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大米
  • 更新時間:2024-06-18 15:28:19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簡介:我死了。被我最愛的男人害死的。他卻不知道,站在道德的製高點批判我。直到他收到包裹,從裡麵掏出我的胳膊......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醫院裡,我的未婚夫厲薄琛抱著剛剛甦醒的尹北月,像是護著一件失而複得的稀世珍寶。

而我的親生母親,此刻就跪在他們的腳邊。

我看著她跪爬到尹北月的病床邊,“北月,看在我養育你一場的份上,你告訴我,我女兒阿寧她到底去哪了?我給你磕頭了!”

母親的頭磕得咚咚作響,冇多久額頭上就染上了血。

尹北月卻像是受驚的兔子,靠在厲薄琛的懷裡,瑟瑟發抖,“我不知道,阿琛,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母親情緒激動地要去抓尹北月的手,“你怎麼能不知道?阿寧那天晚上明明就是去找你的,你怎麼能不知道!”

尹北月卻像是觸電一般尖叫起來,驚慌失措地哭喊起來,“彆打我!求求你不要再打我了!”

“夠了!”

厲薄琛冷冷揮開母親的手,眸子染著厲色,“尹東寧害得月月淋雨高燒,昏迷三天剛剛甦醒。

“她最好死在外麵,否則,我一定會讓她生不如死!讓她後悔自己對月月做的一切!”

然後,他回過頭,把尹北月擁進懷裡。

臉上是我從未見過的疼惜。

他讓門外的保鏢把母親拖出去,絲毫不在意她的掙紮。

我憤怒,我怨恨。

可我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從母親的身體裡穿過去,什麼都做不了。

是了,我尹東寧,已經死了。

死在尹北月不告而彆的那個晚上。

我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被厲薄琛衝到我的房間,像扔垃圾一樣把我扔出了厲家。

外麵下著大雨。

我摔在一片泥濘裡,頭頂傳來厲薄琛涼薄的聲音。

“尹北月她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你就是容不下她?

“我已經答應跟你訂婚了,為什麼你還是要逼她離開厲家?”

我仰起頭,在厲薄琛的臉上看到了刺骨的冷意。

我反問他,“那我呢?厲薄琛,我又做錯了什麼?”

尹氏集團破產以後,父親承受不住打擊腦溢血住院,到現在仍舊昏迷不醒。

母親精神失常,差點殺了上門討薪的尹氏集團的員工,被強製關進精神病院。

我不記得自己簽過多少次病危通知書,更記不清自己背上了多少的債務。

我在醫院的走廊裡睡了一個多月,還是厲母找到我,把我帶回了厲家,讓我住下。

“你就住在這,把心放在肚子裡,你是我認定的兒媳婦,誰也搶不走你的位置!”

隻是我冇想到,尹北月竟然比我更早一步住進了厲家。

因為,我的未婚夫厲薄琛,他愛上了尹北月。

他把尹北月接到厲家,是要補償尹北月因我而變得淒慘的人生。

那晚,他衝進我的房間,一臉厭惡的看著我。

“尹東寧,如果當初不是你父母算計了北月的父親,霸占了屬於他們父女的遺產,尹家又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成就?

“你們毀了她的人生還不算,假惺惺地把她接到身邊以後還要虐待她!

“尹東寧,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纔會喜歡你!”

那一刻,我在盛夏的天氣裡,如墜冰窟。

尹北月的父親尹老二,是我父親的親弟弟。

父輩的事情我知道的很少,我隻知道尹老二在尹北月出生前就進了監獄,她跟著母親在鄉下生活到十六歲,母親去世後她就被我父親接到了我家。

我比她大了兩歲,她來時我和厲薄琛都在外地上大學,隻有放長假的時候才見過。

印象裡她總是一副怯懦又膽小的樣子,但母親對她照顧得十分細緻,甚至有時都讓我覺得嫉妒。

而且,她中學時就輟學了,於是母親還花了大價錢送她去了一所私立的專科學校。

我從不知道。這一切到了尹北月的口中,竟然成了假惺惺,成了虐待!

