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秋水仙堿讓我重生在高考前

秋水仙堿讓我重生在高考前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吃個菠蘿不
  • 更新時間:2024-05-23 00:17:34
秋水仙堿讓我重生在高考前

簡介:後媽在湯裡放秋水仙堿,故意讓我錯過高考。卻在背地裡說我驕傲自滿,不檢點自愛,將我趕出家門。我爸被她和姘頭下藥含恨離世,弟弟順利繼承家產,兩人扶搖直上。而我在回去奔喪的路上,被後媽雇的保鏢在雪地裡亂棍打死。再次睜眼,回到高考前三天。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後媽在湯裡放秋水仙堿,故意讓我錯過高考。

卻在背地裡說我驕傲自滿,不檢點自愛,將我趕出家門。

我爸被她和姘頭下藥含恨離世,弟弟順利繼承家產,兩人扶搖直上。

而我在回去奔喪的路上,被後媽雇的保鏢在雪地裡亂棍打死。

再次睜眼,回到高考前三天。

……

1

“小晚,這是媽專門學做的雞湯,你快喝了補身體。

”後媽言玲笑意盈盈的將湯放在我麵前,我卻不寒而栗。

四周的景象似乎在提醒著我,我重生了。

她是我媽的表妹,在我媽走後的第五天,便來到了我家。

名曰照顧我,實則想上位,當老闆夫人。

前世她一改常態,天天為我做湯,我成功錯過高考。

後來我才知道,她想讓我永無出頭之地。

趁著我爸不在家,將我趕出門外,亂棍打死,搶占我家財產。

如今我重新活過來,就不會在讓她的奸計得逞。

我端著那碗雞湯,放到弟弟薑陽麵前,他從小就和我搶東西,見著那碗雞湯,忙不迭喝下。

喝完還打了個飽嗝。

“誰讓你喝的!快吐出來!”言玲激動的跑過去,猛的敲著薑陽後背。

我及時攔住,不解問道,“媽,這雞湯最滋補,你怎麼非要讓陽陽吐出來?”

她一時語塞,狠狠盯著我,半晌才解釋,說是為我單獨準備的。

他喝的在鍋裡。

原來如此,難怪前世高考前,她每次都要做兩種不同的飯菜,我還天真的以為,她是良心發現。

看來是我大意了。

我起身將湯全部倒進鍋裡,攪拌均勻後放到薑陽麵前,柔聲說道:“陽陽纔是長身體的時候,得多吃點才行。



十四歲的薑陽,不到一米七的身高,體重卻已經飆升到一百五十斤,活脫脫的像座小山。

他向來叛逆,看見吃的不管不顧。

撈起雞肉就要送到嘴裡。

“我讓你不許吃——!”言玲怒目圓睜,猛然站起身搶過碗,重重摔在地上。

薑陽被她嚇到,表情呆傻的愣在原地。

最後硬生生被言玲拽走。

而我趁著她回去,將雞湯裝在保溫杯裡,送回房間。

這是證據之一,我必須要讓她在我爸麵前暴露出真麵目,帶著她那個胖兒子滾蛋!

纔將保溫杯藏在床底,就聽見走廊內傳來陣腳步聲。

言玲站在門邊,麵無表情的看著我,聲音冰冷僵硬:

“薑晚,把你身後的東西交出來!”

我緊張的吞嚥口水。

她怎麼知道我把雞湯藏起來的?

難不成家裡有攝像頭?

言玲輕蔑一笑,拿著保溫杯放在我眼前。

“你爸說了,讓我好好照顧你。

你總不想讓他擔心吧?”

我牙關緊鎖,手指也用力到泛白。

她明知道我爸最近身體不好,經常去醫院治療,還拿他來威脅我。

被逼無奈,我隻好硬著頭皮喝下去。

等到她走之後,才跑到衛生間,對著馬桶乾嘔。

四處翻找後,纔在電視櫃的角落裡,發現個微型攝像頭。

閃爍著妖冶微弱的紅光。

也就是說,這麼多年,我都一直生活在她的監視之下!

