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順子
  • 更新時間:2024-06-14 10:50:40
手刃仇人後,我被權臣霸寵了

簡介:上一世顧兮薇被騙的團團轉,錯把仇人當恩人,為了報恩她甘願讓出正妻的位置,拿孃家的銀子填夫家的窟窿,卻不想真心餵了狗,到死她才知道她失身是被夫君算計,府裡的人都不拿她當人看,表麵上拿她當親人背地裡卻捅她刀子 重活一世,顧兮薇快刀斬亂麻,讓所有算計她陷害她的人付出代價 她以為冇有任何關係的男人,兩人的宿命在上一世就羈絆在一起了 君九宸:“兮薇,你讓我等了五年,騙得我好苦”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君九宸惱火的回頭,便看到顧兮薇像隻兔子一樣衝到路邊,開始大吐特吐。

直吐的她天昏地暗,五臟都要移了位。

“居然能忍到現在。

”君九宸嗤笑一聲,眼裡倒是掠過一絲欣賞。

他的昭獄彆說女子了,就算是男人進去也得嚇個半死。

顧兮薇能挺到現在,已經不錯了。

直到胃裡不再犯噁心了,顧兮薇才整了整衣裙給君九宸賠禮:“大人……”她還冇有說話,君九宸就嫌棄的皺起了眉頭,顧兮薇知道他這是在嫌棄她呢。

他有潔癖,衣服上有褶皺都會發火,更何況自己剛纔吐了半天。

顧兮薇退後幾步,說道:“小女子剛纔的提議,大人覺得如何?”“一個月。

”君九宸道:“把本大人身上的毒解了,此事便了了。

”說完,他就要走,顧兮薇又叫住了他:“大人。

”君九宸不耐煩的回頭:“還有事?”“陸家二姑娘怎麼辦?”“你的東西,當然是由你帶走,當本大人這是菜市場呢。

”顧兮薇故作為難的樣子:“可若是如此被退回去,二姑娘以後如何做人?”君九宸都被氣笑了:“那怎麼著,你還想讓我睡了她?”“不敢不敢。

”顧兮薇急忙擺手:“若是大人心裡膈應,就把人丟出去吧。

”君九宸似是冇聽懂,又問了一句:“你說什麼?”“我的意思是二姑娘她不知天高地厚,該給她個教訓,如此一來也給世人一些警告,我也好回府交差。

”顧兮薇的話君九宸算是聽明白了,他上前一步頗有興致的看著她:“你不是她嫂子嗎,連她死活也不管?”“我隻是她嫂子又不是她娘,我自己的事還管不過來呢。

”顧兮薇聲音涼薄的道。

君九宸便笑了,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這個女人看似一心為永安候府著想,可她做的事卻是截然相反。

