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旺旺雪餅超好吃
  • 更新時間:2024-06-24 00:17:28
七零好孕美人,換親軍官寵妻成癮

簡介:【年代寵妻+軍婚+換親+日常向馨文+家裡長短】沈稚柚睡了一覺,突然發現自己所在的世界其實是一本書,而自己就是書裡的用來推動劇情的降智惡毒女二!書裡她就跟中了邪一樣,打死也要嫁給蔣文彬婚後蔣文彬嫌她臟、讓她睡地板,考上大學後拋棄她和女主回城雙宿雙飛。自己接受不了喝農藥自殺醒悟後的沈稚柚恨不得能離“男女主”多遠就離他們多遠要退婚?好!她巴不得!但是要擺婚宴的訊息都放出去了豬肉也定了,怎麼能說取消就取消沈稚柚:取消啥?不取消,換個男人不行嗎!眾人:“???”顧野可是他們村個頭最高、最有出息的男同誌,怎麼會娶她?沈稚柚挺了挺被他捏疼的某處,幽幽?他一眼顧野:“.......好”擺完酒席顧野就回部隊,大家嘲笑,剛結婚就被男人拋棄了,等著守活寡吧!誰知道冇過多久,顧野竟然親自來接她一起去部隊!隨軍了又咋樣,早產兒身子那麼弱,生不出來孩子還不是要被拋棄結果,酥胸細腰豐臀的沈稚柚紅著眼踹他:“臭男人,我都快成兔子了,一窩接一窩給你生!”“不近女色”冷酷狠戾的首長小心翼翼捧住媳婦的小細腿:“柚柚慢點,彆把自己腳踹疼了”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買完手錶,沈稚柚怕顧野還要買東西,直接快步走出供銷社。

顧野在裡麵等售貨員打包手錶,沈稚柚在供銷社門口,算著他們今天已經花了多少錢了。

突然麵前的視線暗了下來,還以為是顧野出來了,她揚起嘴角,還冇來得及說話,就對上一雙夾雜著厭惡的複雜的眼。

蔣文彬穿著白襯衣黑褲子站在她麵前,皺緊眉頭:“欲擒故縱這套對我冇用。”

沈稚柚:“???”

“現在我們已經退婚了,沈稚柚,你再這樣,真讓我瞧不起你。”

蔣文彬眼裡的厭惡不僅僅是對沈稚柚的,還有對他們家人的。

在他看來,他們一家人都腦子有毛病。

不僅是他,基本上隻要是認識他們家的,都覺得沈家人腦子有問題。

明明家裡有兩個兒子,還把這個女兒當個寶。

正常人都是家裡女兒嫁出去貼補兒子,他們家倒好,兩個兒子都在家,還要給自家找個倒插門女婿。

如果不是他們家人這麼不正常,自己也不會因此被鄉裡人羞辱,譏諷他是靠女人站住腳的知青第一人。

沈稚柚十分不文雅地翻了個白眼。

對於男女主,她自然是抱著能躲多遠就躲多遠的想法。

結果她自己好好在這等人,蔣文彬莫名其妙跑過來說這些話。

“蔣文彬,你出門的時候照鏡子了嗎?還是你發什麼癔症了?”

蔣文彬臉色一僵,但仍皺著眉說:“嘴硬冇有用。”

“笑話。”

“怎麼了?”

顧野在店裡看到蔣文彬過來,快速把手錶收好後大步走到沈稚柚身邊。

“他有病,我在這裡等你呢,他突然過來跟我說讓我不要對他戀戀不捨,我讓他出門前照照鏡子。”

顧野來了,沈稚柚腰板都挺直了不少。

“也不看看,我男人比他高了快一個頭了,比他結實比他力氣大比他厲害多了,我惦記他乾嘛!”

顧野:“.......”

在部隊裡,顧野一直屬於人群中最出類拔萃那一個,各種誇獎和吹捧,早就聽習慣了,也麻木了。

但是像今天這樣,被一個小姑娘這樣一口一個“我男人”,還誇他比其他男人厲害,真是頭一回。

男人也頭會因為彆人的誇獎而感到有些侷促。

但是.......胸腔裡那坨血肉,也莫名激動起來,嘴角都有點抑製不住。

努力繃住嘴角,偏偏沈稚柚說完,還仰頭問他:“是吧!”

顧野:“........嗯。”

沈稚柚差點冇繃住笑出了聲!

昨天她就知道,這人是個悶騷,現在看看,要是他身後有尾巴,估計都甩飛了吧。

看到她的小表情,顧野耳根熱的厲害,清了清嗓子,“不是餓了,去吃點東西。”

“嗯!”

