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失辭舊夢
  • 更新時間:2024-06-22 23:12:26
人在長津湖,開局打造鐵血部隊

簡介:誰懂啊?意外被係統傳送到電影《長津湖》中的世界。開局還是個新兵蛋子,這下可咋整啊?不過幸好,隨穿係統給力,穩穩提升能力不在話下。在這裡,打造出一支鐵血部隊,締造半島戰場的傳奇!且看個如何一步步徹底粉碎敵人的陰謀,守護著國土安寧!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車輪與鐵軌的摩擦,還有沉悶的汽笛聲。

喬林被這雜亂的響動驚醒,慢慢睜開了眼睛。

我...

這...

一股劇烈的疼痛感襲來,喬林意識到自己正躺在床上。

他原本是國科大的研究生,再回家探親的時候遇到了劫匪。

為了保護群眾,他挺身而出與歹徒搏鬥,身受重傷。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這又是哪裡?

“全體都有!”

車廂裡忽然響起一聲厲喝。

“上級命令我部進入半島參戰,保家衛國是軍人的使命,同誌們做好戰鬥準備!”

連長伍千裡慷慨激昂地下達了命令。

誌願軍?

半島作戰?

喬林的腦子裡嗡的一聲。

眼前突然浮現出了兩行字:

喬林,十八歲,浙省台州農民。

參軍十五天,第九兵團下屬七連普通戰士。

這是我的新身份?

即將隨誌願軍部隊入半島參戰!

難道我出現在七十年前?

喬林這才弄明白,自己現在的身份竟然是一名誌願軍戰士。

而這列火車,就是開往邊境線運送部隊,準備進入半島同米國鬼子作戰的?

【恭喜宿主,成功進入電影《長津湖》場景】

突然響起的提示音讓喬林又是一怔。

這還帶係統的?

電影《長津湖》?

難道說自己竟然進入到電影的世界中了?

“我成電影明星了!”

喬林忍不住叫道,前不久他纔看過這部電影,這才幾天的時間,自己就成了電影中的角色。

“喬林,你腦子燒糊塗了吧?說什麼瘋話呢?”

旁邊一個滿臉大鬍子的漢子在喬林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

根據記憶,喬林立刻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這不就是排長雷公嗎?

喬林悻悻的閉上了嘴巴,這老頭的脾氣可不怎麼好。

自己出現在電影裡,這到底算穿越還是重生?

或者說是Cosplay?

不過想想還有三個月就畢業,馬上可以下基層連隊當一名連長了。

現在竟然成了一個入伍隻有十五天的大頭兵。

怎麼感覺有點虧啊!

管他呢,既來之則安之,好好按照劇情的發展走就是了。

【恭喜宿主認清了現實,係統已經啟動】

【係統會在必要的時候為宿主提供幫助,宿主必須完成係統釋出的任務】

隨著提示音的響起,喬林知道,自己的任務也即將開始了。

好在自己對這部電影印象深刻,幾乎記得每一個情節。

完成係統的任務應該不難,冇準還能趕在畢業之前回去呢。

【係統提醒,由於宿主加入,電影原情節將發生改變,請宿主認真對待】

係統感受到了喬林的想法,再次發出了提醒。

什麼?

難道我進入的是副本?

喬林傻眼了。

接下來。

這名軍校高材生。

將以誌願軍戰士的身份。

重新在這部反響巨大的電影中,演繹一個全新的角色。

車廂裡的戰士們都在檢查自己的槍支彈藥。

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在這支隊伍中,有些人曾經參加過戰爭。

深知戰爭殘酷。

有些人則是在解放後才參軍入伍。

對於未知的戰場,他們既充滿了期待。

也有一種莫名的恐懼。

畢竟打仗是要死人的。

連長的命令也意味著,一場大戰即將到來。

可是外敵在前,身為軍人,又怎能容忍侵略者在家門口撒野?

喬林並冇有感到慌張。

畢竟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軍校學員,他的心理素質相當不錯。

既然無法改變現實,那就接受現實。

“我是軍人,不管在哪裡,我都會是最出色的軍人。”

喬林暗暗給自己鼓氣,隻不過因為發燒,頭有點暈。

“喬林,你說咱們就要上戰場了,會不會被子彈打死啊?”

同樣是新兵的張小山有些緊張地拉著喬林的衣袖。

他隻有十七歲,和喬林同一天入伍。

“放心吧,咱們國家的軍人是不可戰勝的!”

喬林說完這句話,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可子彈不長眼睛啊!”

張小山還是有些擔心。

“冇事的,上了戰場,我護著你。”

喬林拍了拍張小山的腦袋。

他也有個弟弟,也是十七歲。

“謝謝你,喬林。”

張小山握住喬林的手,感激地說道。

他有個哥哥,小的時候總是保護自己。

【恭喜宿主,和戰友之間增進感情,獎勵十點戰鬥值】

喬林頓時覺得全身充滿了力量,不舒服的感覺一掃而光。

擼起袖子,看著雙臂暴漲的青筋。

他感覺自己現在能打十個。

十點戰鬥值就有這樣的效果,太強了!

半個小時後,火車緩緩地停在了鴨綠江邊。

一條江,就是兩國的邊境線。

江東岸,剛剛結束了幾十年的戰火烽煙,百姓們的生活開始走入正軌。

江西岸,一場帝國主義的陰謀正在展開。

在這片半島上,鋪天蓋地的戰火已經燃燒到了每一個角落。

緊閉著的車廂門,將戰士們與外界隔開。

戰士們的心情如同車廂內的空氣一樣,沉悶而又壓抑。

所有人都知道,等到車門打開的那一刻,他們即將踏入生死未卜的戰場。

國家為重,個人為輕。

一尺見方的鐵窗旁擠滿了戰士。

可除了籠罩在夜色下的江麵,什麼也看不清。

“淩晨十二點三十分,部隊準時渡江,所有人徒步行軍,不得喧嘩,不得停止,保持隊形!”

伍千裡最後宣佈了一遍紀律。

十分鐘之後,車廂門被打開,戰士們拿著武器跳下車。

鐵軌旁站滿了全副武裝的解放軍戰士。

所有人已經被撕去了胸牌和帽徽。

從這一刻起,他們不再是解放軍。

而是以誌願軍的身份進入半島。

同那些帝國主義侵略者們作戰,幫助鄰國趕走敵人。

同時,也是守護自己的家園。

運送物資的騾馬已經開始渡江了,鐵掌與鋼鐵製成的橋麵碰撞,發出了輕微的聲響。

喬林大口呼吸著空氣,摸了摸肩上的步槍和腰間的子彈袋,心情還是很激動。

遠處的天空不時變成火紅色,還有隨之而來的爆炸聲。

那裡,正在進行著一場場輸死較量。

在戰場上,除了生,就是死。

英勇的誌願軍,從來就冇有第三個選擇!

戰士們從頭到腳,所有可能透露身份的標識都已經被去除,排著隊開始渡江。。

冇有人說話,甚至連呼吸都在刻意壓製。

當走過大橋的那一刻,喬林忽然回頭望了一眼。

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回來?

不管是現實還是電影,那裡都是我的祖國。

就在此時,遠處忽然迸發出一團火光,緊接著劇烈的爆炸聲響起。

“全體隱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