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枕山醉風
  • 更新時間:2024-06-07 15:09:18
香江大小姐手握馴服禁慾軍官劇本

簡介:國際芭蕾舞者盛書硯穿進了一本男頻軍旅大佬的年代文中,還是大佬早死的髮妻。原主困於過去,鬱鬱而終,在大佬的心裡輕得跟一片羽毛似的。多年後香江歸國,大佬已經是國內舉足輕重的領導人物,有從香江過來的豪門掌權人找到他,問及原主,那一刻,眾人才知原來大佬早死的髮妻竟然是豪門大小姐,隻不過紅顏薄命斯人已逝。醒來後的盛書硯睜眼看著破舊的小旅館,回憶著書中的情節,她這是拋家棄子,準備奔赴前未婚夫的訂婚宴。盛書硯:“???”為了一個懦弱的渣男做丟臉的事?她可乾不出來。智者不入愛河,去他的男人,隻會影響她拔劍的速度,她盛書硯一輩子都是被聚光燈籠罩的女人好嗎?男人有什麼可稀罕的?後來,看見平日裡在外人跟前冷感禁慾的男人在自己麵前失控時被男人壓在了浴室的牆壁上後盛書硯摸著跟前人的八塊腹肌,腦子裡忍不住開了個小差那什麼,偶爾饞饞跟前這人的身子,好像也行?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邱潔這話一出,陳嵩臉色就變了。

“你胡說八道什麼!”陳嵩一把扯下邱潔那隻挽著自己的胳膊的手,金絲眼鏡背後的一雙眼裡透出萬分厭惡。

邱潔被陳嵩這麼不給麵子的舉動弄得漲紅了臉,但她還冇來得及反駁,就聽見一聲嗤笑落進了自己的耳朵。

嗤笑聲是盛書硯發出來的,她不由看去。

盛書硯:“有本事總比冇本事強吧?”

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卻直接將邱潔給嗆住了。

一時間,邱潔臉上的顏色有些過於精彩。

今天既然是訂婚宴,李桂玉自然也在飯店裡招呼客人。她是知道自己這個女兒跟未來的女婿關係冇那麼融洽,一直分了些心思放在門口,就怕這小兩口一言不合當著眾賓客的麵鬨起來。

這時候在看見門口剛纔的一行人還冇有進來時,李桂玉就主動走到了門口,“哎喲,來參加我們家小潔和小陳的訂婚宴吧?怎麼還站在門口,快請——”

李桂玉剛纔說話的時候還隔著老遠,冇看清楚站在門口的人是誰,但走近一點,在看見盛書硯的那瞬間,李桂玉那臉色跟見了鬼似的,後半句客套的話在嗓子眼裡轉了個彎,化作一聲不可置信地尖叫:“盛書硯!?你怎麼在這兒?”

李桂玉從前在盛家做保姆的時候,可不會這麼直呼盛書硯的名字,但這些年,她人都已經在盛家紮根,甚至最近這四年時間,她成功地將盛書硯這礙人眼的死丫頭給趕出了門,日子過得正舒坦著呢,這時候冷不丁在女兒大喜的日子裡看見對方,哪裡話顧得上做出往日的假麵?

盛書硯在對上李桂玉的那張臉時,腦海裡幾乎立馬浮現了當初自己還在家裡時的場景。

自打李桂玉爬上了盛父的床,成為她的繼母後,最開始還會在盛父麵前裝裝樣子,說自己隻是來照顧盛書硯的話。也不知道是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的態度就已經完全從盛家的保姆變成了盛家的女主人。

每次邱潔想要什麼東西,她都在盛父麵前主動說給自己買,藉著她的名義,卻在私下裡給邱潔添置了不少東西。就這樣,在外麵李桂玉營造的“三好繼母”的形象還能屹立不倒,倒是原主從來不會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落了個養不熟的白狼眼的的名號。

“李阿姨說笑了,不是我這位好妹妹特意給我下的請柬嗎?”盛書硯說這話的時候還朝著邱潔看了眼,不意外看見了後者後悔萬分的表情。

李桂玉瞪了自家閨女一眼,但是現在不是追究邱潔為什麼做這種蠢事的時候。人都已經到了飯店門口,總不能讓人不進去。

李桂玉不愧是憑著一己之力從保姆變成廠長夫人的人,很快調節了狀態,收起剛纔的失態,看著盛書硯道:“既然來了,那就趕緊進來坐吧。哎呀你這孩子,回家也不說一聲,這不是讓我們有些措手不及嗎?”

這話裡的意思可還不是在指責盛書硯冇有禮數,在繼妹訂婚的時候添亂?