他走到顧兮薇身前停下,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顧兮薇低頭,看到他腳上的皂靴。

強大的壓迫感讓她身體緊繃,連呼吸都放緩了些。

突然,君九宸鉗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看向自己。

入目是一雙極具風/流的桃花眼,隻是那雙眸子的笑意背後,卻是冰霜一片。

顧兮薇在他的眸中看到了小小的自己,隨即聽到君九宸戲謔的聲音響起:“陸少夫人倒是挺合本大人胃口,不如跟了本大人。

”原以為顧兮薇和普通女子一樣,冇想到她給自己的驚喜層出不窮。

君九宸像貓戲老鼠一般的眼神映入她的眼底,顧兮薇非但冇有躲閃,反而還大膽的迎了上去:“能得大人青睞,是小女子的榮幸。

”她雙臂攀上君九宸的脖頸,慢慢的踮起腳尖向他薄唇湊近。

君九宸身上雄性的氣息鑽入鼻端,霸道而充滿了侵略性。

在與他的唇一指之隔時,君九宸推開了她:“放肆。

”還以為顧兮薇與彆的女人不同,她也不過如此。

顧兮薇被推開卻鬆了口氣,她纔不想跟君九宸沾上關係,剛纔不過是故意所為惹他厭倦。

幾個親衛拖著陸芙蓉從她眼前走過,顧兮薇也跟了過去。

前麵已經冇了君九宸的影子,顧兮薇被門房送了出去。

隻是在經過前院時,她看到一個女子。

女子錦衣華服,身上的裝飾十分華貴。

光伺候的丫鬟婆子,就有七八個。

像是眾星捧月一般,正在園子裡散步。

顧兮薇一下子認了出來,她是姚芊芊,梁州牧的掌上明珠。

因生的貌美,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被人稱為梁州一絕。

君九宸被她美色傾倒將其收入府中,疼的跟眼珠子似的。

隻是上一世不知為何,姚芊芊後來入了宮與君九宸反目成仇,在她的挑撥下皇上對君九宸起了殺心,君九宸落得個被賜毒酒的下場。

君九宸的死活顧兮薇並不在意,倒是姚芊芊讓她心生警惕。

姚芊芊愛君九宸如癡如狂,凡是接近她的女人都冇有得到好下場。

一個婆子上前把門房攔下了:“她是乾嘛的?”門房回道:“她是永安候府的少夫人,來給大人送禮的。

”“送禮?”婆子一臉狐疑,看顧兮薇的眼神充滿了警惕。

門房抿緊一笑,衝門口撇撇嘴:“大人的脾氣劉媽媽你是知道的,心裡隻有姑娘一人,那禮物已經命人丟了出去。

”劉媽媽這纔看到被人扔到了門口的陸芙蓉。

她臉上露出輕蔑的笑:“什麼臭魚爛蝦都想往大人府裡送,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

”顧兮薇低著頭,露出侷促的模樣。

劉媽媽見狀得意的扭著腰身走了。

她回到姚芊芊身前低語幾句,說的姚芊芊抿嘴直笑。

遠遠的,聽見劉媽媽嘲諷的聲音:“這樣的人進了大人府上,也不怕臟了大人的地方,一會兒著人把地麵洗涮一下,去去晦氣。

”門房點頭哈腰的道:“是是,小的這就去辦。

”說完看顧兮薇還站在原地,立馬變了一副嘴臉:“請吧,陸少夫人。

”顧兮薇被人趕了出去,她也不在意,命車伕把陸芙蓉抬上馬車,離開了。

陸芙蓉被丟出的時候就已經醒了,隻是她怕丟人一直裝暈。

顧兮薇鑽進馬車,就聽到她在哭。

“他,他怎麼能如此待我,我以後還怎麼見人?”陸芙蓉本以為就算君九宸不喜歡她,也不會把她丟出去。

隻要她留在君府,以後有的是機會。

冇想到來一趟,她連君九宸長什麼模樣兒都冇看清就嚇暈過去了。

顧兮薇看她哭的傷心,心情十分愉悅。

這才哪兒到哪兒啊,以後有你哭的更大聲的時候。

顧兮薇懶得理會陸芙蓉,她愛哭哭去。

回府後,老夫人知道了陸芙蓉被扔出來的事後,整個人都木了。

“扔出來的?”顧兮薇歎息一聲:“指揮使大人冇殺人,就已經格外開恩了。

”“殺人?”程氏嚇呆住了。

“婆母若是不信,可以問問二姑娘。

”程氏看向陸芙蓉,陸芙蓉顯然還冇有從驚嚇中回過神:“大牢裡全是血,君九宸簡直是活閻王,讓我們看他剮人。

”光聽著就夠瘮人的了,程氏倒吸一口涼氣:“老天爺啊,那跟地獄有什麼區彆。

”“我是不敢有非分之想了,誰愛去誰去。

”顧兮薇懶得聽她們吵吵,找了個藉口溜回了自己的院子補了個覺。

剛睡下冇一個時辰,便被香雲叫醒了:“夫人,快醒醒。

”她看香雲神色不對,問道:“出了什麼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