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落雨飛花夢迴廊
  • 更新時間:2024-06-07 15:09:16
醫妃重生新婚夜:攝政王食髓知味

簡介:沈雨霏被庶妹和身為三皇子的丈夫聯手背叛,落得被剖腹取子慘死的下場。她不甘地嚥了氣,發誓如果有來世,一定要他們付出代價!一朝重生,她發現自己在攝政王的懷裡,春風一度後,對方以合作的名義要她日日在自己身旁。沈雨霏以為這不過是一場交易,然而……卻有人偷偷先動了真心。聞夜楓:王妃為何不肯幫幫本王?沈雨霏:?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這點沈雨霏倒是直接答應下來。

“還請殿下等我一下,我去拿個鬥笠。”

藉著拿鬥笠的空檔,沈雨霏給自己的丫鬟吩咐了一件事。

隨後才慌慌張張的回來。

“讓殿下久等了,我們走吧。”

同在一輛馬車內,二人始終保持著距離,尤其是沈雨霏的一種冷漠,讓聞明澄覺得她似乎有些變了。

幾次欲言又止,卻不知從何說起。

“殿下可否是有事想要同我說?”

被戳中了心事的聞明澄慌忙的搖搖頭:“倒也無事可說,隻是你心裡真的有本殿嗎?”

聞明澄知道這句話有些冒犯,可為了確認一些事情,他不得不這樣說。

“殿下這是說什麼呢?那自然是有的。隻是你突然這樣問,我會不習慣的。”

沈雨霏裝作嬌羞的低下了頭。

這句話引起了聞明澄深思,言語上倒是與之前一致,可是距離卻有些生疏感。

正在思考的同時,馬車一個急刹讓二人差點聳到了地上。

“怎麼駕車的這點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聞明澄的脾氣當時冇忍住,直接就罵了出來。

隨後又想到沈雨霏還在車上,又收斂了秉性。

“丞相府的大小姐還在這車上若是有個閃失,該怎麼和丞相交代。”

“回殿下,是,是有人攔住了馬車,這個乞討的,不知道死活擋在我們的馬車前麵,我這就是將他趕走。”

聞明澄又將身子撤回車裡,上來就抓住沈雨霏的手,一個躲閃不及被他握在了手心裡仔細的端詳。

“冇受傷就好,這麼嬌嫩的手指若是受了傷可就不好看了。”

沈雨霏不動聲色的將手抽離出來,又自顧的下了馬車。

“不過就是一乞討者,何須又打又罵,叫他趕至一邊不就行了。”

聞明澄也順勢一同下車:“趕緊將他拽出去。”此時語氣中有些不耐煩。

那乞討者像是發現了救命稻草般,趕緊衝上去抱住了聞明澄的大腿。

“求求爺,可憐可憐我,家中小女生病不得已纔出門乞討,如今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了,可憐可憐我吧,爺,你就賞我點。”

聞明澄皺緊眉頭扭過頭,一個用力直接讓他踹出去。

“本殿這衣服可是蜀錦的料子,今日剛穿就被你給弄臟。真是該死!”

聞明澄一直在意著自己身上的衣服,拍了拍腿上的泥土,卻冇發現那一雙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滿帶著恨意。

下一刻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刀子,直衝自己而來。

沈雨霏眼疾手快,直接將聞明澄推了出去:“殿下小心快躲開。”

由於姿勢的問題,聞明澄直接栽了個狗吃屎。

身邊帶著的隨從,也趕緊將他乞丐壓製。

“我這也都是冇有辦法了,是爺不給賞錢,不要怪我,反正我也是賤命一條,要不然你就殺了我!”

聞明澄站起身先是帶著疑惑的看著沈雨霏一眼,以剛剛那個情況,乞討者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她又何須推動自己一把,但眼神對上沈雨霏目光的時候,那雙杏眸已經滿含淚水。

“殿下冇事吧,剛剛我也是一時心急,不知道這樣子會讓殿下受傷。都怪我不好,隻是眼下這種情況大家都圍了過來,若是殿下殺了他,被人傳來傳去,對殿下影響不好。”

可聞明澄哪能忍得了這口氣。

他衝著那乞討者上去就睡一腳:“竟然還敢行刺本殿,你有幾條命夠你禍害的?”

沈雨霏上前拉了拉他的胳膊:“快彆說了,我剛剛好像看見禮部尚書從這過了,若是剛剛隻是被大家傳來傳去,倒也無所謂,可那是在進宮麵見皇上的人,隻怕是…”

聽到這兒聞明澄猶豫了,他不敢再隨意妄動。

沈雨霏突然站了出來,對著他大吼一聲:“還不快謝謝六皇子饒了你一命,這是賞錢,拿下去以後不要再出現在這裡,帶著你的妻兒有多遠走多遠。”

聞明澄還想再說些什麼,沈雨霏已經替他下了決定,他也不好再反駁。

看熱鬨的人也逐漸散去,隻有高處的一雙眼睛,緊盯著這一幕。

“倒真是挺有意思的,一會兒恨,一會兒愛,如今,是讓人看不透的。”

那人看了一會兒,直至他們二人的身影走遠,他才隱匿在窗戶裡。

“殿下,今天事發突然,有冇有想過是被有心之人算計了?”

沈雨霏突然的一句話,讓聞明澄停下了腳步,仔細地打量著她。

終於發現沈雨霏有哪些奇怪的點了,以前的她隻知道纏著自己,從來不會去關心身邊的任何事情。

現在她甚至知道找問題了。

“那你倒是說說如何被算計?”

聞明澄盯著目光打量著她。

這瞬間,沈雨霏的眼神恢複到傾慕的神色:“我隻是在猜測殿下應該會這樣說,至於如何被算計,我是捉摸不透的,我想聽聽殿下是如何覺得。”

聞明澄笑了起來,同時心中也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啊,倒是和本殿待的久了,你也會變得聰明瞭些,本殿倒是覺得這確實是有人是算計,若不是你及時提醒看到了禮部尚書,我恐怕要被父皇給責罵。”

沈雨霏等的就是這句話,而後順坡下驢說:“那若是這樣,今日可就不適合出來了,我想去買些胭脂,買完我就回去,殿下還是先回去吧。”

經過這件事情,聞明澄也不想繼續與沈雨霏周旋,就聽她的直接離開。

確認聞明澄離開之後,沈雨霏轉身來到了藥鋪。

遞一份藥單遞給了他,隨後便帶著一份藥回到了府上。

“你這個賤人,我非撕爛了你的臉不可,你怎可如此勾引六殿下,如今你們二人還未成親,為何就替他做的了了主!”

剛踏進府上的大門,就看到在這裡等待她多時的沈夢嬌。

“不知妹妹為何這樣,莫不是除了被蛇咬之外,你還得了失心瘋?”

“你再給我裝,六皇子都已經說了,要讓我陪同一起去逛街,你還不等我,偏偏要和他一同離開,你身為丞相府的大小姐,怎可如此丟臉,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藉機勾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