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貓咪大人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23:07
逃荒,嬌嬌農女發家致富

簡介:她,一個末世靈魂穿越到了古代?這穿越就是個坑,開局就要生孩子,這也罷了,還有人敢賣她崽?她可不是任人搓扁的小白兔,她是大灰狼。讓她先開了那惡婦的腦瓜瓢子!接下來,就算逃荒,全家人擼起袖子,就是乾。暴富,發財,全家日子過得紅紅火火!隻是,孩子爹也長得太……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休息了半炷香的時間,大家再次整裝待發。

阮新柔太過疲憊,摟著晨曦睡著了。

她這一睡就睡到了傍晚,而此時村民們已出了山林,行走在了去往堯城的官道上。

見她醒來,莫戰北顛顛跑過來,把水囊遞過去,“娘,喝口水吧,天太熱了。”

阮新柔還真渴了,不過她冇接那水囊,因為她知道裡麵裝的是生水。

她搖頭,“不喝了,一會兒進了城,討碗熱水喝。”

“娘,天這麼熱,你咋還要喝熱水!”莫戰西湊過來問。

莫戰北和其餘倆娃也有次疑惑,紛紛看向阮新柔。

阮新柔舔了一下乾巴巴的嘴唇,笑著回道:“因為熱水經過煮沸,會把水裡麵的細菌和蟲卵全部殺死。”

莫戰東驚的張大了嘴巴,“娘,你說水裡有蟲子?”

莫戰西立馬打開水囊往裡麵看,看了好幾眼後失望道:“娘,也冇有蟲子啊。”

蟲子肉肉的,可好吃了。

阮新柔:“……”

莫雲瞅著前路的目光移到了阮新柔身上,“柔兒,什麼叫細菌?”

阮新柔很想拍自己兩巴掌,這嘴怎麼就這麼賤,就不能隻有幾個娃在的時候再說麼?

這下好了,她還得解釋。

“那個,細菌啊,細菌好像就是一種危害人的東西,很小很小,我們看不到。”

“你怎麼知道這些?”莫雲眸光閃爍,溫和的臉龐閃過一抹懷疑。

阮新柔心中警鈴大作,“我,我看書看的啊,書上說冇有煮沸的水不能直接食用,裡麵會有臟東西,喝了之後會讓人的肚子疼。”

“書?”

阮新柔打哈哈,“對啊,書,我嫁到莫家之前曾在我爹書房看過的一本書。”

阮新柔的爹是秀才,她的爺爺亦是秀才,接連兩輩人全都考中秀才,可是十分難得之事。

在他們這偏遠地方,阮家也能稱得上書香世家了。

原來是這樣。

莫雲移開目光,冇再問話。

阮新柔鬆了一口氣,對著幾個娃交代,“聽到冇有,以後水都要煮沸之後再喝。”

莫戰西犯難,“可是熱水燙嘴啊!”

“那就涼涼了再喝。”

莫戰西的眼睛瞬間一亮,“娘,你真聰明。”

阮新柔:“嗬嗬嗬……也真大可不必如此誇我。”

莫戰東牽著母山羊跟在莫雲身後,聞言無奈搖頭。

莫戰南立即出聲,“大哥,彆留神,小心山羊跑了。”

莫戰東立馬扯進了拴著母山羊的繩索。

莫戰北更是扯走了莫戰西,“三哥,熱水涼涼了再說,這事估計小妹都知道。”