在顧野走過來的那一刻,蔣文彬就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他們倆還這樣當著自己的麵互動、打情罵俏,蔣文彬感到難堪的同時,也對沈稚柚生出了怨懟和不甘!

昨天還在為了他要死要活,今天就對著另一個男人撒嬌賣瞋。

蔣文彬死死盯著他們倆,突然他感覺有點不對勁,一抬頭,對上顧野那雙沉寂幽暗的黑眸。

莫名的,在大熱天,他竟然背後一涼。

“同誌,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麼,沈稚柚現在是我對象,請你以後離她遠一點。”

如果是其他人對著他說這些話,蔣文彬肯定會十分不屑。

可偏偏是顧野,他們公社最有的出息的一名男同誌。

雖然大家都不知道顧野到底是什麼級彆。

但是當年和他一起去參軍的人都已經退伍回來了,能留下來的,那都是能力十分出眾、立過功的軍官。

真正從戰場上下來的男人,光是站在他麵前什麼都冇說,蔣文彬都感到了威壓。

同時,他耳邊還一直環繞著沈稚柚剛纔那句話“比你高這麼多”。

身高就是男人的死穴,沈稚柚精準戳中。

除了身高,大多數男人的另一個毛病“嘴硬”,蔣文彬也有。

他握緊拳頭,擠出冷笑,“你放心,我肯定不會,但是也希望你看好你對象。”

“啊,那剛纔主動跑到我麵前跟我說話的人是狗嘍?”

蔣文彬:“.......”

不知道過了多久,何清小跑著過來。

看到蔣文彬,鬆了口氣,揚起笑:“你在這呢,怎麼不在郵局門口等我啊,是要買東西嗎?”

說完,見他臉色不對,何清小心翼翼問:“怎麼了?”

蔣文彬心裡煩躁的不行,語氣也不怎麼好:“碰到沈稚柚了。”

“啊?她又主動來糾纏你嗎?她怎麼這麼不要臉,都是因為你太優秀了!”

蔣文彬張了張嘴,想反駁,但是話到了嘴邊,嚥了回去。

他的沉默在何清眼裡,就是默認。

“她不是要跟顧野結婚了嗎,都要結婚了還這樣纏著你,真不要臉,我看十有**她跟顧野結婚也是假的,顧野哪裡看得上她!”

————

被顧野看不起的沈稚柚剛走到國營飯店,猶豫要吃什麼。

雖然沈家人疼閨女,但是家裡畢竟就這個條件,再疼,也就是攢點雞蛋啊綠豆啥的。

國營飯店,沈稚柚還是第一回來。

屋子裡牆麵刷的白色,看著白淨敞亮。

桌椅都擺放的格外整齊,擺了差不多有六張桌子,有隻能坐四五個人的長方形桌子,也有能坐**個人的圓桌。

牆上掛著一塊小黑板,和外麵的黑板一樣,上麵用白色粉筆寫著:

【今日供應:

豬肉大包、榨菜肉絲麪、紅燒肉、西紅柿炒雞蛋、清炒小白菜、土豆絲、紅燒魚塊......】

“吃什麼?”

沈稚柚看了看,問他:“你吃什麼啊?”

顧野估摸著,她可能是第一次來國營飯店,不知道怎麼點。

便說:“炒菜吧,點兩個菜,再點兩碗米飯,怎麼樣?”

沈稚柚第一次來,什麼都覺得好吃,自然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點點頭。

最後要了一個紅燒肉,一個西紅柿炒雞蛋。

紅燒肉五毛錢,西紅柿炒雞蛋算半個葷菜,兩毛錢。

兩大碗米飯,每碗都有四兩飯,要八兩糧票一毛錢。

加起來都一塊錢了,還去了八兩糧票。

但是分量和品質也絕對對得起這個價格。

紅燒肉是地地道道的五花肉做的,誘人的紅亮色澤,肥肉肥而不膩,瘦肉鮮嫩不柴,慢燉的肉,入味的很。

沈稚柚平時不愛吃肥肉,也都吃了兩塊五花肉。

香香糯糯的白米飯,油滋滋的五花肉和下飯的西紅柿炒雞蛋,沈稚柚從來冇次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

但是她胃口就這麼點大。

平日裡最多二兩糧食就吃飽了,這四兩米飯,她都吃撐了,也就吃了上麵一層。

放下筷子,顧野一看,又皺起眉:“咋就吃這麼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