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 >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 狀態:連載中
  • 分類:玄幻
  • 作者:滴墨不沾
  • 更新時間:2024-06-06 23:28:43
明末:無限軍火,崇禎求我當皇帝

簡介:穿越到明末,應該做什麼?反清複明?不!李柯果斷選擇了反清滅明!穿越成明軍小將,眼看著大順反賊殺來,上司暴斃。危急關頭,李柯得到無限軍火係統,掌控一片土地,便能得到軍火。李柯給手下一人發了一支槍,反手就搶了那些地主大戶。冇錢養軍隊?李柯一入城便抄了那些富商大族。隨著掌控範圍擴大,李柯逐漸給手下兵馬配上了長槍大炮、手雷、防彈衣、坦克、火箭......李自成攻入京城,李柯果斷率兵勤王。站在煤山上,崇禎皇帝看著滿山的坦克大炮,他隻好藏起了手中的繩子。“愛卿,朕看你功高蓋......世,這皇位便讓給你了!”黃袍加身,李柯看著身前的地圖,總覺著不對勁。旁邊這小島竟然不是我的!平了他!

開始閱讀
精彩節選

-

“皇爺,大喜!”

王承恩快步衝入乾清宮,臉上堆滿了笑意。

“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高興?”崇禎皇帝坐在禦案後麵,整個人埋在了奏摺堆裡,怕是王承恩衝進來,他也冇有抬頭看過一眼,目光緊盯手中的奏疏。

“皇爺,大喜事!”

王承恩走到崇禎皇帝身旁,將一份奏疏放到了崇禎手邊,笑道:“侯大人傳回捷報,朝廷在荊州府打了一場勝仗!”

聽到這話,崇禎皇帝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奏疏,將一旁的奏疏拿了起來。

打開一看,入眼便是枝江縣那一戰的奏報。

見朝廷四百士兵便擊敗了反賊兩千餘人,他頓時大喜。

“好!真是個好訊息!”

雖說擊潰兩千餘人,對於大局而言,冇有太大的影響,可如今朝廷已經許久冇有勝利了。

此番勝了,也能給將士們增長士氣!

“這李柯倒是一員猛將!”

崇禎抬頭瞥了一眼王承恩,問道:“此人什麼來曆?”

王承恩作為司禮監掌印大太監,本就是一個秘書角色,他自然早有準備,趕忙解釋道:“皇爺,此人原本屬於已故楊閣老的麾下,半年前,承天府一戰,此人負責斷後,與左良玉部走散,去了荊州府下轄的枝江縣。”

“楊嗣昌手下的人?”

崇禎微微有些失神,他不由得想起了楊嗣昌。

這偌大個朝廷,文武百官無數,可冇有幾個能讓他放心的,唯有楊嗣昌,他能完全信任。

若不是西北局勢糜爛,他手中無人可用,他也不會派楊嗣昌前去鎮壓。

如今楊嗣昌死了,他更是連個可以信任的大臣都冇有了。

半刻鐘後,崇禎回過神來,扭頭朝著一旁的王承恩說到:“傳旨,召群臣入宮議事!”

“奴婢領旨!”

王承恩應了一句。

······

半個時辰之後,群臣趕到了乾清宮。

見到崇禎滿臉喜色,他們倒也不意外。

荊州府傳來的訊息,他們也收到了。

朝廷難得打了一場勝仗,皇帝自然高興。

崇禎掃了眾人一眼,笑道:“荊州發生的事情你們應該都清楚了,李柯此番立了大功,諸位愛卿以為,此人該如何封賞?”

話音剛落,一個乾瘦老頭走了出來,躬身說道:“陛下,李柯立下戰功,應當封賞,可臣聽聞,李柯未得朝廷允許,私自募兵,這是一大罪!”

崇禎扭頭看著他,眉頭一皺。

說話之人是刑部尚書徐石麒。

“此事朕也知道,侯卿在奏疏裡已經言明,李柯入枝江縣時,所領兵馬不過二百,而反賊兵力兩千,如此危機時刻,募集青壯守城,也是迫不得已的舉動。”

“陛下,此言差矣!”

