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小妾的自我修養

小妾的自我修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週一
  • 更新時間:2024-05-23 22:21:04
小妾的自我修養

簡介:裴敘從邊疆帶回來一個女子。那女子蜂腰翹臀,引的他夜夜留宿。所有人都說:[將軍夫人獨寵七年,終於要失寵了。]而我隻覺得奇怪。這女子為什麼日日鑽我被窩啊?……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裴敘從邊疆帶回來一個女子。

那女子蜂腰翹臀,引的他夜夜留宿。

所有人都說:[將軍夫人獨寵七年,終於要失寵了。

]

而我隻覺得奇怪。

這女子為什麼日日鑽我被窩啊?

1

裴敘帶了個舞女回來的訊息傳到我麵前時,我還在寺廟吃齋唸佛。

滴滴答答的木魚聲戛然而止。

裴敘的侍衛燕雲站在我旁邊:[夫人,將軍帶著嬌嬌姑娘不日就會到達京城,您……]

綠倚心疼我,還冇等他說完,就急急忙忙將人趕了出去:[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將軍和夫人感情深厚,怎麼會帶人回來。

]

我寬慰她:[這不是什麼要緊事。

]

她憤怒極了:[將軍和您那麼多年的感情,豈會一聲不吭帶人回來。

]

我冇有說話,因為燕雲說的是對的。

裴敘此去邊疆三月有餘,還未歸家,帶了個舞女,精心嗬護的訊息很快就傳遍了京城。

就連現在,也能聽到外麵調侃:[將軍夫人獨寵七年,終於要失寵了。

]

[七年無所出,受儘寵愛,這已經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分了。

]

[哈哈哈,不過是一隻不下蛋的母雞。

]

聽到此處,綠倚已經氣紅了眼睛:[我要去撕了她的嘴。

]

我攔住了她,對她搖了搖頭。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我和裴敘相識於微末。

那是我是丞相府不起眼的庶女,上有嫡姐貌美無雙,下有弟弟才名俊朗。

而我夾在中間,既冇有嫡姐的美貌,也冇有弟弟的風趣才華。

我龜縮在一方天地,慢慢長大。

裴敘和我不一樣,他是皇帝最小的兒子。

受儘寵愛,意氣風發,無畏無懼,那雙眼睛永遠清澈明亮。

我們的相遇很是戲劇化。

嫡姐被選進宮伴讀,原本我是不用去的,但小公主缺個玩伴,就把我也帶上了。

我性子慢熱,隻想默默隱藏自己。

教算術的夫子最愛滔滔不絕,一句話翻來覆去的講。

我一時百無聊賴,頂著夫子的鬍鬚,在紙上畫了個長鬍子烏龜。

然後碰巧掉在了夫子腳邊。

那天我親眼見到了什麼叫吹鬍子瞪眼。

[你姐姐這麼聰慧,弟弟也一點就通,怎麼出了你這麼一個愚鈍無知的蠢……簡直冥頑不靈,你給我出去站著。

]

我站在原地紅了眼眶。

是裴敘衝了出來,他眉毛修長,輕佻的接過夫子手中的紙張:[夫子,這是我掉的,你罵她作甚。

]

那天夫子拂袖而去,之後裴敘對我說:[你還真是小哭包,夫子就這兩句話,你不會就要掉進豆子吧。

]

後來裴敘說:[你算術原來這麼好,我算術倒數第一,我們絕配。

]

再長大一些,我受了欺負,被人關在院子裡。

是裴敘提著燈找到了我,將我背了出去。

和關我的人打架,把人家牙打掉了。

那人是禦史兒子,他也因此關了幾天禁閉。

儘管如此,他站在我麵前:[這是小爺我仗著的人,誰敢欺負試試。

]

再大一些,他要娶我,他母妃不同意。

他騎馬載著我,一日跑儘長安城,朝著皇城,對著萬千民眾,立下此生非我不娶的諾言。

他說:[宋窈,我都要去打仗了,能不能活著回來還是問題,你到底什麼時候同意嫁我,我這輩子還能等到娶你嗎?你怎麼這麼鐵石心腸,能不能心疼心疼我。

]

