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夫君真行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6:20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簡介: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第二天。

一輛馬車緩緩停在了香奈兒店鋪門前,趕車的馬伕,渾身赫然一股先天強者的氣息,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兩個豆蔻年華的少女,牽著手一前一後的跳下車來,她們都一身藍衣,氣質飄然出塵。

年齡稍大的姐姐叫王又菡,妹妹叫王又芝。

最近聽說城裡開了一家生意極其火爆的脂粉香水店,專門為女性定製珠寶、首飾、衣服香水等等。

就連在山上修煉的兩女都略有耳聞,因此特意下山想試一試到底如何。

王又菡記得上次走的時候,還特意提醒掌櫃的留兩瓶香水,因此進去就指明要香水。

掌櫃的急忙放下手裡的活計,滿臉陪笑的上前行禮道:“兩位小姐,實在是不好意思,小店的香水太搶手了,而且買的人都是當地有頭有臉的,小的若是為兩位私留香水,傳出去,恐怕我這生意不好做了。”

王又菡冷哼了一聲。

“有頭有臉?在我王家麵前也配?彆彎來繞去了,我不缺錢,十倍的價格,今天必須給我拿一瓶。”王又菡口氣強硬。

掌管滿臉為難再度抱拳求饒。

“兩位小姐,彆為難小的,小的就是給人看個店,真正管事的不是小的。”

“你是說,你說了不算?誰說了算,帶我見他。”王又菡不信邪了,她堂堂王家千金,修行仙法的煉氣二層強者,還買不到一瓶破香水了。

王又芝接話好奇道:“你家管事的是什麼人?”

“不瞞兩位小姐,其實我們家管事的是南陽城的吳公子,今年二十五歲,半步先天強者。”

王又菡冷笑一聲。

“先天強者就先天強者,後天強者就後天強者,什麼叫半步先天。”

“區區先天,為我趕車的馬伕都是先天呢,有什麼稀奇,少廢話了,帶我去見他。”

王又菡失去了耐心催促道。

掌櫃的再度滿臉為難。

“小的醜話說在前麵,我們家少爺不一定見你們。”

“行了行了,再囉嗦本姑娘就不客氣了。”王又菡不耐煩的緊蹙峨眉怒道。

掌櫃連連求饒著,帶著兩女來到吳凡的雅院外。

剛踏入院子就聽到陣陣悅耳的琴音,一個男子一身白衣背對眾人,焚香撫琴,琴音時而高亢,時而婉轉,有時候如泣如訴,有時候又巍巍洋洋。

一時間兩女竟然忘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呆呆的看著吳凡的背影,怔怔出神,

直到琴音落下,她們才逐漸清醒過來,卻依然停留在琴聲的世界裡,久久不願醒來。

自從王家來此隱世之後,家裡對這些玩物喪誌的東西就管理的極為嚴格。

平時他們除了修煉就隻能下山買點東西解解悶。

因此此刻聽到吳凡的琴音,大受震撼。

“少爺,來了兩位小姐,非要見您,我攔不住,您看......”

吳凡驀然轉身,他麵如冠玉,目若星辰,長得飄逸瀟灑,一瞬間就讓兩女忍不住眼瞳放大,心中暗喜。

“怠慢了兩位小姐,請坐。”

“上茶。”

吳凡最近也開始看淡了,想著這一世不行,就收集一下資訊,算是為下一世做準備了,失敗就失敗,冇什麼大不了的。

反正他能重複萬世,再難的問題也會有辦法解決的。

抱著這樣的念頭,吳凡對這兩女的到來,態度極為淡然,並未展露出太過的熱情。

“不知兩位小姐尊姓大名,有什麼事,能讓在下效勞。”吳凡客氣道。

“王又菡。”

“妹妹王又芝。”

“是這樣的,我們想討一瓶香水,銀錢這方麵你不用擔心我會出十倍的價格。”王又菡道明來意。

吳凡對她們的來意十分清楚,本來他想的是讓姐妹倆欠他人情,好這樣攀上王家的關係。

不過吳凡並未急著同意。

“這個,恐怕有點難。”

“因為我們每天隻做五十瓶香水,賣完就冇了,得等第二天,不如兩位明天早點來。”

吳凡想了想說出自己的想法。

但兩姐妹顯然不喜歡和一群凡人爭搶香水,那太有失仙人風範。

“罷了,你應該也知道我們的身份,欠我們的人情對你絕對隻有好處冇有壞處,而得罪我們王家的後果你應該清楚。”王又菡帶著幾分警告的意味道。

吳凡早已生死看淡,他可以轉世重生,不斷重新存檔,他最不怕的就是被人威脅。

“這是威脅嗎?”

“你覺得吳某像是貪生怕死之徒?”

吳凡嘴角揚起一抹戲謔的弧度。

王又菡氣的蛾眉倒立,她還是第一次見如此油鹽不進的人。

“姐姐息怒,吳公子,你要是實在不方便,這樣,我們買下香水的配方,我們自己調配如何,你開個價。”

王又芝柔聲細氣道。

王又菡早已火冒三丈,狠狠瞥了吳凡一眼。

吳凡笑了笑道:“這位小妹妹說話倒是中聽,但可惜配方是不可能賣的。”

聞言兩女對視一眼都很失望。

難道,隻能和那些普通女孩子一起搶?這成何體統。

要不就隻能讓手下的老奴幫忙來搶。

可是這樣容易走漏風聲。

那些老東西,仗著侍奉王家多年,經常倚老賣老,讓他們乾這種跑腿的事,多半會心生怨恨,到背後亂嚼舌頭根。

這時,吳凡忽然笑了笑道:“香水是賣完了,但是本店有私人訂製服務,兩位為什麼不選擇私人訂製。”

“私人訂製?”

兩女齊聲驚呼,表示第一次聽說。

“不錯,就是本店的香水師傅,會根據兩位的需要,進行單獨專門的香水定製,從藥草的選擇,香味的濃度,到封裝的瓶子的材質等等,你都可以自己決定。”

“完成後我們會提供一定量的樣品,供兩位選擇,如果都不滿意,可以拒絕付款。”

“兩位這樣仙姿絕色的美女,如果能配上本店私人訂製的完美香水,恐怕兩位的魅力,將無人能擋。”

吳凡說完,兩女心花怒放,不早說,原來可以私人訂製啊,那她們肯定是希望私人訂製的。

畢竟專屬於自己的香水才能和其他普通的香水區分出高低貴賤。

“可惜我們私人訂製服務一次性隻能接待一人,哪位先?”

“嗯,我。我是姐姐,我先來。”王又菡率先搶過花頭,讓稍微遲了半拍的王又芝,隻能滿臉失落的閉上了嘴。

說完,一箇中年男子帶著王又菡來到擺滿了藥草香料的房間,讓她挑選自己偏愛的藥草和香料以及瓶子等等。

調配時間是十天左右。

詳細記錄下客戶的需求後兩女就上了馬車揮手告辭。

車上。

王又菡期待著專屬於自己的香水,忽然感覺那個吳凡也挺順眼的,而且還挺討人喜歡的。

“姐姐,你覺得那個吳凡怎麼樣?”

“挺會討人歡心的,可,有什麼用呢。作為仙族之女,需要依靠強大的修士才能生存,凡人哪怕再會花言巧語,再會逗你開心,也就找找樂子還行,對我們修仙一道冇有任何幫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