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我是相府流落在外的女兒

我是相府流落在外的女兒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杳杳文化
  • 更新時間:2024-05-24 10:57:09
我是相府流落在外的女兒

簡介:我是相府流落在外的女兒。上一世母親的婢女懷恨在心,在母親生產時將她的女兒和我偷換後逃出府後,極儘虐待。我被尋回後,假千金對我屢次陷害,使得眾人的心逐漸偏向假千金。最後更是將我拉入蓮花池中。眾人急著救她,不會水的我竟被活活淹死。再睜眼,我回到了剛被認回的那一天。看著一向端莊母親抱著我痛哭和站在後麵麵露擔憂眼裡卻難掩惡毒的假千金時。我佯裝懵懂無辜,主動拉住假千金的手:「姐姐,你長得跟我養母好像啊。」假千金臉色钜變,眾人也露出困惑的目光。我勾唇冷笑,裝傻充愣誰不會啊。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我是相府流落在外的女兒。

上一世母親的婢女懷恨在心,在母親生產時將她的女兒和我偷換後逃出府後,極儘虐待。

我被尋回後,假千金對我屢次陷害,使得眾人的心逐漸偏向假千金。

最後更是將我拉入蓮花池中。

眾人急著救她,不會水的我竟被活活淹死。

再睜眼,我回到了剛被認回的那一天。

看著一向端莊母親抱著我痛哭和站在後麵麵露擔憂眼裡卻難掩惡毒的假千金時。

我佯裝懵懂無辜,主動拉住假千金的手:「姐姐,你長得跟我養母好像啊。



假千金臉色钜變,眾人也露出困惑的目光。

我勾唇冷笑,裝傻充愣誰不會啊。

1

母親疑惑的朝我看來,似是詢問。

我假裝無意般接著說:「從小到大我就一直奇怪為什麼自己和母親長得不像,今天才知道原來是養母啊。



故意盯著假千金,也就是蘇珍的臉看了看:「今天一見姐姐,倒是覺得姐姐與我養母格外相像呢,就像我與母親的母女相一樣的。



眾人聽見我的話,眼中的思索更濃了。

就連母親也轉身去盯著蘇珍的臉一直看。

她慌亂極了,指甲深深的掐進了肉裡。

我在母親身後,故作單純的看著她。

嗬!拭目以待吧,接下來我不會再坐以待斃,重蹈上一世的覆轍。

上一世這個時候,我剛被母親找回。

她就像今天這樣抱著我痛哭,而我也為終於逃離養母的虐待找到親生母親而滿心歡喜。

這時候的我小心翼翼,不敢相信自己擁有了幸福。

母親向我介紹,我原本應該是相府家的千金,隻是被奸人所害,這才流落在外。

說到這兒的時候,我看見那姐姐臉上有一絲不自然。

而她身後這位則是被人替換到相府的我的姐姐蘇珍。

我看著這位親切友善的姐姐,心中滿是歡馨,從此,我也是有姐妹的人了!

但我冇有想到蘇珍卻包藏禍心。

她來到我麵前,雙手牽起了我的手,憐惜道:「妹妹,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是姐姐占了你的位置,這才讓你受了這麼多的苦。



我搖了搖頭,不忍看這麼溫柔的姐姐落淚,很是理解:「姐姐你也不知道的,這件事與你無關,不必自責。



冇想到,我說完之後,她反倒湊近我。

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之後便將衣袖塞到我手裡,自己往地上倒去。

我目瞪口呆,不知道為何會這樣。

伸出來了手,想要去拉她。

結果她大力的揮開了我的手,邊喊道:「妹妹,我知道你看不慣我,恨我搶了你的位置,但是我也不想這樣的啊。



母親聽到之後,立馬過來。

看都冇有看我一眼,就全身心放在了蘇珍身上,將她扶起。

我就那樣愣愣看著她們母女情深,感覺自己像個格格不入的外人。

這時候,母親確認了蘇珍的安全,轉頭看向我,就看到了我手上殘留的碎步。

她當即皺了皺眉頭,眼中的神情也從寵溺變為厭惡。

蘇珍趁機貶低我:「母親,想來妹妹也不是故意的,隻是在那養母家中被教壞了,這才一時衝動。



母親也因此冇了見我養母的興趣,將我撇在身後,與蘇珍親親蜜蜜挽著手,冷冷將我帶回。

而現在,死過一次之後,我一定要讓她得到應有的報應!

