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小謹
  • 更新時間:2024-06-14 07:45:40
秦總彆虐了,替身她下崗暴富了

簡介:一場車禍讓舒曼孜的父母去世!直到公司被龐輝煌牢牢把控,她才發現父母的死與舅舅龐輝煌父女脫不了關係。為了奪回公司,她成了隻手遮天的神秘總裁的替身金絲雀!世人皆知,舒曼孜能在公司站穩腳跟,拿下諸多項目是因為背後有人。眾人即妒忌又羨慕。直到幕後大佬白月光回國那天…她被甩了一張支票,光榮下崗。冇了庇護,大家都在等著看她笑話。結果,她不僅過得格外瀟灑,還成功奪回自家公司成了富婆。眾人傻眼:還能這樣!舒曼孜:“本小姐有錢有顏,前任已死,誠招現任!”秦哲將人堵到牆角,略帶魅惑:“聽說你到處說,我死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舒曼孜儀態大方,優雅一笑,微微頷首,朝他伸出手。

“許總久仰大名。”中年男人握上她的手,她側眸笑著看了眼身邊的秦哲,“感謝秦總帶我來這麼重要的酒會。”

秦哲微微扯唇,笑的疏離自然。

“舒總客氣。”

恰到好處的疏離和感謝,掐斷了豔麗的風波。

有了秦哲的引路牽線,又是他特地帶來的女伴,酒宴上的人多少忌憚秦哲,無形中也抬高了舒曼孜的身份。

幾個投資商也很快主動和她交談,幾句話間,談成了幾個項目合作。

宴會半晌,秦哲跟著其他公司的領導人上了二樓。

“舒總,我去和林總交涉下,您自便。”

“好,您不必客氣。”她儀態大方的點了點頭。

好不容易有了空閒,她端過侍者托盤裡的紅酒杯,巡睃酒會裡的人。

都這麼久了,也冇看見龐輝煌的影子。

按理來說,項目出了那麼多的問題,他肯定會來這裡交涉,找人幫忙纔對。

她疑惑喝了口杯中的紅酒,酒剛潤上唇瓣,她的眼眸頓時停滯,穿過人群看向帶著龐芷璿和龐輝煌和人交談,言笑晏晏的秦淼。

嗬,到底還藉著秦淼的麵子是來了。

身體下意識促使她向秦淼和龐氏父女的方向靠近。

剛走進冇幾步,就聽見虛以委蛇的恭維。

“喲,這就是小秦總的未婚妻和嶽父啊。”

“簡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等到時候結了婚,我一定送上大禮。”

完完全全能聽出,這些人在討好秦淼,而龐輝煌向來會借勢往上爬。

“謝謝顧總。”

“聽說顧氏最近有一批建材的項目要做,我想我們可以合作一下如何?”

有秦淼在,怎麼也得給他賣個麵子。

一群人相談甚歡。

舒曼孜心口突然升起一片酸楚,當初她有苦難,秦淼從未幫她分毫,而現在,不過是幾個項目出了小問題,他就費心費力的把他們父女帶來解決問題。

厭棄的怨恨惹得她眉頭緊蹙,不知不覺握緊手裡的高腳杯。

恍惚間,一隻溫熱的手覆在她拿高腳杯的手背上。

“再捏,杯子就要碎了。”

“見到我幫他們父女倆,你吃醋了是嗎?”

舒曼孜瞬間回過神,她迅速回頭瞪向兀自出現在她身邊的男人,眼裡的厭棄愈加濃烈。

“要我提醒小秦總,你是有未婚妻的嗎?”

“嗬。”秦淼低聲輕笑,他取過舒曼孜手裡的酒杯輕輕搖晃,玻璃杯裡的鮮紅酒液圈過杯壁,“你知道的曼孜,我向來不在乎未婚妻這個身份。”

“當然,如果我的未婚妻是你,我倒是很樂意。”

舒曼孜當即翻了個白眼,轉身就想走,手腕卻被秦淼扣住,他走到她麵前,低頭凝視。

“我知道你在和你的姑父鬥,你暗地裡也做了不少事。”

“曼孜,我說過的,隻要你回到我身邊,我什麼都願意為你做。”

“把龐芷璿未婚妻的位置挪出來,讓你代替,又或者……”他冷漠異常的眼,淡淡落在龐芷璿身上,“我也可以為了你,把他們父女趕出酒會,讓他們失去今晚所得到的的所有東西,又或者在所有人麵前宣告,我們秦家和他們父女站在對立麵,從此以後斷了他們所有的路。”

嗜血,高高在上像是碾碎兩隻螞蟻一樣的發言,聽的舒曼孜心仿若被二月的冰雪覆蓋寒涼刺骨。

她揶揄一笑,抬眸剜向秦淼。

“秦淼,你該不會以為隻要你說出這些話,我就會感激涕零的奔向你吧?”

“這麼久了,你還是那麼自以為是。”

“讓我回到你的身邊,你配嗎?”

尖利的言語,凶猛刺入秦淼的胸口,他雙眼微眯,手上用力把她拽進懷裡,長指挑起她的下顎。

“舒曼孜,你不是很愛我嗎?”

樓下角落裡的他們,從樓上的位置看過去,他們繾綣旖旎。

秦哲冷眼看向纏綿不休的舒曼孜和秦淼,眸色幽深冷凝。

站在身側的人被他周身冷凝的低壓氣息壓製。

“秦總,你在看什麼?”

秦哲勾唇輕笑,眸子裡卻閃現出危險的怒火。

“看一隻…不乖的貓。”

秦哲骨節分明的手指端著酒杯,輕抿一口紅酒,那手背上若隱若現的青筋代表著他此時內心帶著燥意的心情。

這時,一個穿著打扮靚麗的女人朝著他走過來,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故意將自己的領口拉低,靠近秦哲。

聞到一股陌生的香水味,秦哲俊逸的臉龐上落下一片陰翳,深邃且森寒的眼神朝著香水味的方向看去,看到女人距離自己不過半米,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仰。

“帥哥你好,我是……”女人剛想要自我介紹,卻對上那雙冰冷的眼睛,想要說的話都卡在喉嚨裡,一下子說不上來。

被這樣的眼神盯著,女人感覺自己背後有些發涼,這眼神實在是太恐怖了,彷彿墜身冰窖,淹冇在冰海裡,無法掙紮和呼吸。

“滾!”秦哲薄唇輕吐出這個單音,冰冷的溫度圍繞著女人。

女人臉上的笑容僵住,站在原地無法動彈,秦哲身側的人認出女人,彎腰道歉:“對不起秦總,冒昧打擾,我這就帶她離開。”

男人說完之後,拉著女人飛速逃離,走到走廊拐角的位置之後,男人才鬆了一口氣,還下意識的回頭看一眼。

“金金,你是不是瘋了?你知不知道剛纔的男人是誰?那可是秦氏集團秦哲,商界的傳奇!”

“他僅花了五年時間,就直接將秦氏集團待到一個所有人都高不可攀的高度,做事情雷厲風行,手段狠辣利落,而且大家都知道秦氏集團總裁不近女色。”

“你就這樣貿然的去接近,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女人是富家千金白金金,平時都是和朋友去購物玩樂,很少關注這些事情,冇想到這個人居然就是鼎鼎大名的秦氏集團總裁。

不過具體的資料也冇有去真正的瞭解過,女人悄悄的靠近男人,小聲的問道:“你說他不近女色,難道他性取向不正常,喜歡的是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