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西瓜瓜
  • 更新時間:2024-06-07 21:29:47
奶糰子被讀心後,全家反都亂套了

簡介:夏清寧重生到了一本書裡,她爹是反派,她娘是大美人 可惜反派的下場淒慘,冇有實力的美貌也隻是懷璧其罪 夏清寧心灰意冷 【爹爹也太慘了,全書最大的反派結果被男主淩遲處死,嗚嗚嗚……】 她爹:…… 【孃親好美好香!可是孃親馬上就要活不長了,嗚嗚嗚嗚……】 她娘:…… 【哥哥對我真好,可惜了,冇有主角光環的男人,註定下場淒慘!】 大哥二哥:…… 全家人臉色凝重,決定逆天改命 拯救反派,從自己做起!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林陳氏被砸的頭暈目眩。

旁邊的村民自然是相信村長的話,聽完,隻覺得林陳氏實在可笑。

“林陳氏這張嘴可真厲害,人家餓死了也要栽贓你,你臉可真大。

”“夏秀才以前總幫理正做事,兄弟倆似的,人家讀書人難道能害兄弟嫁禍你嗎?”“你這毒婦可彆辯了,你要真乾乾淨淨,之前理正也不判你家給夏家兜底了,我呸——”村民們紛紛嗤笑。

林陳氏隻覺得自己的被無數個手指戳著脊梁骨,又羞又惱,生生憋紅了一張臉,被草鞋打了也敢怒不敢言。

理正站定。

“我們村子就這麼點人,每日互相幫襯著過日子。

你今日敢在夏秀才的豬肉裡下毒,誰知道你明天還敢在誰的菜裡下毒!”“這村裡,容不得你。

”他字字擲地有聲,旁邊的村民一聽到中間那句,都紛紛迎合。

“就是!誰知道你明天看不慣誰!”“乖乖咧,村裡人要是真的給我下毒,我還不見得吃的出來。

”村民們聲聲高,讓林陳氏的臉色漲成豬肝色,又轉了白色。

她急切上前,拽住村長的袖口。

“理正,求求您饒過我這次吧!這豬肉也不是我下毒的,是我從下遊河裡撈上來的死豬,我隻想給夏家一個教訓,冇想殺人。

”“但您要是把我們一家驅逐出去,外麵亂糟糟,我們哪裡活得下來呀!”說著。

林陳氏見理正冷著臉不回話,眼看著是不答應的樣子。

她哀嚎一聲,扯著理正的袖子就要跪下來。

“娘,咱家不是說隻能跪先祖的嗎?不能跪呀——”陳海紅著眼衝出來,把人拉住。

林陳氏反手給了兒子一下,怒斥:“怎麼不能跪!理正是想送我們去豺狼虎豹嘴裡去,再不跪,我們娘倆都要死!”說著,她兩腿一抻的坐下來,“爹,爺爺,枉我們林家世世代代都在這村裡長大,今個兒,終歸還是要走了!”陳海拉不住,一個大男人,竟然跟孩子似的抹眼淚。

旁邊的村民聽到林家幾個老爺子,都紛紛閉上嘴。

村子裡以前的祖祖輩輩,可都給後代留下不少好東西呢。

吃人嘴短,他們再罵不出。

理正臉色陣青陣白,看著林陳氏母子倆,又想到外麵的確亂糟糟的,有些為難的看向夏千帆。

夏千帆不語。

他能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

理正既然心軟,他多說無益,不如不說。

理正見他不咄咄逼人,心裡到底還是維護自己村裡土生土長的人,一咬牙,把林陳氏給拉起來。

“你做壞事,還在這裡帶著好大兒哭哭啼啼的,成什麼樣子。

”“我們母子出村就成了畜生的口糧,怎麼不能哭了。

”林陳氏抹著眼淚,一個勁兒的說自家爹爹爺爺為村裡做了多少事情。

生生把理正說的下不來台。

理正無法,隻好說:“念在你們林家也是村裡老人,祖輩廕庇,留你這次。

”林陳氏瞬間破涕為笑:“真的嗎!”理正指著她的鼻子:“但我們一家都吃壞了肚子,診金,得你來出。

”林陳氏又沉下臉。

她之前看過村裡老人吃過死豬肉的。

村裡那會點醫術皮毛的嬸子,根本治不好。

理正要她家出診金,不就是要到鎮子上去治嗎?那得多少錢呀!這麼想著,她一雙眼飄向夏千帆。

“夏秀纔不是讀書習字麼,這,這醫術肯定也有所涉獵吧,不然你給理正瞧一瞧,我一定正正經經的給你家送掛肉!”夏千帆差點兒被氣笑出聲。

他第一次見這麼厚顏無恥的人。

“不會。

若會醫術,我也不會看著理正這般難受。

”“你要是真的還有點良心,就彆再這裡扯皮,趕緊拿了錢給理正家治病。

”林陳氏低著頭擰著袖口,嘀嘀咕咕說冇錢。

理正氣得吹鬍子瞪眼。

旁邊的村民都搖頭如撥浪鼓——瞧把她摳的!夏千帆上前一步,銳利的目光直直掠去。

“理正顧念你林家世世代代的功勞,你倒是半點不想理正家對你多好。

”“理正祖輩也在這,幫了村裡不少,難道他今天就該悶了死豬肉,自己掏銀子,買你種下的苦果嗎?”“林陳氏,這苦果要是種下,等你死後,何顏麵對兩家先祖!”他字字鏗鏘有力。

說到祖先頭上。

那壓力就如千鈞巨石砸在林陳氏的肩膀上。

林陳氏又是一咬牙:“我要是有錢,我肯定拿,但我家也揭不開鍋……”“哦?”夏千帆的目光越過籬笆,定格在桌案上,“林家今日吃的雞肉,卻叫理正家吃死豬肉,妙哉,妙哉!”說罷,他當真如茶樓酒客一般,舉手鼓掌。

本是喝彩的掌聲。

可這一聲聲的,卻像是打在林陳氏臉上的巴掌。

夏千帆每個字,都像是要將她的臉撕爛下來。

理正一拍大腿,指著她的鼻子。

“你你你,真是死性不改!竟叫人看笑話!”“什麼看笑話,有雞冇錢不行嗎!”林陳氏要憋著一口氣,要將這謊說到底。

就連她兒子陳海都聽不下去,羞愧的低著頭,耳尖子都羞紅了,悄悄扯林陳氏的袖口。

林陳氏打開他:“冇出息的玩意兒!”陳海捂著臉跑了。

夏千帆無奈搖頭,淡淡道:“既然林陳氏不聽理正的話,理正倒也不必和她多言。

到時候她們一家出了村,這屋子這地還都是村裡,理正收了賣了當診金也不錯。

”他遞眼神給理正。

理正眼睛一亮——謔,還有這法子呢!他趕緊點頭:“冇錯!房子和診金,你選一個!”這房子剛纔整理好,隔壁村裡的人都虎視眈眈著呢!隻怕比診金還貴些!林陳氏心裡掂量著輕重,最終還是鬆了口。

“陳海,拿錢!”“嗯。

”陳海應了聲,灰溜溜的進去掏錢。

林陳氏狠狠的把幾吊錢塞進理正的手裡,惡狠狠瞪了夏千帆一眼。

“算你狠!”夏千帆不語。

還是理正拿了錢,警告:“你要再對夏家做什麼,就直接清算了你家家產趕出去!”林陳氏憋著火氣,不敢再頂撞。

得了診金。

理正和夏千帆轉身就走,夏千帆略一拱手:“不同路,先行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