看著蘇珍慘白的臉,我心裡更加開心。

麵上卻故作擔憂,詢問著她:「今日一見母親,我才明白原來真正的母女這麼相像,說起來,姐姐似乎也……」

我連忙故作慌張的捂住了嘴,點到即止。

這樣我不用說出口,眾人反而會自己補全。

我與母親相像是真母女,那麼蘇珍與我養母相像,她們是否也是真正的母女呢。

母親發了話:「既然你這麼說,那我還真想見見你的養母了呢。



這時候,蘇珍目眥欲裂,眾人都看見了她的異常。

她百般阻撓,最後更是裝作突發不適,這纔打消了母親的念頭。

不過,我看見母親隱晦的目光看著蘇珍,低頭思索。

嘴角勾起來,看來,我的目的達到了。

懷疑的種子已經種下,就等著合適的時機開花結果。

2

上一世,我可是活的憋屈極了。

在養母那裡處處被虐待的我,進入新環境之後,小心翼翼的去討好所有人。

結果卻在蘇珍的一次次陷害、汙衊之下,被所有人厭棄。

那時候的我已經因為接二連三的事情在眾人眼中成為一個惡毒之人。

父兄和鳴母親認為我不配他們的親情,將我從特意為我佈置的房中趕了出來,我無處可去,隻好住在柴房裡。

親人不願見我,連府中下人也看不起我,恨我欺負她們至純至善的珍小姐。

我為了活下去,隻能自己去廚房偷偷摸摸撿些爛菜葉、冷饅頭來充饑。

被髮現之後還要被下人毒打一番,是的,連府中下人都可以隨意欺辱我。

而我的父母兄長都對此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滿心滿懷的牽掛著那個假千金蘇珍。

我那時候已經萬念俱灰,本以為回到真正的家中就可以被k嗬護著,被疼愛。

哪裡能料到能變成這個樣子,這樣,比我在養母那裡還要更加痛苦。

至少,那時候我會心生一份懷疑,這個女人真的是我的親生母親嗎?

然後抱著我真正的家人總有一天會找到我,接我脫離苦海的念頭睡去。

現在,我卻隻能清醒的知道,我的親人,我的血脈至親。

他們對我厭惡至極,甚至不願看我一眼,除了身體上的痛苦,還有數不清的心靈上的痛苦。

我不知道為何蘇珍這位姐姐對我這麼做,隻以為是哪裡惹了她不開心。

一直默默忍受著,期盼有一天她還有這個家能夠真正的接受我。

冇有想到,她視我為眼中釘,要我的命。

那天是花燈會的前一天,我獨自一人來到蓮花池邊賞花。

我心中默默祈禱,明天他們出門時能夠帶我一起。

我會相當識時務,遠遠跟在後麵,不去礙大家的眼。

這時候,蘇珍突然出現在身後,她開心炫耀:「蘇非,明天母親父親和兄長都會陪我去花燈會呢,可惜你不能一起了。



心中早有預料,我失落的垂下了眼。

蘇珍卻不依不饒:「他們還特意為我準備了好看的釵環和衣裙,我都挑不過來呢。



我依舊默不作聲的忍著自己的傷心。

她卻突然來拉上我,在我耳邊道:「蘇非蘇非,你從出生就是錯的啊,你的養母是我的親生母親,而你的親人們則視我如珠如寶,棄你如敝履。



我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她將我一起拉入蓮花池中,在我耳邊說話。

「我母親當初將你我調換了,現在就讓我們看看,你的親人們會救我還是救你。



在我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她又笑了笑補充:「對了,其實我會水。



掉下蓮花池後,我們接連呼救,動靜把大家都引來了。

父親和兄長慌忙跳下來,一些下人也急急忙忙下來。

隻是都是衝著蘇珍去的。

我的心裡一片冰冷,露出了淒涼的微笑。

雖然早就知道會是這樣,但親眼看見還是心痛欲裂。

我隻能自救,抓住了一根樹枝想要爬上去。

結果兄長卻急著救蘇珍,揮走了我的樹枝,嘴裡還罵著:「你怎麼這麼惡毒啊,你這樣的人不配活著!」

我就那樣慢慢沉入水中,一點一點感受水進入我的口鼻,活活被淹了。

所以這一次,我一定要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我會揭開養母和蘇珍的真麵目,奪回我的父親母親和兄長!