冷汗瞬間濕透後背。

2

難怪我每天睡不醒,練習題和課本不翼而飛,就連準考證都消失不見。

那時我還以為自己馬虎,把臥室翻了個底朝天。

現在看來,都是言玲利用攝像頭監視我,再偷偷潛入我房間,把東西全扔了。

考試結束後又倒打一耙,說我不知檢點談戀愛,把我趕出家門,讓薑陽上位。

既然我活過來了,一切都還有重來補救的機會。

我先是故意將習題和課本擺在床頭櫃上,又特意去影印了兩張準考證,擺在書本旁邊。

又裝作睏倦的樣子躺在床上,心中盤算著計劃。

晚飯過後,聯絡同桌方源,將後媽的所作所為全部告訴他。

他是我高中最好的朋友,關係無堅不摧。

“你後媽也太不是東西了,居然想出這種陰損的辦法!”

我心裡也湧起股無奈。

這次來找他,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他能借幾本習題和書給我,方便我進行最後的考前衝刺。

到那時,無論分高分低,也就冇有遺憾了。

“包在你方哥身上!等著,哥給你來個大的!”

方源拉著我就向家走,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直到在門前才停住腳步。

防盜門徐徐打開。

是班主任!

趁著我發愣的間隙,方源笑眯眯的介紹,這我才知道,原來班主任就是他父親。

難怪平時在班級裡對他管教如此嚴格。

“怎麼會有這種家長!”班主任知道我的情況後,憤怒的拍著桌子。

“我從業數十年,還冇見過這種人,小薑,這兩天老師會幫你的。



這晚我們挑燈到深夜,反覆刷重點題型,直到天微微亮,才趴在桌上睡著。

前世那場高考我並冇有參加,考試的題型我也是後來在網上刷到的。

憑藉微弱的記憶,和方源針對性做了些題。

隻希望能取得個好成績。

和班主任道謝後,我打著哈欠,疲憊的回到家中。

做足了充足的心理準備,打開臥室門。

那些破碎的紙張飄灑在地,場景和前世一模一樣。

薑陽正傻樂的坐在地上撕紙呢!

我抄起剩下的半本書對準他的腦袋狠狠砸去,越想越生氣,手也不自覺用力。

“哎呦我的兒啊,你住手,你給我住手!”言玲失聲尖叫著衝過來,擋在我們中間。

好啊,得來全不費工夫,你過來送死了是吧!

用儘吃奶的力氣,我連踢帶打,書本碎屑紛飛。

直到我打累了,這纔算分開。

“你好大的膽子,這可是你親弟弟!我是你媽!”

她披頭散髮,表情猙獰著。

“你兒子撕我書的時候你和死了一樣,我隻不過打了他兩下,你立馬就鑽出來了是吧!”我聲嘶力竭的吼著,還不忘記將能扔的全部砸過去。

言玲躲閃不及,正中麵門,表情痛苦的捂住臉。

我趁著這個機會,轉身就向外跑。

笑話,識時務者為俊傑,見好就收。

萬一他們娘倆發瘋,我明天可就真不能考試了。

獵獵風聲在耳邊飛速掠過,我確定他們冇有追上來後,才站在原地大喘氣。

手機瘋狂震動,那六十秒長的語音,不用點開,我都知道肯定冇有什麼好話。

全當做看不見。

隻不過是輕微的皮肉傷,她便受不了了。

那些我受到過的傷害,早晚全都要原封不動的還給她們。

3

我清早拉開窗簾,透過酒店窗戶,正好能看見學校門口。

人潮湧動,川流不息。

家長們滿懷期望的送著孩子來到校門前,站在旁邊細心的叮囑著。

有些媽媽們更是穿著旗袍,寓意旗開得勝。

我有些恍惚。

從小到大,我媽一直都圍著我轉,如果她還活著的話,肯定也會穿著這身衣服,笑意嫣然的揮手送我進考場吧。

“薑晚!我在這裡!”方源聲音清脆,呲著大白牙,站在人群中揮動著手臂,白色短袖格外亮眼。

他今天來的早,已經進到了考場裡麵。

我也抬起手迴應,笑容噙在嘴角邊,才走了兩步,衣角就被人拽住。

回頭望去,是薑陽。

他怎麼來了?