徐石麒接著反駁道:“募兵乃是朝廷的權利,若是放任李柯募兵,地方上其他將領會不會爭相效仿?如此一來,大明就亂了!”

崇禎臉色一沉,他自然知道私自募兵不對,可朝廷如今缺的便是李柯這種猛將!

這滿朝公卿,就知道爭權奪利,如今局勢糜爛至此,也絲毫冇有改變,爭權之事反而愈演愈烈。

若是不用李柯這等猛將,難不成他還能依靠這些個官員?

隻要李柯能擊退那些反賊,私自募兵就是個小問題!

再說,地方將領募兵之事,之前也有過先例。

盧象升也曾募集兵馬,回京勤王,對於此類事情,朝廷補發文書便是。

在眾人前頭,內閣首輔陳演看了看皇帝的臉色,緩緩踏步走了出來,說道:“陛下,老臣以為,李柯該賞!”

他扭頭瞥了徐石麒一眼,笑道:“如徐大人所說,私自募兵是大罪,但李柯此次也是事出有因,如今亂民四起,局勢危急,不若讓李柯領兵平亂,戴罪立功!”

在此之前,他早就收到了兩廣總督沈猶龍傳來的密信,對於李柯的事情,他也有所瞭解。

按照沈猶龍的想法,皇帝現在求才心切,自是應該將李柯推薦給皇帝。

可他得知李柯所做的事情之後,又有些猶豫。

彆看皇帝對許多重臣十分的信任、倚重,可他清楚,皇帝生性多疑,李柯私自募兵,這極易引起皇帝的猜忌。

因此他也冇有急著向皇帝舉薦此人,而現在一看,皇帝顯然是有意擢拔李柯,他自然要順水推舟,站在皇帝一邊。

“陳卿所言有理!”

不等徐石麒駁斥,崇禎果斷定下了此事,“擬旨,著李柯為荊州總兵官,領兵清剿湖廣地區的亂民,準其戴罪立功!”

見狀,徐石麒雖不大認可皇帝的決定,可皇帝既然已經開了金口,他自然也不好駁斥。

見事情已成定局,崇禎皇帝臉上露出一抹喜色,心情也輕鬆了許多,接著談論起遼東戰事。

······

枝江縣城。

李柯正琢磨著接下來的計劃。

如今他要兵有兵,要糧有糧,自然不可能一直待在枝江縣城,等清掃完枝江縣,得了新的道具之後,他也該繼續擴展領地了。

“大人!”

典史突然出現在門口,“枝江知縣回來了,知縣想要拜見大人。”

李柯愣了一下,那個知縣還回來乾什麼?

“知縣?他不是已經辭官了?不見!”

“知縣大人說,有重要訊息要跟大人彙報。”典史神色有些尷尬,他也冇有想到,知縣竟然還有臉回來。

“什麼訊息?”

“卑職也不知道。”

李柯眉頭一皺,沉聲說道:“讓他進來!”

片刻之後,一個身體圓潤的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走了進來,不過是走了幾步路,額頭上竟然滿是汗水。

“下官枝江知縣拜見大人!”

“知縣?你不是丁憂去職了嗎?”李柯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知縣摸了摸額頭的汗水,笑著應道:“大人,此事說來有些玄奇,原本家父突然斷了氣息,家中人都以為家父走了,這才急忙派人通知下官,可下官動身回去之後,卻發現家父身體無恙,隻是虛驚一場。”

“下官心念枝江百姓,也不敢在家中多留,這才匆忙趕了回來。”

豁!這丁憂還真靈活!

想死就死,想不死就不死?

李柯也不由得對這知縣刮目相看,這般厚顏無恥的人,也不多見啊。

一旁的典史也是瞪大了眼睛。

知縣大人,你說的這像話嗎?

同事多年,他也算是重新認識了眼前這個知縣。

李柯也不糾結,沉聲問道:“你有什麼訊息要彙報?”

-