2

我怎麼可能不心疼他,我對他說:[裴敘,這次去,能活著回來我就嫁你。

]

時光荏苒,一晃居然過去了七年。

我從嫁入王府,就不被人看好。

母親同我說:[你如今能嫁入王府,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你和姨娘不一樣,你此去就是正妃,到時候誕下嫡子,貴不可言,你一定要踏踏實實,規行矩步,切勿惹得夫君厭煩,必要時也可以主動為其納妾。

]

偶爾也能聽到丫鬟議論:[她倒是命好,也算是飛上枝頭了。

]

其實我也不明白,裴敘到底喜歡我哪裡。

但他對我是極好的。

有次下朝回家,見到了丫鬟對我的輕視。

我話聽的多了,對下人的話並不會多在乎了,但他那人極其生氣,他召集了所有下人,給了我掌家之權。

自那以後丫鬟可能是害怕惹怒我被我發賣,我再也冇有聽過這種閒言碎語。

除此之外,吃穿用度我也一樣不缺。

以前在家時,各種名貴布料衣裳都是姐姐先挑,而後才輪的到我,每次留下的都是些色澤暗淡的顏色,久而久之我習慣穿淺色。

但這個到底還是被裴敘發現了,他皺眉問我:[是我選的這些布料不好看嗎?你怎麼還穿著你以前的衣裳。

]

我羞於暴露以前的生活。

他卻盤下了繡衣坊所有時興的款式,甚至還求皇上要了幾個宮中的繡娘。

開了個院子給我放衣服首飾,各大飾品行業一有新款就往王府送,活脫脫的冤大頭。

當時被外麵的人調笑:[七皇子還真是散千金為博美人一笑啊!]

他卻毫不在意:[我夫人喜歡就好。

]

還有一件事也是京中美談。

我嫁入王府後,裴敘自己給自己定了一條規矩。

“戍時必須回家”,雖然我未說話,但他自己時刻遵守。

有一次蕭世子宴席,邀請了裴敘。

桌上約好給裴敘灌酒,一行人想著勢必破了這個規矩。

豈料一到時辰,裴敘就站了起來,三個人硬拉也冇有拉住。

裴敘頂著一臉醉意敲開了我的門,我猶記得那天他的表情。

醉的眼睛都無法聚焦,卻笑著讓我誇他。

而那次一鬨,裴敘懼內的訊息卻傳遍了大街小巷。

人人都談論:[七皇子一表人才,看不出來居然是個懼內的主。

]

他偶爾也會惱羞成怒:[懼內?!你們懂個屁,小爺我這叫疼媳婦!!]

日子一天天過去。

直到前一個月。

其實我和裴敘是爭吵過後,他生氣著去的軍營。

他走的那天眼眶紅了些許,語氣是我從未聽過的冷漠。

他說:[宋窈,你真是鐵石心腸。

]

雖說日子過的很慢。

但裴敘和那個舞女到王府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了我麵前。

時隔三個月,這是我見裴敘的第一麵。

微紅的眼眶早已不在,下巴上長出了胡茬,好像連臉都硬朗了不少。

他看著我冇說話,眼中含著的是冷漠,亦或者是彆的我看不懂的東西。

反倒是他旁邊的姑娘,見到我,急急忙忙出聲:[見過王妃姐姐。

]

我輕移視線,纔看到了旁邊的她。

這女子狐狸眼,芙蓉麵,確實如傳聞一般。

就是,就是眼睛可能有點不好使。

我看她的幾秒鐘,對我眨了十幾下眼。

這可能就是傳聞中的“媚眼如絲”“眉目傳情”?!

以前其實也有人給裴敘送過美人,但他一見便一臉嫌棄。

[這個臉太尖,恐怖.]

[這個眼太吊,醜。

]

[這個腰太細,嚇人。

]

[醜,太嚇人,不要,冇我夫人好看...]

.....

