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茵茵
  • 更新時間:2024-06-07 21:29:49
七零:穿成虐文女主後我手撕劇本

簡介:【穿書+爽文+女強+年代文】 顧清芷穿書了!還穿成了個虐文女主! 回想起自己的結局,被綠被打被罵……最後英年早逝! 顧清芷忍不住的兩眼一黑 再看看眼前和自己同命相連的炮灰男二,顧清芷當即決定,拯救炮灰命運,重寫完美人生 攜手男二,腳踹渣男,發家致富 這虐文女主誰愛當誰當,她要手撕劇本,做自己的大女主!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兩情相悅嗎?這女人,還真會演戲。

寧君義若有所思,那就陪她演完這齣戲,看看她到底有什麼目的!院子裡。

“你說什麼?”陳誌毅暴怒不已,一把抓住顧清芷的手臂,額頭青筋暴起,“你真的和他發生關係了?明明不該這樣……”明明不該這樣?顧清芷心裡一咯噔。

剛要問什麼,卻被手臂的劇痛打斷了思緒,“你乾什麼?放手!”“放手?你做夢!這輩子我都不可能放過你……”陳誌毅雙眼猩紅,怒意已經壓垮了理智,“那個野男人可以,那我也可以,既然你那麼賤,那和誰上床不是上呢?”說話間,他已經把顧清芷拖拽進了屋,“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你到底是誰的女人!”顧清芷徹底慌了,小臉發白。

渾身氣得發抖!這個渣男,還想用強的?可對於陳誌毅來說,他壓根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這女人本來就是他老婆,伺候自己也是應該的!剛進屋,陳誌毅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撕了她的衣衫,可下一秒,他就感到腰間一陣劇痛。

嘭!他人直接被踹得飛了起來,狠狠地砸到院子外,當場昏了過去。

顧清芷劫後餘生,驚魂不定地回頭一看,“寧君義?”“你冇事吧?”寧君義站在顧清芷麵前,語氣擔憂,一雙黑眸殺意凜然,有一種曆經沙場,真正殺過人的那種肅殺之氣!顧清芷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她居然感到了一種素食動物對肉食動物的恐懼!她連忙搖頭,臉色有些發白,“我……我冇事……你來得剛好……”可心中卻疑竇叢生。

寧君義這麼厲害,為何會著了陳誌毅的道?書中還被人打成了殘廢?難道是他乖乖站在原地捱打不成?直到這一刻,顧清芷對寧君義纔有了幾分恐懼之心。

這男人,看不透!寧君義眯著眼看著低垂腦袋的顧清芷,心中不禁好笑。

麵對那麼多村民的鐵鍬都冷靜的女人,怎麼麵對自己時卻像隻受了欺負的小白兔?要麼,她是在演戲。

要麼,她知道自己身份,畏懼的是他的身份!寧君義藏在黑框眼鏡下的眸色暗了暗,伸出手一把將人摟入懷中。

“彆怕!”他故意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

感受到懷中的女人頓時如驚弓之鳥,全身繃緊,他更忍不住勾了唇角。

還挺好欺負!“呃……”顧清芷忍不住一顫。

她感到了一種絕對的壓迫感!幸好,他馬上就放開了她,似乎真的隻是一個安慰的擁抱而已。

寧君義推了推眼鏡框,沉聲道:“你箱子是不是還在院子裡?東西都散落了一地,我幫你收拾吧。

”剛好可以看看她藏了什麼東西。

剛剛的擁抱,也讓他感覺到這女人並不是練家子。

看到寧君義收斂起戾氣,又變成了鄉野大夫的老實模樣,顧清芷不禁傻眼了。

難不成剛都是錯覺?“呃……麻煩了……”她收斂思緒,走向院子外。

裝東西的箱子很舊,剛纔掙紮時掉在地上,釦子都崩開了,東西散落了一地。

兩人一起蹲下來收拾好。

寧君義又幫她背上被褥,兩人一同往他住處走去。

寧君義腿長,大步往前走時顧清芷隻能小跑著追。

他的住處是一間破泥磚房。

屋頂漏風,牆體有洞,破敗不堪。

屋子裡隻擺著一張墊了石頭的坡腳八仙桌,兩條板凳,就連床也是用兩條板凳和一塊木板臨時搭建而成的。

至於糧食也隻有一袋粗米,連調味的東西都冇有。

完完全全的家徒四壁。

之前顧清芷來不及觀察,現在看到寧君義住在這種地方,饒是心理素質再好也忍不住皺了眉。

這傢夥,窮得堪比解放前!他到底是怎麼從一個大院弟子,淪落到這種地步的?還接受良好的樣子?“怎樣?”寧君義瞥了眼她緊蹙的眉頭,道:“後悔了可以回去知青點。

”“不!”顧清芷卻斬釘截鐵,“既然決定結婚,哪怕是假的,也得做戲做全套!”再破敗,也總可以修繕修繕。

可知青點裡有付媛等人,她看著就噁心。

寧君義看到顧清芷留下來的決心如此堅定,不禁樂了。

這女人,心理素質還挺強大。

顧清芷抬頭看著漏風的屋頂,這村位於南方,馬上就到多雨潮濕的季節。

要是不修繕好,隻怕天天都要漏雨。

“得想辦法把牆上和屋頂的破洞堵起來,不然下雨就麻煩了。

”顧清芷望向寧君義,後者點了點頭,並未吭聲。

顧清芷隻好歎了口氣,轉身收拾東西去了。

把衣物和洗漱用品一一放好後,顧清芷又犯愁了。

因為這破屋子裡隻有一張臨時搭建的床,他們好像隻能睡在一起了?寧君義站在一旁,看戲似的看著顧清芷,這女人要怎麼辦呢?誰知,顧清芷走過去把寧君義的被褥往外一扯,然後把自己的被褥扔裡麵。

“你準備和我一起睡?”寧君義頗為詫異。

自己好歹是個男人,她就不怕麼?顧清芷尬笑了一聲,“冇辦法,隻有這一張床,總不能我們其中一個睡地上吧?”“你不怕我會對你怎樣?”“你要真想對我怎樣,昨晚多的是機會。

”顧清芷還真從未怕過,隻是覺得睡一起多少會尷尬而已。

“嗬嗬。

”寧君義眯著眼,“你倒是相信我。

”隻是這份信任裡,有幾分真心呢?顧清芷不知他心中所想,看了眼外麵的天色,“我現在去村小隊裡打結婚用的申請和介紹信,你先忙吧。

”“嗯。

”寧君義輕輕嗯了一聲。

顧清芷裝好自己的證件,然後出了門。

待她離開後,寧君義環顧了一眼自己的小房子。

不知為何,明明隻是多了幾樣東西罷了,他竟覺得多了不少煙火氣。

想了想,他走到床邊,拉出她的箱子。

大手摸索了一會,終於摸到一個暗格。

還真藏了東西?可打開後,寧君義卻愣住了。

隻見一對玉佛觀音靜靜地待在暗格中,暗格裡也再無彆物。

他仔細端詳起來。

心中懷疑更甚。

顧清芷的家境很好?這玉可不是普通質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