我立刻提高警覺,就見著言玲繞過他,徑直走到我麵前。

親熱的抓著我的手,叮囑道:“小晚,你可一定要好好考啊。



她的嘴角還留有被書本砸過的痕跡,我可不相信她會突然這麼好心。

眼看著時間就要到了,我礙於麵子點頭,抽開手就要離開。

“姐姐,你彆走,家裡有好玩的,咱們回去,你彆再打我了好不好?”

薑陽緊緊扯住我,胳膊露出兩道青紫的傷痕,哭聲驚天動地,迅速吸引了家長們的視線。

不對呀,我從來冇碰過他的胳膊,怎麼會有傷?

再抬頭,言玲正環抱著胳膊,在他身後皮笑肉不笑的看著我。

他們就是故意的!

一時之間,大家議論紛紛。

身後的保安催促我快點進去,馬上就要到時間了。

這無論我怎麼連踢帶踹,薑陽都紋絲不動,鐵了心的不讓我走。

冷汗順著額頭留下,我急的跳腳,周圍有的家長看不下去,在旁邊勸著讓他撒手。

“給老子放開——!”

我轉頭聞聲望去,方源揮動著拳頭,狠狠砸在薑陽臉上。

趁著鬆手的空檔,拉著我轉身就跑。

最後一刻,保安關上閘門。

我甚至不用回頭。

都知道他們兩個得氣成什麼樣子。

方源跑得飛快,臉上卻還是那副臭屁表情,氣喘籲籲地說道:“不要太感謝哥,考完記得請我喝杯飲料就行。



一拍即合,我們各自前往不同考場。

這次的考試機會來之不易,我反覆檢查題目,交卷鈴響才肯出門。

直到考試結束的那一刻,心頭壓著的重擔纔算放下,忍不住長舒口氣。

這一次我終於抓住了機會,填滿了人生的課題。

再回到家中時,就看著言玲難得穿著圍裙,在廚房忙前忙後。

見到我時,又變成了那副慈母的樣子。

“哎喲,這不是我們家大學生回來了嗎,快坐在那兒等著吃飯。



她對我所有的好,都是基於我爸在家的前提上。

探頭向客廳望去,果然,那小老頭正帶著老花鏡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我鼻尖一酸,坐在他身旁,眼淚止不住的掉。

如果按照前世的時間線推斷,一個月內言玲就會露出馬腳,和姘頭約會被我爸發現。

她嘴上求著不要離婚,背地裡暗自下藥,讓他暴斃而亡。

現在他還原原本本的坐在我身旁。

一切都來得及。

很快,飯菜被端上桌,仔細一看,全部都是薑陽喜歡吃的。

我爸不悅,陰沉著臉,“小晚不喜歡辣,你這全是辣菜,她怎麼吃?”

薑陽傻乎乎的抬起臉,兩腮塞得滿滿的。

“小陽都胖成什麼樣子了?也該減肥了,我薑守義的兒子,不說玉樹臨風也要有個樣子,這活脫脫的……”下句話,他說不出來。

可我知道什麼意思。

薑陽這副八百年冇吃過飯的模樣,就和屠宰場裡的活豬差不多,實在是拿不出手。

言玲嘴角抽動,眸光一暗。

我知道,她這是起了壞心思。

前世的她,每次挑撥離間時,都是這種表情。

“不是我不做飯,是小晚已經好幾天不回來住了。



我爸瞟向她,似乎在等待著下文。

隻見她手緩緩伸向圍裙口袋裡,拿出來一遝照片。

燈光的反射下,我看不太清照片上的內容,可也能隱約見到人影。

“本來我都不想說,可思前想後,我覺得女孩子的名節最重要了。



“她徹夜不回來,竟然是跑到男同學家,作出這種事情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