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前男友傍上我後媽

前男友傍上我後媽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山小叔叔
  • 更新時間:2024-05-23 09:46:25
前男友傍上我後媽

簡介:談了三年的男朋友,最近傍上了個五十多歲的富婆後要和我分手。我看著他傍上的對象,冇有說話。家族宴會上,後媽宣佈懷孕的訊息,全場膛目結舌。她得意洋洋地看著我,想著把我踩在腳下。下一秒,我直接扔出孩子的父親是沈晏程的證據。後媽懷了前男友的孩子,我該怎麼稱呼呢?

開始閱讀
目錄
精彩節選

-

談了三年的男朋友,最近傍上了個五十多歲的富婆後要和我分手。

我看著他傍上的對象,冇有說話。

家族宴會上,後媽宣佈懷孕的訊息,全場膛目結舌。

她得意洋洋地看著我,想著把我踩在腳下。

下一秒,我直接扔出孩子的父親是沈晏程的證據。

後媽懷了前男友的孩子,我該怎麼稱呼呢?

1。

“白安夏,我們分手吧,你這個鄉巴佬。

”沈晏程說道。

他最近整個人精神煥發,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大牌,全身都散發著金錢的味道。

“我新的女朋友可比你有錢多了,如果你現在能夠跪下來,夠我的鞋底,我可以考慮要不要包你。



說完,他掏出他和他新女朋友的合照。

照片上,對方身穿一件低領紅裙,他親著一張滿是科技的臉。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不是一直想要把我趕出家門的後媽嗎?

所以,沈晏程出軌的對象是宋環?

“我不需要你包,祝你和你的金主長長久久。



沈晏程還想說什麼,他的手機鈴聲響了。

“喂,寶貝~嗯嗯,我在上課呢~親親,親親,我也想你。



“什麼?可以給我買車了?你真是我的寶貝啊~”

“你今晚想讓我再你那裡過夜,冇問題冇問題,你想讓我在你那過幾個夜,過多就都冇問題。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聽得我都想吐了。

不過聽那聲音,那語氣,對麵的人是宋環無疑了。

我這後媽,有我爸還不夠,還要去找個男大,真會玩。

我直接轉身離開,沈晏程拉住我的手,不讓我走,一直瞪著我,用眼神威脅我,嘴上還要和宋環甜言蜜語。

想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冇門!

我直接甩開走人,回去得好好消毒,我這手,臟了。

因為不喜歡家裡的氛圍,所以我在外麵租房子住了,現在看來,還是得多回去。

剛進家門,就看到宋環妖嬈地扭著下樓梯。

“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和哪個黃毛小子跑了呢。

”她陰陽怪氣地說著。

“這裡是我的家,我想回來就回來,倒是你,名不正言不順的,一直待在我家,也不嫌丟臉。



聽到我的話,宋環整張臉都黑了。

是的,宋環和我爸,冇有結婚。

我媽死後我爸就帶宋環回來了,她是個十八線的小演員。

爺爺一直不同意他們在一起,用公司威脅,所以我爸至今還冇娶她。

不過他把她帶回來的那一天,就讓我叫她媽媽。

我不叫,他就打我。

每當這種時候,宋環就會假兮兮地說我好話。

這可把他感動得啊,一直說她善良,說他虧待她。

要是他知道,那個在他心理溫柔善良的宋環每晚都在彆人那裡承歡,會是什麼表情呢?

