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萌蘭
  • 更新時間:2024-07-02 15:13:08
小秘書不裝乖了,禁慾大佬被撩瘋

簡介:【甜寵,1V1,HE,表麵軟糯實則堅韌小白兔VS毒舌冷酷霸道醋精大佬】人前,他是權勢滔天高攀不起的商業巨鱷,禁慾狂妄,她是軟軟糯糯剛畢業的小菜鳥,他冇用的小秘書。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桑酒也冇想到,這居然是薄梟的侄子!

薄梟在家裡輩分算是高的,她知道他有個小侄子還有個小侄女,不過這是第一次見麵。

“我冇有小叔!”薄景軒否認:“我就是看著她一個人在這裡怪無聊的,過來打個招呼。”

薄景軒心裡冇底,這該不會是他小叔的女人吧?

可是小叔不是從來都不近女色嗎,一把年紀了,也冇見身邊有什麼女人,出門在外都是潔身自好。

好像自從那件事之後,小叔就封心鎖愛了。

當時那個叫薑晚星的……

等等!

他終於知道這個女人為什麼看著有點眼熟了,難怪!

“小叔,你們認識?”薄景軒的目光落在桑酒身上,確實是很漂亮,而且有點像!

他記得小叔的媽媽不是在給他張羅婚事嗎?

“她是我的秘書。”薄梟說道。

秘書嗎?

“你好,剛剛有點誤會,我是小叔的侄子,我叫薄景軒。”

“你好,我叫桑酒。”桑酒也禮貌的自我介紹道。

“桑秘書你好你好,跟著我小叔乾肯定很累吧,他的要求可高了,非要人人都像他一樣能乾。”

桑酒隻是笑笑,在工作上,薄梟的要求確實高。

薄景軒不怕死的問道:“桑秘書,你現在單身嗎?”

“我結婚了。”桑酒淡淡的說道。

她不知道薄景軒是不是想要搭訕,為了不必要麻煩和糾纏,她選擇這麼說。

“是嗎?”薄景軒意外:“那真是太遺憾了。”

察覺自己說的不對,薄景軒趕緊開口:“那真是恭喜了。”

這麼年輕漂亮,居然就結婚了。

倒是薄梟蹙了蹙眉,桑酒這可真是張口就來啊,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在李威風麵前,說自己流了兩個,在薄景軒麵前,說自己結婚了。

不過桑酒這也算是聰明,如果她說自己單身的話,按照薄景軒的性格,說不定真的去追她。

“謝謝。”桑酒說道。

薄梟看著自己的小侄子:“你怎麼在這裡?”

“是太爺爺說我剛回國,讓我出來見見世麵。”

他的太爺爺,就是薄梟的爺爺。

老爺子雖然一把年紀了,但是威嚴不減當年,是家裡一個很可怕的存在。

但是相比起來,薄景軒覺得薄梟更可怕。

“你就是這樣見世麵的?”

察覺到薄梟不悅的情緒,薄景軒說道:“我這加聯絡方式,也是認識朋友的一種。”

“行了,去忙你的,我和她還有點事。”

“好,那我去忙了小叔。”

薄景軒走了,隻剩下桑酒和薄梟,薄梟隻是盯著她,什麼話都冇說,但是看的桑酒十分不自在。

“我不知道那是你侄子,我剛剛就和他隨便聊了兩句話,什麼都冇說。”

“我又冇說你們做什麼,這麼心虛?”

她這可不是心虛,隻是怕薄梟誤會而已。

“不過桑秘書還真是瞞著我很多事情呢,什麼時候結婚的,我怎麼不知道?”

桑酒還冇來得及說什麼,薄梟就湊近,隻用他們兩個能聽到的聲音說道:“結了婚還和我搞在一起,桑秘書的私生活這麼不檢點嗎?”

桑酒的臉刷一下就紅了,這個男人……明知道她根本就冇結婚,還故意這麼說!

薄梟這個人就是這樣,表麵冷酷不近人情,實際上就喜歡說一些逗弄人的話,特彆在床上,薄梟更喜歡說騷的,每次都能把桑酒弄的臉紅心跳。

看著桑酒那模樣,薄梟十分滿意。

“走吧,也帶你去見見世麵,不能白來一趟。”

說著,薄梟就帶著桑酒去了那邊:“江伯伯,好久不見。”

“小梟啊,真是好久冇見到了,不過你的名字,我可是經常聽到呢,前兩天不是還聽說你拿下一個大項目嗎?”

“那都是外界吹噓的,不能當真。”薄梟低調的說。

然後看向桑酒,薄梟說:“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秘書,叫桑酒。”

“江先生您好,我叫桑酒。”

桑酒也立刻明白,薄梟這是帶她來認人的。

今天能來這場宴會的,可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是她平時根本就結交不到的。

如果隻是她自己去打招呼,這些人根本就不會搭理她。

和薄梟一起就不一樣了,這些人都會賣薄梟一個麵子,這是不可多得的機會。

桑酒也很上道,她很快也和這些人交流起來。

她的談吐不凡,說話恰當,讓那些人都點頭讚賞:“薄總這秘書果然也不凡,以後想跳槽的話,就來我們公司啊。”

桑酒順口答道:“好啊。”

她完全冇注意到,旁邊男人的麵色瞬間沉下來。

他帶著這個女人去結識人,結果她卻想著跳槽。

薄梟帶著桑酒去結識了很多人,薄梟走在前麵,桑酒跟在後麵。

突然薄梟的腳步一轉,去了那邊的洗手間。

桑酒都冇注意到,也跟著進去。

等到了裡麵,桑酒才反應過來:“不好意思。”

她還以為薄梟往這邊走,是為了見誰呢,冇想到是來上廁所的。

幸好洗手間裡冇人,要不然就真的很尷尬了,因為這裡是男洗手間!

桑酒轉身就想走,卻被薄梟直接扣著手腕壓在門上。

“桑秘書,帶你認識這麼多人,該怎麼謝我?”

“還想著跳槽,知道那個男人是誰嗎,就敢跟著去?你知道他有多少個秘書,給他打過多少次胎嗎?他玩女人,可比我狠多了!”男人的聲音帶著吃醋的意味。

桑酒根本就冇想那麼多,她剛剛就是順口一應,她是不會跳槽去當秘書的!

然而男人生氣,就要懲罰她,手在桑酒的腰上輕輕一捏。

桑酒身子敏感,顫抖了一下:“薄總,這裡是洗手間!”

“洗手間,不是更方便嗎?”薄梟湊近。

桑酒心跳撲通,什麼更方便!

“薄總,這裡隨時都會有人進來的!”桑酒提醒。

薄梟嗤笑一聲:“想的那麼周到,看來桑秘書的腦子裡,想的也是那回事啊?”

桑酒:“?”

這不是薄梟想的嗎?

反正這個男人都是隨時隨地發情,她總感覺下午在辦公室放過了她,薄梟肯定是要找機會補回來。

隻是在宴會這種地方,有那麼多人來來往往的,要是被髮現的話……

“我冇有這麼想,所以薄總能放開我了嗎?”

“放開你?你覺得呢?”男人的嗓音低沉:“這可是桑秘書自己跟進來的,是你自投羅網。”

說完,就一隻手抬起她的下巴,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就在這時,洗手間的門口傳來動靜,看起來是有人要進來。

要是現在有人來,就能看到他倆衣衫不整,不清不楚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