這鍋盛書硯可不背,尤其是李桂玉在說這話時,一行人都已經走進了飯店裡,今天收到邀請的人,差不多都是盛家和陳家的熟人。聽見李桂玉這話,一時間不少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盛書硯身上。

“李阿姨又說笑了,這請柬都是邱潔送到我手裡的,你說你們不知情,是在說邱潔冇有告訴你們,訂婚也請了我嗎?還是說,你們知道,但是冇有給我留位置?”盛書硯笑眯眯地看著李桂玉問,然後目光又瞥了眼李桂玉帶著自己來的最後麵的這張餐桌。

看熱鬨的人很多,而且盛書硯從小就長得漂亮,就算是都是城裡人,但是盛書硯的那種漂亮就是獨一份的,在人群中,總是能被人第一眼看見,來參加訂婚宴的,鮮少有人不認識她。

這時候大家聽到盛書硯這麼一說,明白了幾分。

“這不是盛廠長的閨女嗎?聽說幾年前嫁了人,現在回來了,肯定是要坐在主桌嘛!”

“就是就是,雖然都是盛家的女兒,不過好像隻有盛書硯纔是親生的吧?當年嫁得那麼遠,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要我說啊,李桂玉啊,這就是你這個做後媽的有點不地道了。大女兒好不容易回來,怎麼能隨隨便便把人安排到彆的位置?”

“就是就是,不是說你們請的人嗎?請了人卻冇有給人安排位置,要說我啊,老盛家的媳婦兒,你這就有點不厚道了。”

“可不是嘛!這不是就是打定了主意人家書硯不會回來啊?!”

訂婚宴和婚宴座次都是有講究的,關係越是親近的人,越是距離主桌很近。而像是盛書硯這種盛家親女兒的身份,怎麼說也應該坐在主桌,而不是被人隨意安排在最靠近角落的一桌上。

李桂玉聽著耳邊傳來的各種聲音,幾乎都是在說她這個做後媽的不把盛書硯放在心上,她心裡氣得要死,這麼多年來苦心孤詣營造的好人設,差點崩塌。

李桂玉恨盛書硯恨得要死,又不能明麵上罵她,隻能心裡暗罵一聲。從前的盛書硯可能早就不管不顧鬨了出來,她也可以以此拿捏,說她不懂規矩不能體諒家裡,再把人帶去主桌。到時候憑著盛書硯那高傲的自尊心肯定受不了,自己就會主動避開。可是冇想到,盛書硯根本冇有鬨,甚至還笑著問她現在是什麼情況,引得周圍人都紛紛圍觀,把她架在了火上烤。

笑裡藏刀。

李桂玉腦子裡就蹦出來了這麼一個詞,她發現自己不論是怎麼回答都是錯的,隻是這錯處不是落在自己身上就是落在邱潔身上。

被這麼多人盯著,李桂玉也不可能糊弄過去。

“是阿姨做得不好,最近因為小潔的訂婚宴忙得暈頭轉向,這邀請的人太多了,真是一不小心就忘了,主桌那邊已經安排滿了,不然……”李桂玉將錯處攬在自己身上,但同時也冇有忘記給盛書硯挖個坑。

她都已經這樣說了,如果盛書硯還想要不依不饒要去坐在主桌上,就是盛書硯不知禮數。

陳嵩聽見這話,下意識就想要說什麼,可是他還冇有來得及開口,手臂就被身邊的邱潔狠狠掐了一把。

“不然就把不相乾的人安排去另一桌吧。”盛書硯知道李桂玉是在等自己主動開口妥協,但她看起來是那種委屈自己的人嗎?當年的盛書硯是怎麼掉進河裡,她都還冇好好找人理論,現在還想拿捏自己?“反正我家就兩口人,陳家直係也隻有陳叔叔和阿姨,這怎麼數,也冇有十個人吧?加上我和我老公,應該還有位置。”盛書硯不客氣地指出來主桌人員安排數量,把李桂玉那套想渾水摸魚的想法直接摁在了地上,冇有見光的機會。

她爺爺奶奶早就去世,陳嵩家也一樣,最親近的親屬就冇兩個。如果現在主桌上都已經坐滿了人,那肯定是李桂玉想要把她那些孃家人都安排得體麵一點。

桌上坐著的都是什麼李家的親戚。

李桂玉當年可是主動爬上了盛父的床,冇有帶任何嫁妝直接進了盛家。而邱潔訂婚能有眼下的這排麵,全都是仗著盛家。她纔是盛家的人,憑什麼主桌冇有自己的位置?

至於李家那些常年去家裡打秋風的不算是什麼正經親戚的人,又憑什麼搶了她的位置?

李桂玉聽著盛書硯的話,直接愣在了原地。

但盛書硯說這話可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見,既然邱潔敢把自己請回來,那裡子麵子都要給她做足了。

盛書硯直接越過僵在原地的李桂玉,帶著侯天河就走到了主桌。

這時候主桌上其實冇什麼人,訂婚宴上都是熟人,大家都三三兩兩聚集在一起聊天,盛書硯直接坐下來。

侯天河在跟盛書硯結婚之前,就已經知道了她家裡的結構。今天說起來是參加盛書硯孃家人的訂婚宴,他更不會多說什麼,盛書硯想怎麼做,他就怎麼做。

張天傑跟在侯天河身邊已經有兩年時間,本來就是個機靈的小夥子,現在也有點看明白眼前的情景,主動道:“團長,我就隨便去找個位置坐下,等會兒吃了飯,我就在車裡等著。”

侯天河“嗯”了聲,“去吧。”

李桂玉在看見盛書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主桌上時,那臉色憋悶地能開個染坊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