧。

”“是的。

我得知事故發生,立即向縣長彙報,縣長不顧自己身體,立即趕赴事故現場,然後又到醫院做工作……”那人點點頭,隨即看了看中年人,才說,“車禍事故冇有其他原因吧。

”楊再新冇有遲疑,說,“冇有其他因素,目前對事故的工作已經收尾。

”從會議室出來,楊再新回想那人所聞,便意識到這樣問話很詭異,分明是帶有一定導向。

具體是什麼,又說不好,資訊完全不對等。

要不要將這情況向老闆彙報?老闆才從市裡回來,下午是預備休息的,這時候也不好直接去說這個事情。

回到自己辦公室,冇遇見明華和其他人,或許是偶然也或許是這些人都在躲著自己?想想又覺得自己過於敏感了。

三天之後,省裡的人離開縣裡。

楊再新也找到機會向章童俊說了當天問話的情況,章童俊對這表示不必放在心上。

至於省裡考評時投票和投票結果,並冇有人給縣裡反饋,不知情況。

這次進行的是無記名投票,並冇有當場驗票、出結果。

但這幾天,但凡當時被問過話的人,對楊再新都有躲避的傾向,或者就進行說明,對此,楊再新笑著表示感謝。

至於真假,誰也不知他們在省裡考察組那說了什麼。

又過兩天,張梅蕊突然給楊再新發一個簡訊:聽說省裡考察組結果出來了,對老闆非常不利。

詳情不知。

楊再新看了這資訊腦子裡嗡地響了,是省裡有人針對還是市裡、縣裡那些人在背後搗鬼?張梅蕊這個資訊當然也是真假莫辯,聽說之言,但楊再新也知道,張梅蕊對這方麵的訊息還是很有可信度的。

這到底是怎麼了?彷彿為了印證這一切,章童俊突然接到省裡學習的通知,隨即到省黨校參加學習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