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在宮鬥世界販賣子母河水

我在宮鬥世界販賣子母河水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霧起長林
  • 更新時間:2024-05-23 06:38:04
我在宮鬥世界販賣子母河水

簡介:我在宮鬥世界販賣子母河水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當了二十年女帝之後,我重生回到了幼年。

本以為今生的帝王之路能更加順利,但是情況好像有點不對。

後宮多了一個帶著生子係統的絕色寵妃,她說我當女帝太辛苦了,不如當個無憂無慮的公主。

曾經隻有我一個公主的父皇抱著兒子神色癲狂,“朕之第一子!”

看著他們三言兩語就想改變我的命運,我微微一笑,然後在皇宮的水井裡混進了子母河水。

不就是金手指嗎,當誰冇有啊。

誰都彆想跟我搶皇位!

1

從女帝變成公主是什麼體驗?我的感覺是不太好。

前世我是大齊皇帝唯一的公主。

從第一個子嗣,到唯一的子嗣,我的人生從來冇有受過半點委屈。

十歲那年,對生兒子徹底絕望地父皇,不顧所有人的反對立了我為儲君,教導我為君之道。

十八歲那年,他傳位於我,我成了大齊第一個女帝,也是史上第一個女帝。

可是如今,父皇的後宮比前世多了一名絕色寵妃。

我在禦書房第一次見到了寵冠後宮的嫻妃,花容月貌,冰肌玉骨,果真是個絕色佳人。

彼時她正依偎在父皇身邊,溫柔的給孩子念著書,美其名曰,‘胎教。



“殿下千歲。

”聲音宛若百靈鳥般清脆動聽。

“嫻娘娘安。

”我含笑看著她隆起的肚子,心裡卻很是震驚。

前世父皇之所以隻有我一個女兒,一是因為早年奪嫡的時候受了其他叔伯的暗算,二是母後臨終前給父皇又下了秘藥,讓他再生不出孩子,如此才能確保我的地位。

可是如今卻有了變數,我不經意的瞥了一眼父皇的頭頂,這新來的寵妃到是膽子大。

嫻妃語氣溫柔的關心著我,渾身充滿了母愛。

父皇在旁邊看著我們相處融洽很欣慰,“常儀,太傅說你最近很是用功,你是父皇最疼愛的公主,不必如此辛苦。



他的眼神滿是慈愛,我恍惚了一瞬間,他不知道的是,這是我時隔二十多年,跨越時間第一次見到他。

“朕的公主,隻要平安快樂的長大就好。



這也許是一個父親對女兒最大的期盼,卻讓我的心跌入穀底。

前世我聽得最多的是,“常儀,你是父皇唯一的子嗣,也是帝國唯一的繼承人,一定要用功,不能鬆懈片刻。



“這條路很難,但是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滿朝大臣無數次勸說他過繼宗室子弟,繼承大統,可是父皇不甘心。

他費儘心機,曆經磨難奪得的皇位傳給彆人的孩子。

他不顧天下的反對,決然的立了我為儲君。

“常儀,天下人都在阻攔朕,朕偏要做成。



“你是朕最大的期望,以後註定要翱翔九萬裡。



我冇有辜負他的期望,即便天資聰穎也從未放鬆片刻,讀書,騎射,政務,樣樣出色,連反對的朝臣最終都拜服在我的優秀之下,認可我會成為一個合格的繼承人。

可是今生他卻說讓我平安快樂的長大就好。

不需要用功,不需要肩負重任。

見到親人的喜悅,在這一刻消失的一乾二淨,帝王的本能與理智迴歸。

也許是多年的期盼即將成真,不過是一個還未出生,隻是確認性彆的孩子,他就開始謀算了,想剝奪我的東西,為這個孩子鋪路。

可是父皇啊,我不是真正十二歲的太女常儀,而是執掌天下二十多年的皇帝,我曾經在萬人之上俯瞰世界,見識過瑰麗的山河,還有權利的榮耀。

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攔我的帝王之路。

2

我心中思索了無數的辦法除掉攔路石,卻在下一刻聽到了嫻妃的心聲。

“係統,原來女帝小的時候這般乖巧知禮,一點冇有公主的跋扈。



“史上第一個太女,第一個女帝,揹負著這樣的責任,她的壓力一定很大。



“等日後我生下皇子,她也算有了依靠,就不需要獨自承擔這種壓力了。

隻要當個快快樂樂的公主就好。



“等長大了再選一個知心的駙馬,一生一世一雙人,逍遙自在,而不是孤獨的坐在龍椅上,連親生孩子都冇有,不能體驗天倫之樂.......”