2。

“嗬,你爸這幾天出差不在,若你是來找你爸的,勸你早點回去。

”宋環說完就出去了。

天色已晚,她還佳人有約呢。

整晚,宋環都冇有回來。

我今天還有兼職,吃完早飯就趕緊過去了。

早上的奶茶店人一般比較少,不過今天“蒼蠅”多,很吵。

“想吃什麼,哥請你們。



沈晏程帶著一大群狐朋狗友過來,說話的時候還時不時抖著手裡的車鑰匙。

宋環昨天才答應給她買車,今天就拿到手裡,不過他臉色怎麼比昨天蒼白了一層,該不會是虛的吧。

“喲,這不是我那個鄉巴佬前女友嗎?我今天消費這麼多,你有冇有提成啊。

”沈晏程假裝看到我很吃驚。

我心理翻了個白眼,他早就知道我在這裡兼職了才帶人過來的吧。

七個人消費不到100,還裝得一副大氣的樣子。

店長在旁邊看著我,我隻能露出我那商業性的微笑。

“你看我這個鑰匙好看嗎?哥新提的,你要是叫我一聲爸爸,我可以考慮讓你拿一下。



說完,全場都笑了。

我冇搭理他們,繼續我做奶茶,所有人的臉都僵住了。

“嗬,她就是嫉妒了。

”沈晏程強解釋著,“可惜你現在想和我重新在一起?不可能了!校花知道吧?我的新女朋友。



他大聲說著,旁邊的男生都發出讚歎的聲音。

聽到他的話,我做奶茶的手也頓住了。

我的前男友拿著我後媽的錢去和校花談戀愛?不得不說,貴圈真亂啊。

我這一瞬間的動作,被沈晏程看到了,他得意地看著我。

3。

過了一會,校花周雅過來了。

不虧是校花,果然有幾分姿色在的。

她一進來,全場男生的眼神就冇從她身上離開過。

這也讓沈晏程更加得意了,挺著腰,摟著周雅大聲炫耀。

砰的一聲,玻璃碎掉的聲音。

“服務員!服務員!”沈晏程朝著我大聲喊道。

“杯子碎了,快來清理掉。



我拿著掃把過去,周雅一臉嫌棄地看著我。

“這個掃把看起來好臟啊,我們都在吃東西,要是灰塵進到我們食物裡麵就不好了吧。

”她嬌滴滴地說著。

沈晏程趕忙接話,“對啊對啊,這就是你們的服務態度嗎?用手撿起,快點,彆等一下害我們手上了。



我想反駁他們,這掃把是昨天纔買的,都冇用過,奈何店長在旁邊瞪著我。

我隻能忍氣吞聲蹲下撿。

“哎呀,都怪你撿得太慢,我腳都酸死了,踩到你,真不好意思啊。

”沈晏程的腳突然踩在我手機,破碎的玻璃直接掐進我的肉,開始流血。

“這手還能做奶茶嗎?不會我們喝的奶茶也是她做的吧,真噁心,我不喝了。

”周雅說道。

若不是輔導員突然要實習蓋章,要不是過完今天我就能離職,若不是我不想靠家裡,我早就一巴掌呼過去了。

店長見狀趕緊出來道歉,和他們說今天的消費免單。

又轉頭咬牙切齒地和我說錢在我工資裡麵扣。

聽到這個回答,他們才滿意,繼續喝奶茶。

因為手受傷了,我冇辦法繼續做奶茶,店長給我結算扣完的工資,給我蓋完章就讓我走了。

出來的時候沈晏程他們正好喝完。

“真是對不起啊,害你丟了份工作”沈晏程一臉得意的說著。

我緊握拳頭,忽然瞟見了一個身影。

宋環居然和她的朋友在附近逛街。

按照她們這走向,幾分鐘後應該就能到這裡了吧。

沈晏程背對著她們,應該還冇發現。

“如果當初我挽留你一下,是不是此刻在你懷裡的還是我。

”我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沈晏程嘴角明顯抽了一下。

4。

“如果你很想我和你在一起的話,得表示出一些誠意。

”他色眯眯地盯著我。

周雅的臉色瞬間變黑,惡狠狠地瞪我。

“這樣可以嗎?”我扯下一邊的領子,顯出一側肩膀,他吞了吞口水。

“沈!晏!程!”周雅一字一字地喊著,把他拉回現實。

“啊雅雅我錯了,我隻是想戲虐一下她,冇有任何其他想法,我心裡隻有你的。

”他慌張地說。

“哼,我晾你也不敢。

”周雅說道,“哎,那個人長得有點眼熟,是哪個明星嗎?”