3

現在,母親帶著我回了府。

冇有蘇珍的刻意抹黑,母親眼裡我還是那個可憐的流落在外的親生女兒。

一路上,母親都緊緊拉著我的手,訴說著對我的抱歉。

我看著母親端莊的臉上流露出的心疼,幸福極了,依偎在母親懷中。

蘇珍則礙於我剛剛的發言,怕再惹我說出什麼,靜坐在一邊不敢開口。

就這樣,我們一行人回到了相府。

父親和兄長得知了我被找回的訊息,早早就等在府外,準備著迎接我歸家了。

我對著兩人喊出格外激動的一聲:「父親!兄長!」

「唉!我們在這兒呢!」他們也立馬應和道。

看著他們滿臉的慈愛,我眼眶都紅了,連連落淚。

他們兩人不知所措,急忙使出渾身解數來勸我,逗我開心。

母親看著我們三人齊樂融融的樣子,也露出了笑顏。

蘇珍在一旁看著這景象,眼中是熊熊燃燒的嫉恨。

她忘記了剛剛對我的關於養母發言的畏懼,擠上前來。

故作體貼對著父親兄長嬌嗤:「父親,兄長!妹妹能找回來實在是上天保佑,也不枉我這些天來一直吃齋唸佛的祈禱了。



二人聽了這話後,連連讚歎蘇珍的懂事。

就連母親也重新對她笑了起來。

這時候,她又故技重施,想要在初見的父親兄長麵前敗壞我的形象,便道:「隻是剛剛母親接妹妹時,妹妹總唸叨著養母……」

父親和兄長麵上笑意一滯,這也是他們的心結。

總歸流落在外了十幾年,他們擔心我被收養人家壞了品行,帶來一身惡習。

蘇珍接著:「可能妹妹並不想回來相府生活,而是想繼續跟著養母呢,這樣反而讓妹妹不高興。



母親聽見麵上露出了詫異,剛想反駁,我就開了口。

「姐姐,或許是我讓你誤解了,剛剛我明明是看著母親和我極其相像,突然發覺姐姐和養母也有七八分相似罷了,這才說了一嘴。



「怎麼到姐姐那裡,就成了我想繼續跟著養母了呢?我的家這麼溫暖,家人們待我這麼好,我喜歡現在的家!」

說到後麵,我真情流露,聲音中都帶了哽咽。

上一輩子,也是這個時候。

蘇珍讓母親對我初見就留下了惡毒的印象,又接著破壞我在父親兄長麵前的印象。

她也同這回一樣假裝與我親熱,關心我的情況。

那時候,母親對我有了隔閡,遠遠在一邊看著。

父兄熱情的來歡迎我回家,一番介紹之後,他們柔聲問我之前在養母家中過的如何。

冇錯,他們找到我時,便已經調查清楚了我流落在外的十幾年是如何度過的。

家中隻有一位養母,獨身帶著我一個小孩子,撐到瞭如今。

我那時候雖然天天被養母虐待,但還是感念著養母撫養我長大的恩情,便敷衍說養母待我不錯。

而蘇珍,那時候早已與養母見過不知道多少年了,也清楚她對我的虐待。

她裝作不經意的撩開我薄壁的衣衫,身體上駭人的青紫就展現在了眾人眼前。

我害怕極了,擔憂養母虐待我的事情被髮現,連累養母得了相府的懲罰,立馬掩住身子。

一時之間,大家麵上都出現了異樣的神色。

蘇珍大驚喊道:「妹妹!你怎麼能如此不自愛呢?!」

我不懂她的意思,隻呆呆的看著父親與兄長。

壓根不知,她這一嗓子直接敗壞了我的名聲,既掩護了養母的惡行,又將我拖入汙泥之中,從此再也洗不乾淨。

剛剛隻有蘇珍離我最近,父親和兄長礙於男女之彆,我又動作快,他們根本冇有看清。

隻隱約看見我身上有青紫。

母親更是漠不關心,皺了皺眉頭。

這一下,三人的目光直接都變了,像是在看什麼肮臟之物。

父親和兄長也不著痕跡的遠離了我,不再和我有肢體接觸。

我無措極了,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不知道為何一瞬之間原本溫柔和善的父親兄長就避我如蛇蠍,還用看臟東西的眼光看我。

自此,一家人就對我極其厭惡討厭。

而現在父親兄長對我印象極好,看到我對這個家濃濃的嚮往。

他們溫聲問我:「之前養母待你如何啊?」

我故作刻意,嘴上很好很好的回答,但身體卻瑟瑟發抖。

這反常立馬被關注著我的父親兄長還有母親注意到了。

他們三人對視一眼,眼中都帶上了凝重。

最後母親出麵溫柔開口,眼中含淚:「好女兒,告訴母親是不是之前過的很不好啊?」

「彆害怕,母親和父親兄長,我們一家人都在呢,都會為你撐腰。



我瑟縮的看了看三人,最後小心翼翼將一切細細道來。

「養母,養母她不喜歡我,經常會虐待我,一直都不讓我吃飽,隻讓我吃些爛菜葉碎餅渣。



「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明明我每天都好好乾活,挑水洗衣做飯,餵豬割草都做了,但養母每天看到我總會露出怒容,拿柳條狠狠的抽我。



說到這,我掀開袖子,露出佈滿青紫的手臂給三人看。

「有時候還會拳打腳踢,不過養母不會打我的臉,她說我將來還是要靠著臉賣出好價錢的,臉不能動,傷了也不會給我傷藥,隻能自己慢慢等傷口痊癒。

但是經常還冇痊癒的時候,就會迎來下一次毒打。



我一下子撲到母親懷裡,大哭:「母親,我好疼,好疼好疼,我疼的都睡不著覺,還好你們來接我了。



母親憐惜的緊緊抱住我,父親和兄長也緩緩拍著我的背。

三人臉上都露出了狠厲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