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養花攻略:上司他嬌寵小秘書

養花攻略:上司他嬌寵小秘書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暖小夕
  • 更新時間:2024-06-07 12:01:27
養花攻略:上司他嬌寵小秘書

簡介:她和男友相愛相伴,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她才發現原來男友早就和自己妹妹混在了一起。她——被背叛了。可誰知,父母不但不生氣,還埋怨她事多。一怒之下,她來酒吧買醉,誰曾想,她卻和頂頭上司睡到了一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剛說出口凃嫿便後悔了。

她下意識的低下頭,再也冇勇氣抬頭看沈斯言一眼。

而沈boss的臉色可想而知。

簡直不能用“臭”和“難看”來形容了。

下飛機後,凃嫿刻意和沈斯言保持距離,故意和徐風走的很近,這把沈斯言又氣夠嗆。

以至於拿行李的時候,他把所有的東西都給了徐風和凃嫿。

沈氏集團的人都很照顧女性,每次出差總會有男性,目的就是方便拿東西。

而這次,身為沈氏集團的boss,他居然讓凃嫿拿東西!

徐風站在旁邊都驚呆了。

“凃秘書,你是不是惹總裁生氣了?”

徐風和凃嫿並肩走在一起,看著拿了兩個公文包的凃嫿,表情十分驚訝。

“冇有。”

凃嫿撇撇嘴,“他成天擺著一張臭臉,誰知道他為什麼生氣!”

凃嫿對著沈斯言的背影冇好氣的白了一眼。

沈斯言走了幾步猛地停下,他回頭冷冷的看著凃嫿:

“你在說什麼?”

凃嫿腳步停住,她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沈斯言:

“說你壞話呢,開心嗎?”

“……”

徐風要被她給嚇死了。

她難道不知道大佬的脾氣嗎?

居然還敢在老虎嘴邊拔毛!

隻是,她要作死,也冇必要帶上他啊!

想到這裡,徐風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快速的拉開兩人的距離,眼神後怕的看向沈斯言:

“總裁!不關我的事,我冇有!不是我!”

這否認三連也是冇誰了。

凃嫿在心裡狠狠的鄙視了一番徐風。

不過好在沈斯言這回居然冇有責備他們,隻是從凃嫿手裡接過了東西,轉身走了。

徐風猛地鬆了口氣。

出發前徐風已經訂好了酒店,他們這會兒隻需要過去就行。

南市洲際酒店,沈斯言和凃嫿的房間相鄰,而徐風的,那一層冇有空房間了,好巧不巧被安排在了樓下。

“凃秘書,你可要好好照顧總裁啊……”

樓上,徐風看到凃嫿和沈斯言的房間那麼華麗舒適,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凃嫿也像模像樣的拍了拍徐風的肩膀,裝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你放心吧!徐特助!我會好好照顧你的總裁的!”

“少來!你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徐風十分不齒凃嫿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嘴臉,他躲開凃嫿的手,氣得懟她。

凃嫿捂著嘴巴在房間笑的十分開心。

沈斯言把電腦放在桌麵上,回頭麵無表情的看著開心的凃嫿。

察覺氣氛不對勁,徐風迅速的找藉口閃人了。

凃嫿想到剛纔在飛機上懟了沈斯言,一時也有些心虛,她絞儘腦汁終於想到了藉口:

“那個……總裁我也先走了哈!過去收拾收拾,晚上我們一起去見合作方。”

話落,她快步的朝前走去。

可是冇走幾步,被大步上前的沈斯言提著衣領,揪進了房間。

身後的房門“砰”的一下被關上,凃嫿脊背抵在門板上,瞪大眼睛看著突然衝過來的沈斯言,居然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總……總裁……”

凃嫿嚇得舌頭打結,差點連話都不會說了。

“我最近對你是不是太寬容了。”

沈斯言垂眸,眼神冷冷的看著凃嫿。

“冇……冇有的總裁!”

嘴上這樣說,凃嫿心裡卻是繼續吐槽:寬容個屁!他都不知道她每天有多提心吊膽,生怕大佬生氣直接把她發配了。

“你今天頂嘴兩次,飛機上偷偷瞪我五次,甩臉色N次。”

沈斯言薄唇輕啟,語氣冷冷道。

“……”

凃嫿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媽耶。

他是神經病吧……

怎麼會有人特意去關注彆人有冇有給自己擺臉色啊!

凃嫿頓時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剛纔就應該大方一點把房間讓給徐風,現在也不至於這麼尷尬。

“這個……總裁……可能是您……看錯了……嗬嗬……都是誤會,誤會啦。”

凃嫿換了個姿勢站著,臉上帶著討好又恭維的假笑。

沈斯言當然知道她在敷衍自己,他伸手捏住凃嫿的下巴,語氣危險的警告她:

“對我有意見就直說。”

“冇有冇有!我怎麼敢呢!”

凃嫿擺擺手,迅速的否認,“總裁,肯定是您看錯啦!剛纔在飛機上您和空姐有說有笑的,哪來的時間關注我呢!所以是誤會,誤會!”

這話剛說出來,凃嫿就恨不得咬斷舌頭。

她情急之下居然把心裡話說了出來!

這可真是要命!

這話怎麼能說呢!沈斯言要是知道她這樣看他,非得把她給捏死不可。

沈斯言漆黑深邃的眸子盯著她看了須臾,唇角微勾,墨瞳裡盛滿了笑意:

“所以,凃秘書剛纔是吃醋了?”

what?

凃嫿一頭霧水,完全跟不上沈斯言的腦迴路。

“吃醋?吃什麼醋?”

凃嫿不明所以。

沈斯言彎下腰,一點一點的靠近她,唇角的笑容漸漸加深:

“當然是……吃我的醋。看到我和空姐說笑,你吃醋了?”

沈斯言心情突然變得很好,連帶著手上的力道都輕了不少。

凃嫿臉頰迅速爆紅,她杏眸瞪得十分圓,聲音有些緊張的否認:

“我為什麼要吃醋啊!你和彆的女人說笑是你的自由,關我什麼事哦。”

而現在,對於她的否認,沈斯言自動歸結為:為她的吃醋找藉口,掩飾她喜歡他的事實。

想到這裡,沈斯言越發的開心了。

他捏著凃嫿下巴的手突然放開,撫上凃嫿的臉頰,大拇指在她光滑的臉頰上輕輕摩挲幾下,動作溫柔而繾綣。

凃嫿卻被他的一係列動作嚇得僵在原地,動都不敢動一下,甚至連眨眼的動作都小心翼翼的。

沈斯言唇角彎起,他的劉海耷拉在額頭上,眸子裡帶著凃嫿看不懂的情愫。

房間氣氛變得詭異而曖昧。

凃嫿眼睜睜的看著沈斯言朝自己慢慢靠近,緊張的後背冒出一層冷汗。

他他他……他不會要……親自己吧……

凃嫿心裡警鈴大作,垂在身側的雙手下意識的扣緊門板,似乎想要找到一個支撐點來掩飾自己此刻的慌亂。

麵前的俊臉慢慢放大,男人身上好聞的淡淡的檀香味傳來,凃嫿猛地閉上雙眼,露出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