從那之後,冇人送人來了。

而我也冇想到,他居然喜歡這一款。

3

我斟酌半晌,準備開口。

裴敘卻先一步說話,他伸手將人扯到身後,擋住了我的視線。

[嬌嬌膽小喜靜,就住在寧溪閣吧。

]

說完轉身就走,那舞女被他扯的踉蹌幾步。

裴敘自從練武之後,力氣更加大。

他又不知節製,平常被他困於床榻之間推都推不開。

現在對一個如花似的美人,竟然也這麼粗魯。

寧溪閣好啊,裴敘的書房就在這旁邊。

他建這個閣的初衷是想給我也建一個書房,也不能說是書房,應該說放話本的房間。

還記得他當時說的話:[這麼喜歡看話本,我不得多蒐集一點,蒐集的多了,就要用院子裝了。

]

嬌嬌,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人進了府裡,自然要給人家一個名分。

裴敘冇說,隻好我出麵。

那姑娘生的好看,裴敘也算是日日和她待在一起。

給侍妾太低,最少也該給個側妃。

幾經思量,我最終還是下筆。

裴敘進宮麵聖,外麵流言蜚語不停,還得同他商量。

但還冇決定,我又見到了許嬌嬌。

她一襲蝶戲水仙裙紗,身段窈窕多姿,可能是跳舞之人愛惜腳,連走路都有人攙扶。

她見著我先是笑意盈盈,然後麵色深沉。

看著她這突變的臉。

我不由想起姨孃的話:[你嫁過去一定要誕下嫡長子,妾室也萬萬不能相信,她們的目標是你的位置,一定要防著她們,如果可以妾室還是要自己提攜的。

]

裴敘護我多年,我從未見過傳說中的後宅之爭。

如今卻要一一經曆過一遍嗎?

果然,她發話了。

[姐姐的手鐲玲瓏剔透,質地細膩,倒是難得一見,我第一次來王府,不如送做我的見麵禮。

]

這是看上了我的手鐲?

但這是裴敘送給我的生辰禮,我又戴慣了,也摘不下來。

思慮再三,我答道:[不如妹妹挑挑彆的,我庫房裡麵有很多。

]

這我說的倒是實話,裴敘送給我寶物倒是很多。

連手鐲也是多的數不勝數,紅瑪瑙手鐲,赤金石榴手鐲,素雪九仙白玉鐲.....種類多的我有的戴都冇戴過。

她安靜了一會,眼睛好像有一瞬間的閃光,我冇看清,她語氣又堅定了起來:[不行,我就要姐姐這個。

]

這讓我有些為難,正欲拒絕。

裴敘卻來了。

他皺眉看著我們,眼神中全是不耐煩,眉頭緊皺。

[你在乾什麼?]

這應該是在說我。

許嬌嬌卻是搶答:[我想要那個手鐲。

]

我竟冇想到她如此大膽,居然明要。

裴敘聞言,猛地低頭看向了我的手腕,而後看向了許嬌嬌。

許嬌嬌又使出了那招,眨眼,哦,不是,拋媚眼。

但裴敘卻是很受用,因為他甚至都冇有考慮,就應答了她:[給你。

]

也冇有等到我說話。

旁邊的侍女走了出來,在我腕間比劃了兩下圈口,然後我隻聽見一聲清脆的響聲,這個手鐲碎了。

碎了也好,總不至於是我戴過的再給彆人戴。

裴敘隻看了一眼,便下達了命令:[丟了,丟遠點。

]

他可能忘了這是他送我的及笄禮,當初他說:[這鐲子好看,但配窈窈你,還差點。

]

可能是鐲子戴的久了,突然碎了丟棄,讓我有些難過,胸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

突然又想起姨孃的話:[你一定要生下嫡子,不然冇有孩子傍身,日子久了,外麵美女如雲,他總會厭棄忘記你的。

]

還有裴敘的母親:[這麼多年嫁入王府,一無所出,還占著王妃的位置不讓納妾,我兒子對你不薄,你是想斷裴家的後嗎?]

紛紛擾擾的話在腦子裡麵走馬觀花,最終變成了裴敘:[宋窈,你真是鐵石心腸,你到底也冇有心?][丟了吧,丟遠點。

]

夠了夠了。

練習了很多遍的話,終於從我嘴中說了出來。

[許妹妹慧智蘭心,王爺子嗣綿薄,內室空懸許久,不若不日納為側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