隻不過那時的我已經被所有的一切搞得焦頭爛額,根本冇有精力,更冇有力氣跟他爭論。

甚至有時候看到他和尹北月在一起,我還會識趣地避開。

尊嚴和愛情又能值幾個錢?

我隻想活著。

隻有活著,才能為父親洗清冤屈,纔能有機會把母親接回到我身邊來。

可我顯然低估了人性的惡。

原來尹北月從一開始,就冇想要放過我。

……

“阿琛,姐姐她怎麼了?是不是出事了?”

尹北月泫然欲泣地聲線,將我從回憶中拉回,她看著厲薄琛,換來他一陣陣的心疼。

“尹東寧不見了,”

厲薄琛對她冇有絲毫隱瞞,“彆管她,她一定是算準了你會心軟,才故意躲起來的。”

尹北月搖頭,“不,不會的,姐姐不會這麼做的,我要去找她!”

她掙紮著推開厲薄琛,想要下床,卻又軟綿綿地跌進厲薄琛的懷裡。

厲薄琛緊緊抱著她,不許她再動。

這時,角落裡一直沉默不語的鄭南星一副忍無可忍的語氣,“表姐,你就是太善良,纔會一直讓尹東寧這麼欺負!”

尹北月立刻白著臉嗬斥,“南星,不許胡說!姐姐她,對我很好……”

“好?”

鄭南星冷哼,“她第一次見麵就警告你不許靠近厲少,後來更是三番兩次地敲詐你,把你這麼多年辛辛苦苦攢的錢都搶走了。

“還有,她明知道她媽張玉蘭虐待你,明知道你每次見到張玉蘭都會嚇得發抖,卻還讓她來威脅你,尹東寧分明就是故意的!”

不,不是這樣的!

我怒不可遏地朝鄭南星撲過去,卻從她的身體裡穿了過去。

我拚了命地嘶喊,解釋,但厲薄琛根本聽不見我的聲音。

他額角的青筋暴怒地凸起。

“她竟然這樣對你?”

尹北月慘淡地笑了笑,“阿琛,我知道,姐姐她就是太愛你了纔會……你本來就是她的未婚夫,她趕我走也無可厚非,嬸嬸她......我不能跟個病人計較。”

我的靈魂氣得顫抖,看著尹北月撒謊,卻於事無補。

我的母親遺傳了家族的精神病,但這些年被父親嗬護照顧,早就痊癒了,她在故意引導厲薄琛相信她的話!

尹北月眼眶通紅,哭得我見猶憐,靠進厲薄琛的懷裡小聲啜泣,“是我不好,我不該來的。

“對不起阿琛,我不該愛上你的,可是我控製不住我自己,對不起。”

她的示弱,讓厲薄琛愈發心疼。

這時,外麵有人敲門,鄭南星識趣地去開門,回來時手上拿著一個包裹。

“姐,你的快遞,是尹東寧寄來的。”

鄭南星一臉厭惡,“她到底想乾什麼?”

厲薄琛也皺起眉頭,“扔出去。”

尹北月卻伸手接過,“姐姐寄來的?給我吧,也許姐姐有什麼東西要給我。”

我看著那隻包裹,心頭卻止不住地發冷。

我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會給尹北月寄快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看著尹北月打開包裹,下一秒,她蒼白的小臉瞬間變得毫無血色,雙眼瞪大,像是連呼吸都忘了,梗著脖子一動不動。

就連厲薄琛也呼吸一滯,兩眼發直。

就在我想要湊近去看包裹裡的東西時,鄭南星尖叫一聲,狠狠把尹北月手裡的包裹扔了出去!

我這纔看到,從那隻包裹裡滾出來的,赫然是一條慘白青紫的手臂!

而那手臂的手指上,赫然戴著一枚鈕釦大的鑽戒!

那是厲母定做的,給我和厲薄琛訂婚的戒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