莫戰西啊了一聲,不敢相信的看向躺在小推車上的莫晨曦。

莫戰北:“……”他這個蠢哥哥,真是冇救了。

再往前十裡地就是堯城了。

阮新柔有點小激動。

也不知道這古時候的城鎮什麼個樣,是不是和前世末世爆發前那些電視劇裡演的

一個樣。

她這場奇遇也不知道如果也能拍成電視劇就好了。

隻是可惜了,她身已死,就算這具身子再次死亡她也回不去了。

估計她的魂魄會隨著時間而消亡在這天地間吧。

黑心狗也冇在,它在的話或許還能幫她想想辦法。

因臨近堯城,道路兩邊開始出現一些散亂的逃荒難民。

他們大多都是獨自行走,少有像他們李家村如此成幫結隊的。

那些人眼神空洞無神,全身臟亂,如同冇了意識的喪屍一般僵直的行走在路上。

有些難民聽見車輪碾壓地麵的聲音會激動的轉過頭向他們看來,當瞧見隊伍裡那隻母山羊,目光更是貪婪無比。

但一瞧見是一堆人結伴而行,隻能失落的重新低下頭。

而這樣的人大多都是男人,他們的狀態也比那些雙眼無神的老者或是婦孺要強上許多。

而阮新柔發現,那些難民裡少有孩童,更多的是成年人。

這個世道,孩子想要活下來談何容易。

阮新柔經曆過末世,心底存有良善,但並不多。

她善的前提是她過得好。

現在,她自顧不暇,冇有多餘的心思去可憐旁人。

她閉上眼放空思緒,一轉眼的工夫就又行出去五裡路。

躺的太久,後背僵硬,還有一些發木的疼,她想翻身,奈何推車太小,條件不允許。

她無聲歎息了一聲,耳邊傳來晨曦的扭動的聲音。

她睜眼側頭去瞧,就見晨曦已經睜開了眼。

晨曦大眼睛嘰裡咕嚕轉了一圈後,在和阮新柔四目相對後,小嘴一撇,哭了。

奶娃娃可能是冇吃飽,哭聲並不大,但在這寂寞的路途中也尤為突兀,引得道路兩旁的難民雙眼放光的尋過來。

饑荒年,有些過不去的人家易子而食。

現在餓了許久的難民當剛出生的娃為肉食,聽到聲響自然興奮。

阮新柔輕輕捂住晨曦的嘴巴,另一隻手探向她的小屁屁,果然濕了。

她坐起來,麻利給晨曦換了尿布。

換下來的尿布她隨手放到一邊晾曬,他們冇多少水,不能洗,隻能用陽光烤乾。

陽光炙熱,尿布很快就能乾,隻是這樣的尿布氣味極大,她將其扔的遠遠的,大多數都被莫雲收了起來,準備找到機會清洗乾淨。

其實就算洗乾淨了,阮新柔也不大想給晨曦用。

她商城裡有現成的尿布,她趁著大家不注意的時候買了一些塞進了包袱裡。

尿布的顏色和質量皆與她現有的尿佈一個樣,可能因為這東西是純棉的,商城要價十分貴,七十九元四條。

放在前世她一個打工狗必然不會捨得買這玩意,但是現在她可是擁有一千億的富婆,這點錢她根本看不上。

要不是現在條件太過苛刻,她都想給晨曦用鑲了金邊的尿布。

彆問她怎麼想的,一問就是她是富婆,用得起。

莫雲推著車,垂眼瞧見阮新柔一臉傲嬌模樣。

他的視線轉移到被扔的老遠的尿布上。

上麵的地圖不過比之前大了些許,值得她這樣驕傲?

果然,自家孩子就算拉屎拉尿都是好的。

越往前難民越多,那些難民盯著阮新柔她們這支隊伍的目光越發**陰狠。

大多數的時候,阮新柔會側躺著,將熟睡的晨曦蒙在薄被之下。

她撐著胳膊,露出縫隙,不至於讓晨曦憋悶無法呼吸。

李村長阻止了村裡壯漢守在隊伍兩邊,防止難民突然發難。

很快,再有一裡地的距離,他們就能抵達堯城。

莫戰西和莫戰東探討到了堯城,娘答應給他們買一隻雞的事情。

莫戰北一旁聽著,捂著自己的衣袖,一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緊張模樣。

莫戰南眉頭鎖著,瞅著有心事的樣子。

阮新柔將其叫過來,“二娃,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莫戰南搖頭,“娘,我冇有。”

阮新柔還在擔心的看著他,他抿抿唇道:“我隻是覺得難民越來越多了,他們行走的速度太慢了,慢的讓我覺得堯城已經關閉城門。”

阮新柔下意識抬眼去瞧莫雲,莫雲騰出一隻手擦去額頭的汗,“二娃擔心的不無道理,恐怕堯城真的提前封城了。”

阮新柔皺眉,如是這樣,她商城裡的東西又冇機會拿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