宋環已經靠近了,周雅指著他。

沈晏程看清之後雙眼瞪大,連忙把周雅塞到車裡,我也趕緊帶上口罩,躲在巷角。

周雅措不及防的,頭還被車門磕到了,沈晏程看著走來的宋環,死死地按著她的頭不讓她出來。

宋環注意到車了,穿著高跟鞋哢噠哢噠過來。

沈晏程見狀趕緊出來。

“寶貝,我居然在這裡見到你,好開心啊。

”沈晏程露出欣喜的表情,張開雙手,想向宋環撲過去。

“打住,現在是在外麵,注意點。

”宋環趕忙製止住他,看著旁邊一臉迷茫的好友。

“這是我剛給你買的新車,你不要太招搖了。

”宋環說道,側頭看向車裡。

沈晏程見狀趕緊擋住,纔沒讓她看到周雅。

看著他慌亂的樣子,我冇忍住笑出聲。

剛剛還一臉囂張,現在不照樣慫得像條頭,拚命地朝周雅搖尾巴。

宋環和他說了下次的見麵時間和地點以及相應的報酬之後就離開了。

沈晏程一直張望著,看她走遠才放周雅出來。

周雅出來後,二話不說,直接給沈晏程一個巴掌後離開。

“雅雅,我錯了,你聽我解釋,那是我的親戚!”沈晏程追著她,大聲喊道。

5。

還以為他們會分手呢,冇想到沈晏程把周雅哄回來了。

這幾天校園貼吧上爆出他們在小樹林恩愛的事,大家都在羨慕沈晏程把校花追到手了。

後麵還有人拍到沈晏程給周雅買奢侈品。

不得不說,周雅真會選,那裡麵隨便一個東西都得要了沈晏程好幾個晚上吧。

沈晏程突然暴富,周圍的人都有些許懷疑,他對外是宣稱自家公司最近賺得比較多,以前的窮都是裝出來了。

這理由他也編也有人信,之前要不是我時不時救濟他,他都不知道得吃多少頓土了。

我爸還冇發現異常,所以宋環給沈晏程的錢應該都是自掏腰包的,真的越來越期待大家知道真相後的表情了。

我爸出差回來了,我也要搬回去住看好戲了。

“嗬,還知道回來,小小年紀就知道和黃毛小子跑了。



也不知道是我爸學宋環,還是宋環學他,每次我一回來他們就說這樣的話。

他們口中的黃毛小子,就是沈晏程。

三年前我媽死後第二天,我爸就帶宋環回來了。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爸爸不是愛媽媽的嗎?為什麼還去找其他人。

“你就是夏夏吧,聽你爸說過你,果然是個可愛的孩子呢。



宋環剛進來的時候滿臉笑容,溫柔地撫著我的頭。

“這孩子就是太依賴她媽媽了,從昨天哭到現在。

”我爸說道,“都多大了,還這樣,真丟臉。



宋環一臉惋惜,繼續說道。

“失去媽媽的滋味肯定不好受,你一定很難受吧,以後我就是你的新媽媽了,我會和你媽媽一樣愛著你的。



“乖,叫媽媽~”

她明明是在笑,可我卻覺得很可怕,彷彿她會吃了我一樣。

我轉過頭,拒絕叫她。

宋環露出尷尬的笑容。

“你不是要你媽嗎?我給你找了個新媽媽了,快點叫媽媽!”我爸大聲吼著我,“一副哭喪臉的樣子,真像你那死去的媽,噁心!”

宋環挽起我爸的手,說道:“冇事,小孩子不懂事,可能暫時還不能接受我,慢慢來。



“也就是你比較善良,寵著她。

”我爸寵溺地看著宋環,又轉頭厭惡地看著我。

看我死活不叫,他還想拿起棍子逼我就緒。

幸虧他電話突然響了,他接完電話後,簡單地和宋環介紹了一下,就火急火燎離開了。

結果他前腳剛走,宋環就恢複原型。

6。

“我以後就是你媽了,你要好好服侍我,不然我就把你趕出去。

”她張牙舞爪地說著,儼然冇有了剛剛的溫和。

“終於把你媽熬死了,以後我就是白家的女主人,我想要什麼資源就能有什麼資源。



她貪婪地看著這個家。

“這是什麼?好臟啊。



沙發上放著一個陶瓷娃娃,那是我媽死前一個月給我做的。

她知道自己病入膏肓了,特地做了個她模樣的人偶。

她和我說:“媽媽隻是跑到這個玩偶中守護你而已”。

媽媽昨天走了,我把人偶拿出來,想象媽媽在我旁邊。

“不要碰!”

“咦,真晦氣。



宋環看到人偶的臉,嫌棄地扔出去。

人偶摔到地上,啪的一聲碎了。

“人都死了還放個人偶在這裡,晦不晦氣啊。



宋環拿著紙巾瘋狂地擦拭手指,嘴裡的咒罵一直冇聽過。

“這是我媽媽送我的東西,你憑什麼扔掉。

”我喊著。

蹲下來撿起那些碎片,拚一拚,或許還能恢複原裝,媽媽還在的,媽媽不會離開我的。

“什麼你媽媽的,以後我纔是你媽,這個家的女主人,你媽不要你了,拋下你離開了,這個世界已經冇有人愛你了。



“你爸不愛你,他隻愛我一人,我們很快就會結婚,剩下一個小弟弟,到時候,你什麼也不是。



她陰險地看著我,讓人感到十分害怕,拿起地上的玩偶碎片,跑出家門。

也就是那天晚上,我遇到了沈晏程。

我坐在椅子上哭,他聽到了,遞給我紙巾,問我怎麼了。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頂著一頭黃色的頭髮,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你這個碎了啊,應該是複原不了了,不過可以試試做一個一模一樣的出來。



我抬起頭看著他,“真的嗎?”

“嗯。

”他點了點頭。

當晚,我們跑到一家做陶瓷的店,他說他小時候隻能玩泥巴,閒來無事就做各種玩偶,所以這個對他來說很簡單。

果然,做完烘乾,和原來的玩偶一樣了。

看著新的玩偶,我感覺沈晏程全身在閃閃發光。

後來我們的關係越來越親密,很快就確定了戀愛關係。

我爸出差回來後聽說我和一個黃毛在一起,氣得用家法把我打了一頓。

宋環嘴上一直讓我爸住手,說有什麼誤會,背地裡得瑟地看著我。

從那之後,每一次回去,他們都會說我和一個黃毛跑了。

即使現在宋環包養了那個黃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