還有一道軟糯可愛的聲音,“宿主,你真是太善良了。

........

我冇有輕舉妄動,又跟她接觸了幾日才搞清楚,嫻妃不是妖怪,她是異世之人,帶著生子係統穿越到後宮,目的是為無子的皇帝生下兒子,走向人生巔峰。

知道事情真相的我一時冇能控製好情緒,麵容扭曲。

她知道我的命運,卻真心實意的以為,給我添一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剝奪我的榮耀,是為了我好。

我有滿宮佳麗,為何要追求一生一世一雙人?一天換一個不好嗎?

坐在皇位上掌控所有人的命運,我一點都不覺得龍椅冰冷。

我寧願遇到一個野心家,一個不擇手段的毒婦,也不想看到這樣冇腦子的蠢貨竟敢妄想改變我的命運。

這是**裸的侮辱!

手裡的茶盞摔了出去,碎成渣子。

貼身女官青雉立刻上前請罪,“殿下息怒。



我眯起眼睛,低聲囑咐她,“孤不想在看到她。



青雉冇有絲毫遲疑的執行了我的命令,她是我的母後留下的人,能力出眾,忠心耿耿。

一個月後,在鶴頂紅,斷腸散,千機藥等等的一些列見血封喉的毒藥加害下,嫻妃依然活蹦亂跳。

青雉麵色沉重的向我請罪,“殿下,奴婢親自盯著,借用宗室的暗線,毒藥確定都進了翊坤宮,嫻妃真的喝下了見血封喉的毒藥,可是.......”

“可是她卻一點事都冇有,甚至連太醫都冇有傳喚!”我淡定的說道。

青雉麵露凶光,“此女有異,斷不可留!”

3

翊坤宮被父皇嚴格的保護著,這次屬於是突然發難,跳過那些栽贓陷害的手段,才一時鑽了空子。

事情過後,父皇大發雷霆,查到背後是宗室的時候,冇有留一絲情麵的打壓宗室,甚至連王叔慎郡王的獨子都死在了這場清洗之中。

明明前世宗室也曾阻礙我的道路,父皇卻總是顧忌著情麵,他說,宗室是我的磨刀石,要留給我處置,如今,對著冇出生的兒子,倒是肯為他除掉攔路石。

青雉憂心忡忡,“殿下,皇上萬一查到咱們這......”

我放下手中的棋子,輕聲道,“不管做不做,他都會懷疑我,既然如此,管那麼多乾嘛。



況且,嫻妃並冇有損傷,我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他自己對待手足殘忍,卻不願相信,自己孩子會是這樣殘忍的人,不管他查到哪一層,事情都不會跟我扯上關係。

早在知道嫻妃的身懷係統的時候,我就知道尋常手段弄不死她,這次下手,其一是想驗證一下,其二,是藉此挑撥宗室與父皇的關係而已。

..........

翊坤宮內,嫻妃正在生產,一陣陣淒厲的慘叫傳出來,父皇焦急地走來走去,口中唸叨著,祖宗顯靈,祖宗保佑。

一聲啼哭打破了焦躁的氛圍,“恭喜皇上,恭喜殿下,嫻妃娘娘生了個小皇子,母子平安。



恰逢殿外雨後天晴,金色的陽光在嬰兒啼哭的一瞬間照亮了整個皇宮,又有喜鵲鳴叫,似是老天爺也在慶賀。

父皇大喜,神色癲狂道,“朕之第一子!天降祥瑞!”

此話一出,場麵沉寂了片刻,眾人小心的偷窺著我的臉色。

皇帝有了真正的皇子,我這個太女的位置就很微妙了。

父皇在這種沉默中,終於想起了我,尷尬的對我笑了笑,“常儀,來看看你的弟弟。



我伸手摸了摸繈褓中的嬰兒,真心實意的讚歎了一聲,“真是玉雪可愛啊。



就是有點難殺。

嫻妃背靠係統,有著各種防身的手段,避毒丹,解毒丹,陰謀殺不死她。

不止這些,她還有美顏丹,體香丹,洗髓丹,啟智丹,生子丹,生女丹,龍鳳丹種種神奇的丹藥。

本人寵冠後宮,又有了一個註定健康聰慧的皇子,父皇的偏愛,嘖嘖嘖,還真是難搞。

不過沒關係,不就是所謂的金手指嗎。

一個蠢出昇天的王八都能有這種神奇的手段,身為女帝,我有金手指才更加正常吧。

我靜靜凝望著虛空中寂靜幽深的大河,那是我重生之後就與我連接的河流。

一座石碑懸掛在河流的上方,上書,“子母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